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Jin 晉書

卷一百二十八 載記第二十八 慕容超 Volume 128 Records 28: Murong Chao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慕容

  慕容北海苻堅太守數歲張掖南征金刀起兵山東收納諸子公孫段氏未決延平故吏死罪公孫段氏公孫臨終金刀:「天下太平東歸可以。」母子呂光姚興涼州長安:「母子。」於是行乞異焉爵位召見:「'',妄語。」由是去來遣使及至金刀祖母臨終

  身長腰帶精彩秀髮容止可觀禮遇北海侍中大將軍校尉朝夕達德盡歡承奉下士於是內外頃之太子

  義熙元年大赦境內改元太上段氏皇太后慕容都督中外諸軍尚書慕容都督諸軍慕容三司尚書太尉司空光祿大夫尚書僕射青州徐州公孫將軍校尉內參政事:「五大不在不在社稷外戚不宜方外。」即位專斷朝政在內不行不平:「。」嫌隙

  長安慕容兗州南長:「北海王子天資高邁玉林。」:「太子?」之外由是奔喪遣使法常因此慕容謀反於是侍中慕容慕容散騎常侍車裂僕射東門之外西中郎將

  慕容青州慕容徐州慕容徐州刺史集群西大將軍異議慕容謀殺姚興慕容出奔慕容青州妻子地道姚興

  于時不恤政事百姓僕射肉刑境內

  永康傾陷典章淪滅天下不能必須虞舜大聖不可如是先帝大業大統蕭牆戎馬四境無虞尚書召集公卿不忠不孝不足律條大辟肉刑先聖漢文輕重犯罪死者肉刑建興未及晏駕博士參考舊事呂刑消息增損五刑莫大不孝孔子:「聖人無法。」轘裂烹煮不在五品自古春秋》;哀公世宗刑罰咨嗟左右手孔子:「刑罰措手。」是以蕭何法令受封叔孫立功損益一代貢士九品二者

  不同

  長安姚興不可使群臣僕射:「太上高祖不回陛下社稷不宜故而前世伶人不可使移風易俗。」尚書張華:「侵掠兵連禍結孫權黎庶惠施愛子陛下方寸大號至孝權變智能姚興太子中舍人降號所謂之下萬人之上。」:「尚書。」使及至長安:「前來抗禮然而春秋小事孝敬?」:「異品因而陛下光宅西秦本朝主上承祖定鼎中分南面便行人大秦堂堂有損巍巍。」:「便是大小。」:「大小過於陛下。」:「不見不及。」於是舊交平生:「在此。」:「聖人使日月。」:「可謂使。」姚興千金慕容姚興:「帝王興師豈可若一不復然後。」遣使僕射張華給事宗正長安一百二十姚興黃門侍郎:「將亡樂師廢興。」:「自古帝王不同功成老子:'欲取。'總章西東歸禍福!」:「抗衡!」:「奉使交歡社稷! 」於是

  義熙追尊其父皇帝段氏皇太后皇后俄而不知所在須臾大風天地行宮太史令成公對曰:「陛下信用奸臣誅戮賢良賦斂繁多所致。」大赦譴責公孫俄而地震井水

  正旦群臣東陽殿不備姚興入寇領軍:「先帝時運未可陛下守成閉關不可結怨仇隙。」:「已定。」於是公孫宿豫陽平太守千載太守男女五百

  公孫侍中尚書將軍朝政冠軍常山叔父宗親左右王公內外無不

  宿豫慕容:「公孫歸結殘賊百姓陛下得無不可忠言逆耳陛下。」杜口開言

  尚書尚書郎濟南太守尚書左丞人為:「。」

  公孫入寇濟南太守男女劉裕引見群臣殿公孫:「勇銳不可使不得銳氣兗州山東之外使堅壁清野。」:「京都戶口眾多一時青苗設使城守性命不能山河戰車鐵馬縱令至於平地成擒。」苦諫不從退:「不用。」慕容:「聖旨必須平原便不勝退守不宜成安不守井陘韓信諸葛以為天時不如地利之上。」不從:「主上不能不肯酷似今年中華文身。」大怒下獄城隍士馬

  東莞左軍步騎五萬臨朐俄而等於臨朐公孫:「不能。」劉裕前驅將軍戰敗參軍攻破臨朐戰敗軍人內人小城使尚書郎乞師姚興慕容尚書都督中外諸軍引見群臣:「不能自由忠臣臨難諸君。」:「百姓陛下群臣喪氣內外不可西秦自有不暇正當天命數萬宮女足以不濟不可閉門圍擊。」司徒慕容:「不然乘勝敗軍之將何以勃勃相持不足連橫自古大臣不致重兵是以不出平原使尚書。」於是乞師姚興

  未幾圍城四面:「。」長安:「勃勃秦軍相救。」退僕射張華和好江南尚書長安:「所以固守姚興勃勃重利絕望自然。」散騎常侍姚興步騎洛陽勃勃秦軍長安:「!」:「何以?」:「司空禍難西無效可謂智者見機而作!」翌日由是人情:「禍福。」:「。」左右盡忠城門

  明年天門群臣將士文武夫人相對:「陛下正是勉強反對女子悲泣!」拭目尚書超出大怒於是公孫地道不利河間:「以為龍口慕容無幾猶在可塞。」城中男女病者太半尚書:「天地不仁戰士外援天時人事可知宗廟。」:「廢興不能求生。」於是奇巧上火弓矢施用臨城大怒支解城中相繼四面進攻殺傷開門左右出亡神色自若劉敬而已建康二十六在位

  隆安二世十一義熙

  慕容從弟少有喜怒形於色秀髮言論至於臨難對敵智勇累進由是大小公孫威權謀反姚興太守歸義

  渤海將軍慕容吏部尚書聰敏君子吏部尚書南奔渤海太守:「青州不以。」總機內參密謀謙虛大臣嗣位舊章殘虐不能:「?」對曰:「。」徐步不為司空失色:「天子。」:「七十。」不謝七十一文筆

  史臣慕容季父人理倜儻姿縱橫遠略角逐神器爭衡儒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