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Romance of the Three Kingdoms 三國演義

第一百二回 Chapter 10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司馬懿 諸葛亮

  周官太史明天孔明出師後主:「職掌司天臺禍福不可數萬漢水不祥之兆天象奎星太白盛氣不利成都人民柏樹災異丞相謹守不可妄動。」孔明:「先帝竭力討賊豈可虛妄國家大事?」有司太牢涕泣:「寸土竭力盡心剿滅恢復中原鞠躬盡瘁死而後已!」後主漢中聚集商議出師報關孔明放聲大哭昏倒半晌再三勸解孔明:「可憐忠義出師大將!」後人

生死常理蜉蝣一樣
忠孝何必
  孔明三十四先鋒糧草伺候

  魏國青龍改為青龍元年此時青龍二月近臣:「三十復出。」曹叡大驚司馬懿:「不曾入寇諸葛亮奈何?」:「天象中原奎星太白不利西孔明自負才智逆天自取敗亡陛下洪福。」:「何人?」:「字義弓馬韜略左右先鋒行軍司馬軍機退。」:「向者駙馬違誤軍機許多人馬至今羞慚不回?」:「。」司馬懿大都將士各處兵馬調遣受命

渭濱堅壁固守交鋒不得退必將然後乘虛取勝疲勞善於
  司馬懿頓首即日長安聚集各處四十渭濱五萬渭水浮橋先鋒渭水安營之後以防不虞商議:「接連北山阻絕。」:「可就總督隴西按兵。」領命引兵

  孔明復出大寨左右前後直至劍閣一連十四大寨以為每日令人隴西孔明:「安營阻絕渭濱令人木筏百餘上載水手五千司馬懿引兵後軍渡過然後前軍上岸順水浮橋放火其後去取渭水進兵。」遵令

  司馬懿:「孔明如此設施其中順水浮橋。」傳令:「便渭水之中。」弓弩手渭水浮橋:「木筏順水一齊。」傳令:「孔明渭水新立人馬半路午後黃昏時分詐敗弓弩水陸並進指揮。」各處下令司馬司馬昭引兵

  孔明引兵渭水木筏浮橋王平渭水是日午時人馬大寨渭水陣勢緩緩將近天色便準備退四下喊聲司馬懿奮力多半奔逃一半順水浮橋岸上落水跳水逃命木筏

  此時王平不知直奔二更天氣喊聲四起王平:「攻打未知勝負渭南現在面前如何不見一個莫非司馬懿知道了作準我等浮橋進兵。」勒住背後騎馬:「丞相浮橋。」王平大驚退背後一聲砲響一齊火光沖天王平引兵混戰奮力折傷大半孔明回到大寨萬餘心中憂悶

  成都丞相孔明孔明:「東吳投遞不知?」:「丞相豈敢推辭?」孔明付費建業孫權呈上孔明

漢室不幸篡逆蔓延皇帝寄託不竭盡心大兵將亡渭水陛下同盟北征中原同分天下書不盡言希聖
  大喜:「興兵會合孔明既有即日興兵居巢新城諸葛屯兵江夏襄陽出兵廣陵淮陽一齊進軍三十興師。」拜謝:「誠如中原不日!」設宴款待飲宴問曰:「丞相?」:「為首。」:「有餘不正若一孔明孔明未知?」:「陛下歸去以此孔明。」孫權回到孔明大兵三十御駕親征孔明問曰:「別有?」告之孔明:「聰明不知。」:「丞相區處。」孔明:「自有。」辭別孔明成都

  孔明商議將來投降孔明答曰:「魏國偏將人馬司馬懿調用不料私偏前將軍如草因此不平特來投降丞相收錄。」引兵交戰孔明:「人武?」:「立斬。」孔明:「。」欣然上馬交戰孔明親自大罵:「反賊戰馬早早!」拍馬各自逃走首級

  孔明回到坐定勃然大怒左右推出:「小將無罪!」孔明:「並非安敢!」:「。」孔明:「司馬懿詐降如何必然!」只得其實詐降孔明:「求生司馬懿自來劫營便性命捉住司馬懿便是重用。」只得孔明孔明問曰:「丞相何以詐降?」孔明:「司馬懿用人前將軍武藝高強便不是故知。」

  孔明軍士附耳分付如此如此軍士領命求見司馬懿拆書問曰:「何人?」答曰:「中原流落同鄉孔明先鋒明日晚間舉火都督大軍前來劫寨在內。」司馬懿反覆詰問將來仔細果然軍士酒食分付:「本日二更為期自來劫寨大事重用。」軍士拜別回到告知孔明孔明仗劍禱祝王平分付如此如此分付如此如此分付如此如此孔明高山之上指揮

  司馬懿便大兵長子司馬:「父親何故重地奈何不如父親。」引兵接應初更二更時分忽然陰雲對面不見大喜:「天使成功!」於是並不中計退四下火把喊聲王平死戰不能得出背後司馬懿火光沖天喊聲不絕不知勝負只顧接應火光忽然一聲火砲大敗四散逃奔此時圍住飛蝗之中司馬懿

  三更以後天復清朗孔明山頭鳴金收軍原來二更陰雲孔明收兵天復清朗孔明六甲掃蕩浮雲當下孔明得勝渭南每日搦戰不出孔明小車渭水東西踏看地理谷口葫蘆內中合一五百背後環抱可通孔明心中大喜鄉導:「?」答曰:「上方又名葫蘆。」孔明回到附耳一千葫蘆製造應用五百守住谷口孔明:「作人不許放出外人不許放入不時自來點視司馬懿在此不可走漏消息。」受命監督依法製造孔明每日自來指示

  一日長史:「即今劍閣牛馬搬運不便奈何?」孔明:「多時前者積木西收買製造』,搬運便利牛馬可以轉運晝夜不絕。」:「自古不知丞相?」孔明:「令人依法製造尚未完備尺寸方圓長短明白。」大喜孔明手書觀看

獨行行者三十牛頭牛舌牛角牛鞅不大飲食
  

長三五分左右前腳五分五分前腳大小後腳二分五分大小後腳五分五分八分高一五分前後五分前後五分形制三分孔徑五分四分
  一遍:「丞相真神!」完備宛然一般上山便無不欣喜孔明將軍高翔一千劍閣直抵大寨往來搬運糧草供給後人

劍閣險峻崎嶇
後世能行安得使
  司馬懿憂悶忽哨:「轉運糧草不大牛馬。」大驚:「所以堅守不出糧草不能接濟久遠退奈何?」分付:「五百小路一齊不可三五便。」五百夜間小路高翔引兵將次兩邊一齊措手不及歡喜司馬懿果然進退一般大喜:「難道不會!」便巧匠百餘當面拆開分付尺寸長短厚薄一樣製造不消半月造成孔明一般法則奔走鎮遠將軍一千隴西搬運糧草往來不絕營軍無不歡喜

  高翔回見孔明搶奪孔明:「正要不久便許多資助。」問曰:「丞相何以?」孔明:「司馬懿必然我法一樣製造那時計策。」日後隴西搬運糧草孔明大喜:「不出。」便王平分付:「一千混入盡皆原來此處追趕便舌頭扭轉牛馬不能行動背後趕到不動牛馬過來大行

  王平引兵孔明分付:「五百六甲五彩種種怪異一手一手寶劍葫蘆煙火到時煙火一齊牛馬不敢追趕。」引兵孔明分付:「接應以防交戰。」分付:「五千司馬懿來路。」分付:「渭南搦戰。」遵令

  且說裝載之間前面令人放心前進一處忽然喊聲:「大將王平在此!」措手不及殺死大半王平一刀潰散王平引兵飛奔軍糧疾忙王平扭轉舌頭道上一齊驅趕那裡心中疑惑無奈喊聲四起王平引兵夾攻大敗王平軍士牛馬舌頭扭轉驅趕望見突起一個個怪異大驚:「!」無不不敢追趕

  司馬懿半路一聲砲響險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