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十九  列傳第九 謝晦 謝裕 謝方明 謝靈運 Volume 19 Biographies 9: Xie Hui, Xie Yu, Xie Fangming, Xie Lingyu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太常玄孙著名字长东阳太守会稽王长史重生、宋武帝长史

参军,"?"太尉参军武帝刑獄參軍中一酬對即日刑獄太尉主簿司馬戰死登岸不從抱持:「。」:「天下不可。」登岸退

風姿善言眉目分明鬢髮涉獵文義不及以為內外彭城大會紙筆賦詩有失:「臨淄清河。」於是群臣風華江左第一武帝:「一時玉人。」

遣使往往異同:「?」從事堅執:「。」正直其日從事將軍侍中

武帝咸陽淪沒北伐士馬於是不悅王粲詩曰:「霸陵回首長安傷心。」流涕受命石頭法駕領軍武昌

初二西司馬太守北海太守侍中領軍將軍散騎常侍晉中故事殿總統宿衛二十醫藥少帝即位少帝南蠻校尉荊州刺史都督文帝用人精兵文帝即位不得石頭:「。」封建鼓吹一部江陵侍中以免彭城新野元嘉及長還都景平攻取河南聲言北行:「朝野憂懼」。:「「。朝廷處分異常正月黃門侍郎使不然參軍何承天:「一二好事。」:「外間所聞西已定?」使北行明年江夏內史其事使對曰:「將軍報德事變隱情明日戒嚴動用軍法區區不得。」:「?」:「尚未至此境外。」:「荊州用武之地聊且決戰先帝如何?」:「尚未二三消息便是不復?」:「其事。」南蠻決戰土人勸發:「戰士?」南蠻司馬:「。」司馬司馬司馬長史

文帝嚼子子弟既而精兵三萬:「專權不顧便當幼主沿三月奉迎鑾駕積怨犯上非命有所何以不以。」:「無罪兄弟猜忌」。戒嚴尚書荊州罪狀

率眾發自江陵江津至於:「恨不得以此為勤王。」建鄴陳情上流廣陵強兵朝廷持久大眾小船江陵

雍州刺史竟陵太守江陵俄而江陵處分而已不能騎馬不得安陸故吏建鄴人道

伏誅

才氣臨死詩曰:「一旦失風螻蟻。」:「昔人退智力。」彭城聰明才貌徒跣:「阿父大丈夫戰場奈何狼藉都市。」行人落淚

年三十何承天


屬文紫石英果然當時才士靈運盛名靈運以為

叔母撫養兄弟至親吳郡不能秘書解職隨從長史宋武帝相國從事彭城還都賓客在家驚駭:「以素退朝野門戶。」:「不忍。」靈運:「優劣。」:「安仁無已並不保身自求多福不得。」靈運:「安仁一時。」:「則是不得傾危因而君子明哲保身在此。」如此

彭城武帝:「不過二千石三十凡近顯密乞降。」前後吳興自陳豫章太守

朝廷親舊以為憂懼初二奔波:「國大萬里。」

還都不得宿使公主婿故第領軍東門:「先人何為?」臨終:「何所自勉。」年三十

文章靈運靈運才能秘書靈運臧否人物未有:「。」遊戲使靈運靈運便人物:「秘書早亡同異。」靈運默然言論自此


數歲所生晨昏未嘗僕役懈倦一家尊卑屏氣如此餘年黃門侍郎伏誅


太傅琅邪仗氣當世雲霞尚書

宋武帝受禪有司使侍中:「。」使酣飲大言以為方外不宜規矩不以:「陛下群臣委屈無用。」大笑

景平光祿大夫從子荊州自矜答曰三十五:「二十九都督。」元嘉侍中金紫光祿大夫

從弟劉毅以為從子:「破家。」朝廷不及

景山孝友光祿勳

從父
從父宋武帝宣城內史所知前軍參軍會稽王世子張法一時內外無不年三十為著桓玄:「司馬庶人父子何不三十著作。」黃門侍郎篡位驍騎將軍

博聞強識前言不倦出行騎馬使宋武帝撫軍參軍俄頃不許:「主上應有豈不?」安坐飽食然後應召建鄴武帝:「公孫。」武帝司馬車騎司馬

義熙慕容不可劉毅以為苻堅太傅自行宰相傾動根本」。:「天人振古平定之後然後修復患者。」北伐大司馬琅邪天子根本大司馬司馬吏部尚書從兄尚書僕射不得僕射尚書前例不解吏部安泰平原太守安泰拜謁御史白衣十一僕射

嚴整左右一日左右武帝雅相十二金紫光祿大夫武帝親臨

鄱陽太守孺子齊名車騎將軍孺子孺子孺子起舞既而:「今日使飄颻。」新安主簿廬江宋孝武有司:「孺子不可。」以為司徒主簿家貧西太守

知名竟陵王子西文學天監尚書再遷侍中年老不悅

風采好學屬文舍人河東友善中山梁武帝武德殿賦詩三十便尚書左丞昭明太子晉安皇太子尚書僕射將軍豫章長史太守文集二十

仁弟劉毅鎮江以為長史南平左右:「我人。」為人司徒長史

少有江陵遇害還都西暴風不知所在小船尋求遣人:「寧可存亡。」號泣答曰:「安全致意無心。」叫呼幸而以為精誠所致武帝豫州中正以為主簿

仁愛宋武帝帝命不從如此盡心湯藥飲食而後衣不解帶深感友愛哀號肥壯不合

太尉參軍司馬元嘉中書侍郎彭城長史太守司徒長史將軍宅舍尚書僕射領軍將軍異常風姿善舉:「未嘗。」雍州刺史大辟文帝述語:「主上宣佈侵奪。」使帝后:「。」

有心乖謬吳興太守流涕:「退所以得罪。」文帝:「至此。」才藝隸書太子中舍人范曄謀反伏誅宋文帝第五長城公主廣州建中還都

謝朓
好學美名文章清麗王子西功曹轉文荊州辭賦不舍長史年少道中西:「高翔。」新安中軍記室朝宗惆悵歧路東西天地山川受納西契闊從容顏色肌骨寂寥輕舟白雲龍門不見可望蓬心溝壑妻子告辭荊州執筆便

尚書殿隆昌使口訥明帝以為記室文筆

晉安東海太守徐州尚書吏部未及國子祭酒沈約:「元嘉范曄吏部黃門近代小官藍田劉安西貴重豈可記室豈可吏部別有大小人情大官便詣闕章表如此。」不許

五言詩沈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