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Southern Dynasties 南史

卷二十八 列傳第十八 褚裕之 Volume 28 Biographies 18: Chu Yuzh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列傳第十八



長兄字長大司馬琅邪從事黃門侍郎宋武帝西長史晉恭帝盡心武帝侍中大司馬司馬晉恭帝即位祠部尚書受命太常元嘉

宋武帝車騎從事尚書吏部廷尉將軍受命侍中

兄弟盡忠武帝方便內人毒害前後如此非一遜位秣陵常懼酖毒武帝遣人兄弟相見不肯:「佛教自殺不得人身。」掩殺

會稽郡武帝:「人事。」會稽太守

景平元年聚合永興縣影響永興不信於是自號冠軍大將軍司馬文宣西大將軍山陰

將軍山陰司馬武將員外散騎常侍長史博士員外散騎常侍參軍參軍七十前鎮西參軍光祿大夫將軍隊主浦陽江戰敗二十水軍近郊參軍合力大敗質子

武帝太宰琅邪參軍武帝車騎參軍司徒西中軍參軍將軍鮮卑力戰武帝廣州刺史將軍中郎將資財禁錮終身親舊一面無不太尉參軍相國司馬武帝受命將軍武帝名家竭盡心力番禺縣散騎常侍初三雍州刺史校尉景平

著作宋文帝第六琅邪長公主太宰參軍太子舍人公主

少孤篤志好學才思建平誅滅唯有故吏以此

溧陽清白而已尚書散騎常侍秘書監著作司徒長史常侍著作如故以後散騎常侍光祿大夫給事

宋武帝第七哀公駙馬都尉著作哀公尚武第五吳郡宣公世胄不必才能實有文帝所知太子中庶子司徒長史侍中將軍尚書丹陽

元凶以為吏部尚書復出丹陽石頭使水師輕舟南奔即位以為尚書僕射建元丹陽尚書僕射以南賜爵大明元嘉瓜步百姓負擔而立丹陽使子弟:「安不忘危。」無故聽事左右自營喧擾有門遇見:「使人見。」門生不敢歸罪如初

宋文帝公主駙馬都尉著作秘書丞寶物所生吳郡:「無物。」不許回流尚書吏部

山陰公主白帝西上合宿公主逼迫而立不為公主:「丈夫?「:「。」

宋明帝即位吏部尚書有人中將:「無知。」:「應得不得不。」人大其事

雩都侍中尚書將軍

容止俯仰進退有風朝會使莫不目送明帝:「緩步便宰相。」袁粲初秋風月調風神:「有道不可得。」

珍奇非一明帝加以首領不足不從珍奇

吳興太守危殆使後事及至中流:「危篤使。」床頭:「文書內置不得。」悲不自勝乳母身後建安人才謀誅以為不可:「不足議事。」奉旨吏部尚書衛尉尚書僕射晨昏衛尉不許

明帝遺詔以為將軍尚書袁粲顧命幼主同心理事儉約百姓既而王道用事不能

所生不復本質吊客中軍將軍如故桂陽將軍袁粲丹陽從弟齊高帝舉手高帝:「非常。」吳興高帝:「人才非常將來不可。」顧命之際高帝

高帝桂陽領軍兗州高帝袁粲陳情不從高帝受命尚書侍中二十侍中如故鼓吹一部

淮北江南三十門生獻計十萬變色:「食物財貨不知寧可取錢。」便

明年吳郡公主骨立以期祭禮解職並不

蒼梧暴虐齊高帝袁粲世事:「主上幼年季世所行縱使功成。」默然歸心高帝蒼梧袁粲不受:「。」高帝高帝:「相與不肯安得。」將軍三司侍中如故五十殿

袁粲:「眼睛所謂。」他日:「國家丹陽各自使竹帛。」:「。」不能貞固

高帝王儉:「大事應報。」:「?」:「妻子性命非有奇才。」

高帝:「西夏無成其內。」高帝司空

高帝何曾司徒丞相高帝不許建元元年司徒侍中如故南康司徒僕射王儉事例受命尚書重申司徒

高帝王公以下從軍以為無益實用擾動

七月僕射王儉以為漢宣帝以來所以非常」。

朝廷機事禮遇酒後朝臣:「公卿應得天子。」王儉未及:「陛下不得龍顏。」:「久矣。」

彈琵琶齊武帝東宮琵琶舉動失火左右驚擾回神怡然輿名節于時百姓:「可憐石頭袁粲。」

高帝遺詔以為尚書江左以來有司尚書王儉以為應有舊事中朝以來三公王侯品第尚書天官政化尚書第三尚書不見別有不容王侯不假」。三十一朝

頃之篤病其一四十八便太白熒惑犯上遜位武帝不許司空將軍侍中尚書如故四十八無餘負責十萬

司空王儉:「夫家天朝禮敬。」司徒解職:「中朝樂陵入境樂陵'吉日'。司徒居官制服。」太宰侍中尚書如故六十葬送太保故事三公未有定格王儉品第巴西南康夫人

長子耿介袁粲高帝不同終身愧恨退侍中武帝流涕以為侍中步兵校尉尚書謝病在外以此王儉水牛門外退家人不知大怒不肯飲食內外人相氣息不可進見:「不可得不可豈不!」:「無人但願不才餘趣素心以此為。」

太守巴東明年建武太子詹事尚書前軍將軍永元元年太常

數歲父母相繼成人及長器量侍中風儀眉目如畫瞻望長史

起家秘書宣城主簿大通梁武帝群臣二十韻詩異焉即日宣城文學宣城文學二等

太守百姓西積年更生枝葉以為滿詣闕吏部百姓老少出境涕泣不為侍中

太清吏部尚書少有侍中病篤沙門祈福中夜戶外空中彈指以為精誠所致

公主側室吳郡回事宋文帝廬江公主駙馬都尉醫術

建元吳郡太守百姓公事:「。」答曰:「至今不差。」診脈:「雞子過多所致。」具足能行:「未盡。」向者十三當時豫章高帝尚書

萬一高帝乘黃明元御史禁錮侍中將軍勤謹皇后永元元年追贈金紫光祿大夫

從父鄱陽太守

少有王儉博士

二代問訊問曰:「司空今日何在?」:「大司馬。」正色:「不知司空一家一家亦復何謂。」回拜司徒賓客滿:「至此門戶不幸今日使不當名士。」

大怒:「門戶令人。」火燒

所知從兄:「從弟獨立十倍。」

宋明帝日中所得:「如皋空行可笑。」:「節候雲霧便。」意解置酒中書侍郎司徒長史

明初彭城濟陽殿文義侍中步兵校尉家貧建元東陽太守前後侍中從兄操行不同至大

明元吏部尚書雜交以為蕭索賓客出行左右殆盡江夏十七石頭親族自陳散騎常侍成王國學博士四十一太常

曲阿晉安烏程太尉中書侍郎太子御史湘東王府參軍

縣令好學音律賓客湘東親愛

太子舍人

叔父從事令譽先達及長風儀博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