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五十二 列傳第二十二 郤詵 阮种 華譚 Volume 52 Biographies 22: Xi Shen; Ruan Zhong; Hua Tan; Yuan F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尚書左丞博學多才瑰偉倜儻不拘州郡並不泰始天下賢良直言太守

  :「太上至於三代禮樂制度文質之際聖明損益不同周道仲尼聖王王道無補陵遲不可昔人為政移風易俗不用豈非承祖何不群賢何以所聞戎狄災害流離征夫苦役有司切當。」

  對曰

  伏惟陛下不足以降是以致身FC上古讓位同德三代相承而後損益不同帝王二代禮樂制度詳備仲尼因時聖王禮樂五霸禮樂可以陵遲齊桓不亦

  :「移風易俗使天下?」以為莫大一統優劣舍人古今美惡古人相與今人相與安得父兄親戚有人無人安得修道進取在後要之爭競爭競朋黨朋黨失實真偽貞固貞固正直正直使不能夙夜不一慕名莫不難得亡國未嘗不為不絕天地不能寒暑人主不能寒暑春秋得失當今無關邪門朝廷正路得失何以所謂使所謂使相保不舉不信古者諸侯貢士不適不適不得不其所不知其所不適天子諸侯施行賢者天地不然悠悠各自並不政事紛亂污穢狼籍長吏亡命貪鄙不知不知何以水火前人後人彼此無已風流夙夜使為政創舉不苟賢者可知生生和樂是故知恥所以移風易俗 不用

  :「夷狄至此?」蠻夷猾夏皋陶使故人不怨是以畏懼實在然後自然古者三十十年風雨不時萬國相接不同相連成敗不能勞苦有司百姓所以豐年人事而已

  不足聖朝使不足不知以致是以

  對策上第議郎去職

  家貧開戶朝夕方術輿參軍尚書郎轉車從事

  吏部尚書左丞在職公正》。

  雍州刺史武帝東堂:「以為何如?」對曰:「舉賢良對策天下第一桂林之一昆山。」侍中:「不足。」威嚴四方聲譽


  尉氏侍中嵇康養生》,孝廉公府西百姓饑饉三公賢良方正直言於是太保何曾賢良

  :「哲王光宅宇宙規矩乾坤品類風流千載不明大夫道術儼然王道有所虛心。」對曰:「天地聖人王道所以行化功業不匱無不無不群生無窮:'聖人天下。'三五醇美盛德。」

  問政禮樂不立對曰:「禮樂明王所以感動心術生靈。」

  猾夏對曰:「猾夏盛世'獫狁',《'蠻夷'。以來由是而今百姓雜處悍馬是以有征無戰懷遠凶器文帝海內甘心匈奴戰勝攻取勁卒沙漠勝敗相若不過百姓及其匈奴祁連天下太半中國夷狄是以盜賊蜂起山東不振趙充國西兵不血刃強暴首惡勝敗。」

  對曰:「陰陽人主皇極。《'',聰明自我聰明是以人主天命一日永世先王之所以退。」

  對曰:「王道禮義廉恥禮義君子軌道廉恥小人不淫制度先王所以黎元克讓不爭無貪廉恥生物廉恥風俗不勝三代所以長久數百祿秦二世其所。」

  :「使武成?」對曰:「文武所以成功庶績建明。《:'工人。'然則天理安家賢才利器巧匠繩墨繩墨曲直是以人主勤求賢臣愛人退出心度量聖王所以南面之上其所海內明主群英俊乂授職如此不朽。」

  東平上第尚書郎因緣假託:「前者對策未盡大夫延見比年有水旱災戰戰兢兢未能天人饑饉何以中間多事寧靜百姓其所有所損益使公私委曲得人之至唯有因人視聽文武隱逸所知有所虛心事實有所。」

  對曰:「伏惟陛下聖哲元元三代俊乂用心清明前者對策不足蒙昧所以天生蒸庶彝倫天人興廢聖王是以有水饑饉陰陽不然有司不能讚揚大化和氣人事百姓公私在於由於通道百姓失業通道損益之至安危:'不善。'孔子:'其所其所!'文武隱逸所能。」

  第一有方朝廷威容駁議施用

  平原南陽太守河內:「二千石!」為政百姓


  廣陵左將軍尚書黃門十八便守節備至及長好學不倦鄰里揚州刺史從事

  太康刺史秀才問曰:「以求進取功名武帝賈誼漢文而後。」:「聖人無不不居山林衡門或是凡人聖人兆庶之上是以風俗以為廊廟居官無知以為以為不忠不見才不是以不用死亡不暇論功上官屈原伍員豈不哀哉賈誼漢文輕者白起:'非得。'不能不能功業豈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