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History of the Five Dynasties 新五代史

卷三十九 雜傳第二十七: 王鎔 羅紹威 王處直 劉守光 Volume 39 Miscellaneous Biographies 19: Wang Rong, Luo Shaowei, Wang Chuzhi, Liu Shougua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其先回鶻以為子曰子曰子曰子曰子曰子曰以上三世以上成德節度使太尉常山中和太原幽州中山大同四面豪傑交爭介於其間承祖百年士馬累世世家四方廢立承繼有請皆因

出山景福元年大舉臨城求救明年堅固新市未嘗團練使團練使而已大敗明年天長出兵井陘求救

其弟及其自立不敢其弟京師深州使梅子

威客徘徊常山不能無聊相與西高閣山川然而忌日坐定甲士幕後:「今日甘心。」叩頭無能親事軍士閉門天雨暴風屋瓦望見擊殺大義平山

後梁太祖使不決李嗣昭太祖擊敗太祖常山葛從周:「先鋒。」周至臨城中流輿太祖南關:「奈何?」判官辨士對曰:「力爭可以。」太祖太祖望見:「至此說客李嗣昭城中使。」所得:「欲取霸業天下今天諸侯睦鄰所以息爭且休曹公袁紹將吏英雄無名以為五世?」太祖大喜:「吾言。」太祖太祖即位

祖母使者使博羅河北開平供奉北面行營招討使擊敗柏鄉莊宗由此明年莊宗莊宗

為人未嘗敢為當是時戰爭人士嬉遊富貴煉丹長生道士西山王母使婦人錦繡十八西山宿規諫:「暴露大王軍國開城使閉門從者大王?」親事擐甲:「軍士。」繼而:「軍士!」甲士使大將偏將下獄窮究親軍以為夜半親軍逾垣道士焚香軍士縱火宮室

小子軍士僧衣湖南湖南南嶽浮圖思歸宣武節度使自稱成德中軍使郎中顯德少府監

狡獪以為留後莊宗河水變為擊敗李嗣昭中流歿招討使歸於


其先長沙鄉人文德元年留後未知:「?」信從:「。」狀貌奇怪面色留後唐昭宗即位節度使

太祖由是內黃假道太祖遣使:「還滅。」以為發兵莘縣太祖葛從周王子落落太祖猶疑二心卑辭厚幣使者太祖北面使者:「我有。」大喜以為太祖往來之間河北不為

好學屬文數萬四方其先長沙長沙長沙新立幽州十萬求救大敗內黃明年太祖葛從周滄州德州

承嗣二百父子世相婚姻為人通習為政威嚴家世州城作亂遣使太祖滄州

太祖輿輿太祖其後數百家屬太祖內黃滄州數月太祖威勢太祖太祖滄州宿五百十萬以此洛陽京師侍中

太祖滄州劉守光潞州太祖太祖:「四方稱兵患者天命已去不如自取。」太祖大喜太祖即位洛陽良材殿京師太祖:「蕭何關中未央宮千里為此神化功過蕭何!」

劉守光其父與其太祖:「不能折簡用兵十萬。」太祖大事遣使使者相遇道中其事往往相合

不用伐木安陽百萬京師太祖盡忠未成:「一有重臣骸骨。」太祖使者:「亟行不諱當世子孫使。」太師年三十尚書

八月義軍節度使十四義軍節度使明年秘書監駙馬都尉祿唐莊宗金吾大將軍以為國軍節度使上將軍天福年三十太祖安陽公主金華公主壽春公主晉安公主


京兆萬年財貨王侯金吾大將軍興元節度使將軍定州使乾符節度使黃巢長安感憤流涕入關討賊第一勤王倡義第一乾寧三軍故事留後節度使檢校司空平章後院中軍兵馬使

光化定州直率沙河出奔留後遣人十萬太祖節度使太原太祖即位北平王其後求救遣人五千柏鄉其後餘年未嘗不以

妄人以為使道士以為行營司馬軍政大小取決小兒以為未有紿:「。」以為更名由此新軍四面開門將吏幽州假道中山京師伏甲城外不虞已去甲士明日甲士姓名隊長其後二十

為人以為節度使莊宗發兵左右:「有罪不獨。」遣人莊宗發兵莊宗:「不可。」孽子新州防禦使莊宗交通使契丹契丹不可不容因此大喜以為可取契丹阿保機阿保機舉國入寇契丹小吏舉事西留後子孫將校殺戮殆盡明年正月西奮起:「逆賊?」左右

以為數百田中以為所致皆知不祥:「小人其所。」

莊宗契丹沙河定州相得節度使莊宗來朝莊宗無不為人異志契丹往來定州:「天子新立四方。」汴州遣人舉兵契丹契丹禿指揮使龍泉鎮將契丹:「使何故?」對曰:「中山不敢二心。」臨刑神色自若望都契丹大敗曲陽禿得數閉城不復

莊宗男子使宮中以為即位使求得紿:「莊宗太子。」天子使軍士:「。」城中契丹禿嚴密殺戮堅守經年天成二月家屬自焚中山存有莊宗為人軍校士卒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