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History of the Five Dynasties 新五代史

卷十四 唐太祖家人傳第二: Volume 14: Taizu of Later Tang's Family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太祖皇后
太祖正室其次太原太祖秦國夫人太祖起兵征伐為人侍妾騎射太祖太祖黃巢還軍封禪太祖置酒夜半太祖左右夫人夫人神色不動立斬大將太祖夫人相向慟哭舉兵夫人:「討賊相攻天下曲直不若自訴。」太祖

其後太祖太原太祖不知所為大將太祖北邊收兵太祖夫人夫人為此:「。」夫人:「牧羊成敗王行瑜邠州為人為此不能天下南歸散亡無幾北邊?」太祖大悟稍稍

夫人妒忌太祖:「善待。」自謙退因相

晉國夫人後生莊宗太祖由是太祖殺人左右從容往往莊宗莊宗即位皇太后太后太后:「享國無窮使從先!」

莊宗使太后長壽晉陽五月七月太后魏縣太后相愛太后涕泣相思太后晉陽及其莊宗泣諫群臣太后悲哀飲食

莊宗皇后
莊宗皇后成安莊宗正室衛國夫人其次燕國夫人其次魏國夫人后父醫卜自號后生成安太后笙歌有色莊宗莊宗太后置酒歌舞太后佐酒莊宗莊宗宮中夫人」。莊宗出兵四方從軍其後生子莊宗以為由是自下餘年承旨其他進見

其父莊宗:「成安丈人。」:「。」夫人爭寵門望大怒:「記憶不幸慟哭田舍安得至此!」

莊宗皇帝皇后夫人正室夫人位次其事宰相樞密使莊宗四月皇帝文明殿遣使皇后皇后鹵簿鼓吹夫人不平淑妃

莊宗宦官伶人亂政用事出於以為佛力聚斂遣人商賈至於之間中宮四方貢獻分為以上天子中宮宮中佛書僧尼莊宗由此于闐莊宗皇后諸子五臺山使傾動城邑不為:「有毒五百常山。」明年滹沱河大水關城以為莊宗諸子端坐由是貴賤

皇太后皇后交通藩鎮太后」,皇后」,使者節度使以后佛寺莊宗其後養父姬妾出入中宮不絕

莊宗愛姬有色生子后心莊宗宮中莊宗問曰:「。」愛姬:「何不?」莊宗不得已拜謝再拜愛姬輿莊宗不樂

大水兩河道路京師調往往明年租稅百姓愁苦號泣莊宗十二月己卯白沙皇子後宮宿癸未大雪軍士衛兵供給什器廬舍畏懼山谷

明年三月流於占星:「積聚。」宰相莊宗不肯:「夫婦天下武功天命!」宰相妝奩滿:「諸侯宮中所有!」宰相惶恐退作亂出兵軍士:「妻子饑死何為!」

莊宗汴州五千及至不得進而軍士離散太半道路莊宗兵仗好言:「王平金銀五十。」對曰:「陛下感恩。」莊宗使對曰:「。」軍士:「至此!」左右:「皇后不以歸罪不測!」

莊宗中流殿宦官自省莊宗嘉慶殿出師馬上太原及至太原削髮遣人天福皇后

唐末喪亂后妃不備莊宗後宮昭儀出使一等其餘名號不可莊宗後宮三十夫人莊宗不敢莊宗宮人河陽節度使同姓契丹殺人婢妾離婚削髮淑妃太原高祖契丹

太祖
朱邪李氏天下出於夷狄不可詳見可見太祖三世太祖克讓不知其父名號

克讓少善騎射軍校王仙芝金吾衛將軍京師李氏部族河西宿衛京師其後太祖起兵發兵太祖宿衛克讓克讓與其躍馬突圍克讓射殺百餘克讓雁門明年太祖復歸克讓宿衛京師黃巢長安克讓潼關佛寺寺僧

朔州刺史太祖雁門以為使入關黃巢先鋒左營使潞州邢州潞州義軍節度使數出山東之間其後太祖還軍修性太祖大怒涿州刺史十九契丹攻破涿州歿少有膽略周德威戰功馬步太祖刺史雁門以北兵馬使刺史新州契丹新州刺史團練使元年

決勝使義軍節度使為人橫暴不法軍事由是後院五百太祖太祖沁水大敗潞州安居使不受出奔長子野人潞州自稱留後

為人兄弟太祖小心不懈太祖黃巢未嘗不從太祖太原以為內外兵馬使檢校太保節度使大小

太祖莊宗承業:「公等。」太祖莊宗:「先王不足大事叔父先王以軍季父。」:「!」北面再拜莊宗王位

太祖之間所得以為英豪戰爭霸業養子寵愛衣服養子麾下精兵自恣先王時常年少不朝養子:「人生富貴自取。」:「三世父慈子孝先王有所!」

至於得罪承業大同節度使於是幸臣太后太后以降莊宗承業告之:「季父所為如此奈何骨肉不可自相魚肉。」承業伏兵置酒大會

太祖
太祖莊宗長子十二月辛亥封存人為莊宗不知

大二節度使妖人用事墨子役使鬼神丹砂水銀莊宗檢校尚書郎出入宮禁承恩因之以求官爵往往莊宗宦官以為如何宦官絕後:「攘臂號泣怨望。」莊宗大怒

天平河中三軍節度使天平節度使京師俸祿而已作亂河中李嗣源京師莊宗北京留守河中節度使教門莊宗莊宗中流皇后太原部下京師河中太原麾下使僧衣:「山僧庇護。」欲留

民家河南府:「出奔不幸。」民家:「逃難主上尋求其所如何?」:「仁慈不可安人。」民家

太原不知其所。○莊宗

莊宗其次皇后不著名號

莊宗即位留守檢校太尉平章建言故事皇子使鄴宮興聖宮使西南行營招討使工部尚書翰林學士參軍九月戊申鳳翔五百萬人先鋒浮橋成都十月己酉綿丙辰成都竹輿肉袒輿群臣徒跣以降出師七十五兵不血刃自古用兵未有如此軍政號令

莊宗供奉中軍專任軍事不平大將寶貨妓樂父子所得束帛唾壺而已軍事將吏賓客大將牙門由是不勝人見異志:「陛下侍中廟堂之上一天四夷元老蠻夷。」

莊宗欲留不悅班師成都不出異志皇后涕泣保全莊宗宦官所在盜賊山林等分出招後生皇后:「事勢不可不容安能千里往復!」皇后莊宗莊宗:「傳言豈可便果決?」皇后不得使明年正月留任之至班師皇后:「大軍未有釁端豈可負心!」:「不行使!」:「詔書皇后安能招討使?」力爭不得已升階從者

班師二月先鋒討平四月辛卯興平京師退保鳳翔武功京師渭河西留守浮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