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五十 列傳第二十 曹志 庾峻 郭象 庾純 秦秀 Volume 50 Biographies 20: Cao Zhi; Yu Jun; Guo Xiang; Yu Chun; Qin Xi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允恭思王孽子好學大度善騎射:「家主。」以為濟北武帝撫軍將軍受禪鄄城縣:「在前至於苗裔王官至公王公濟北德清博物樂平太守。」上書以為博士章武太守不以政事遊獵》《》,聲色自娛當時未能

  :「鄄城篤行通識儒林胄子散騎常侍博士。」》,:「先王?」對曰:「先王目錄。」:「。」:「?」:「所聞先王高名是以假託。」:「古來。」公卿:「父子證明足以自今。」

  祭酒齊王太常文物博士以為齊王朝政不可其父不得:「安有如此如此不得出海晉朝!」奏議:「大司馬齊王東夏陛下聖君賢臣萬世王室同姓周公異姓太公在內五世五霸有請終於不正尾大不掉召公》,鴟鴞同日聖朝創業後事枝葉皮膚羲皇以來獨有磐石萬世天下聰明自我聰明親疏日月深謀不及不敢以為博士。」當上從弟高邑:「百年之後目下。」大怒:「不明四海!」太常於是有司其餘廷尉

  頃之散騎常侍居喪因此篤病喜怒失常太常:「不從不為!」於是


  潁川鄢陵才學司徒有道伯父中正太僕退貞固牛馬傷人諸子太中大夫好學才思京師散騎常侍蘇林在家流涕良久:「高才退讓慈和清靜寡欲當世修德而已鄢陵萬戶數百至今當世兄弟積德。」

  功曹從事太常博士》《》《》,駿陵遲潛心高貴鄉公太學尚書援引師說發明對答秘書丞長安大獄不決御史朝野武帝賜爵關中司空長史秘書監御史侍中諫議大夫常侍》,庶子》《

  風俗禮讓陵遲上疏

  黎庶人眾是故聖王因人有朝山林朝廷成化股肱一體山林太上出於其次遠恥辱列位足以貪污退讓足以在朝山林所以先王離世合於其次厚德載物出處廊廟賢才野人不失為君子先王弘也

  處士韓非不知鄉人郎中以上其父反之天下南山叔孫之後帝王貴德無能未嘗祿于時兼愛天下如此

  救世文士爭先滿不已退不見而後處士黜陟是以之下而後舉世進而無退大人執政清濁安可先王之所以天下是故功成爵祿使無貪甲兵無窮

  愚以為古者大夫七十元功三司七十致仕懷祿其父八十莫大終身不能使人主退人臣九折不著王孫知足疏廣列位人子出言合于本朝去勢路人金石是故先王聖人

  夫人不已不已匹夫終於輿敗績不可不慎進趣退讓退讓不可以刑罰使莫若時時山林往往使不能復出不能然後出處而立天下

  浮華名實朝服三十臨終布衣擇日以時


  和好散騎常侍本國中正侍中平陽大會使不勝悲憤再拜大號遇害洛陽侍中同僚:「如此禍難!」不免太元追諡


  不滿七尺腰帶未嘗從容酣暢而已眾人居然獨立》《》,:「人意。」太尉

  王室賈誼:「至理歸於榮辱存亡既已定于而後當今安有或者大德情願蠢動真人寂寥天地宇宙微細飄搖自然忽而四散。」從子問曰:「有意無意何所?」答曰:「有無之間!」

  吏部天下機變靜默無為東海王太傅軍事祭酒在其中袖手豫州長史河南》《》,以為王弼:「何必」。太傅主簿任事:「當世大才疇昔。」

  重名聚斂從事森森大廈輿于越人士心事換錢千萬因此穿:「官家千萬。」輿於是:「不可以小人君子。」:「不得。」:「我家家法。」石勒五十


  少有》《》,太尉:「懸河不竭。」州郡閒居自娛司徒黃門侍郎東海王太傅主簿任職當權內外由是永嘉十二

  莊子秋水》、《至樂未竟零落頗有遷流為人以為秋水》、《至樂馬蹄其餘文句其後》,


  博學主簿黃門侍郎關內河南奸佞西關中由是不平:「居人何以在後?」:「市井不了是以。」先有以此不平不時:「長者!」:「父老不歸供養!」發怒:「天下。」:「輔佐二世天下?」:「高貴鄉公何在?」左右侍中得出解職河南關內印綬

司空不自量飲酒過多不肯言語往來父老不歸供養天地不服罪忿怒厲聲臨時,‘八十’,衰老無常不惟生育養老懷祿不若三公興化教義犯上醉酒昏亂得以。《,《聞義不服違犯不可以廷尉大鴻臚

  御史:「先王尊卑貴賤所以宣道廣漢宰相犯上忿不惟無禮。」

  父老供養使太傅何曾太尉將軍齊王:「八十不從九十不從八十一兄弟在家供養未有司空有加忿怒以為不遠常人。」司徒:「格言不忠不孝除名。」司徒西以為

風俗人倫人倫忠孝為主專心明君不得不顧父母不得是以在朝在家然後忠孝父老無不不得不見遼東太守廣漢太守老母兄弟辛苦不見界內禮法愚以為非理八十不從在家不為九十九十不為宰相愷悌退清議

河南功曹

  關內醉酒失常,《戊申詔書供養三王養老八十不從九十不從使孝養不違先王孝子不匱典禮公府七十八十從政削除立法即為太宰諸子古今忠孝

  君子沈醉公府為重罪過父子天性自然君臣出自忠臣孝子是以先王原始所生如此人臣致身公府至於疾病如此正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