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Liang 梁書

卷五十三 列傳第四十七 良吏 Volume 53: Good Officials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漢宣帝以爲二千石!」:「郡守諸侯。」長吏親民是以移風易俗昏亂調徭役無度聚斂天下搖動手足高祖疾苦寬大調於是四海之內息肩皇極聽政急病元年浣濯文飾宮掖不過珠璣錦繡每日菜蔬飲酒不過海內長吏召見治道尚書殿建安內史侍郎晉安太守居官廉潔二千石於是山陰以爲長沙內史以爲宣城太守往往承風新野任職經術潤飾所居見思後來
目录
1
2
3
4
5
6
7
8 【
8.1

  新野刺史

  居喪主簿秀才遷安西主簿尚書殿功曹和親散騎常侍使侍郎東宮記事

  鬱林王荊州遷西參軍前後綱紀致富杜絕蔬食妻子不免饑寒明帝州里

  司徒參軍散騎常侍高祖京邑功曹參軍尚書左丞長史會稽郡之後百姓凶荒所在治理祿不舉太守襄陽不受天監元年停屍不能高祖五十

  西望族鄉人不平互相豫章不得步兵校尉求助荊州高祖以西御史會稽行事職事高祖鄉人使發病


  吳興叔父建平謀反陳請由是知名

  起家從事尚書右丞政事:「才幹。」司徒竟陵王子參軍揚州從事建康家事刺史安王使使:「何不所爲?」知州方山高峻冬月公私以爲艱難明帝使斷行日立揚州私行使不肯三十:「不枉。」明帝使材官十萬永泰元年建德教民十五歡悅頃之

  京師陳伯之江州高祖:「不得不能不。」:「不然人情。」高祖

  竟陵王家宿梁柱見天中有」。高祖高祖:「不死。」高祖尚書右丞天下陳伯之運轉軍國高祖以爲尚書右丞如故族人高祖

  去職武將餘姚大姓前後數百子弟縱橫自封百姓老者石頭號泣道路:「貴人?」使侍立終日至此瓦器富人由是自守

  北伐將軍使者頃之少府安南長史太守江州刺史長史太守如故天監作色:「朝廷行事?」:「死而後已不能傾側。」是日五十九以爲不窮布衣蔬食


  吳郡唐人好學餘杭五經》,章句學徒常有稱述:「。」文惠太子竟陵文宣王幼時高帝引述師友起家王國侍郎王國郎中尚書主客太子步兵校尉開陽太子不能竟陵器重」。太子沈約父母年老大夫

  明帝遊擊將軍永嘉太守威猛民俗便所部山谷險峻前後二千石下車示恩凶黨二百商賈流通居民勵志清白不受明帝下詔遊擊將軍故舊二十家屬荷擔老少號哭

  大夫還鄉高祖輕舟詣闕高祖:「大夫永嘉太中大夫二十。」

  生平祿壁立天監七十九文言》,


  吳興烏程好學有人千里駒明初調還鄉家貧計畫劫掠聰明所行太守主簿揚州從事太學博士太守當時父喪去職

  明帝武將曲阿會稽太守舉兵朝廷不備反問前鋒曲阿:「乘勝船艦大事。」不得敗散山陰聲稱百姓:「不如。」前世父子劉玄相繼山陰政績

  頗有有司京師詣闕不治高祖山陰長於權變敬服號稱神明天下第一

  超遷車騎長史長沙內史視事尚書右丞左丞衛尉大匠安西長史太守長史江夏太守除名司空參軍豫章內史頃之四十八:「豫章內史大邦以後政績不幸給事黃門侍郎。」豫章號哭車輪不得

  左丞二十、《南宮故事尚書》,


  字長東莞親人所知十七豫州刺史左軍參軍去職客居躬耕弟妹鄉里敦睦宋江王義恭參軍大司馬太宰句容強記神明

  泰始建安以爲司徒參軍明帝將軍巴東建平太守三峽威力:「蠻夷失節兵役以爲。」不受恩惠金寶生口放還威信視事撫軍參軍

  梁州刺史校尉司馬府主簿建平稱兵遣使京師然後作亂建平左軍將軍

  將軍繫囚百姓在職不受縑帛不受無私明初冠軍長史江夏太守頃之大夫明帝廢立使衛尉不願際會甲士司馬永元元年大夫

  天監將軍零陵太守衰老強力居民郡縣勤勸農桑地利收入多於年老光祿大夫高祖清潔異焉朝見高祖:「使使。」十四:「光祿大夫白首不怠高年親信二十。」

  所在廉潔儉素屏風夏日未嘗蚊蚋異焉九十強壯五十朝會仁義過人從兄出行起居:「調。」謙退彭城友人輿殯葬十五九十二三萬五十高祖舉哀

  從子便尚書右丞天監沈約當朝用事舍人貴要調不辭御史吳興太守廣陵稱意:「刺鼻不知不知得勝。」不計恥辱以此取名


  耀玄理樂安任昉彭城知名起家太學博士東陽滿致仕以外

  尚書記室參軍高祖博士去職車騎參軍司空長史中書侍郎前軍將軍五經博士吏部尚書中書侍郎五禮

  內史清潔安靜一百五十四刺史十五高祖新安太守賦稅以太家人乃至以爲如此海寧同時

  博士校尉始興內史高祖黃門侍郎武將吳郡而已不滿居家尋求東陽會稽高祖以爲豫章內史治書御史

  一心未有陵犯名教
  風聞豫章內史去歲會稽以此則是人才名位寤寐無私去年十二月二十一:「博士校尉將養使豫章內史。」有人如此亡魂破膽歸罪有司無異識見不辭苟得解體行路沸騰落魄三十餘年勃興之間三世不能感激萬分反覆不忠不敬不敬棄市從事
  豫章內史成心溪壑滿解巾脂膏簡書參議所居諸位削除


  視事給事黃門侍郎博士未及普通元年五十九尚書僕射墓誌其一:「愛結相望繼軌。」

  樂安太尉王儉頃之司徒長史參軍及其名位儉素退不免推薦後來不及少年士子以此


  字義東海慧炬尚書郎

  江夏王侍郎永元江夏王京口將軍入圍宮城其事長沙宣武求得桂陽王融保藏發覺逾垣以免家人家屬渡江使故人高祖使潰散遠因壽陽刺史王肅同義不能高祖高祖高祖:「丈夫能破。」將軍以爲建康高祖步兵校尉奉迎三百建武將軍後軍鄱陽王恢參軍無不推心

  頃之武昌太守倜儻折節杜絕交遊秋毫武昌江水盛夏水溫取錢如此委曲用意器物江左水族不過而已廷尉當時士大夫坐法不受三七私藏除名

  將軍淫祀正身太守而已:「古人?」高祖宣城太守近畿近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