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History of the Five Dynasties 新五代史

卷五十一 雜傳第三十九: 朱守殷 董璋 范延光 婁繼英 安重榮 安從進 楊光遠 Volume 51 Miscellaneous Biographies 31: Zhu Shouyin, Dong Zhang, Fan Yanguang, Lou Jiying, An Zhongrong, An Congjin, Yang Guangyua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唐莊宗名曰會兒莊宗讀書會兒常侍左右莊宗即位使未嘗戰陣好言陰私長短莊宗以為馬步使無備南城莊宗:「!」行軍莊宗節度使莊宗檢校京師伶人謀反莊宗來朝莊宗疑忌大臣察明動靜使:「高人天下可謂!」:「洛陽匹夫!」既而莊宗騎軍門外作亂教門莊宗不動莊宗宦官百餘北邙山下莊宗宮中寶貨軍士劫掠遣人

即位平章河南明年宣武節度使九月汴州以為以為諸侯指揮使閉城開門自殺引頸左右汴州梟首洛陽

指揮使不從州長。○

不知世家何人汴州富人家僮太祖宣武太祖以軍指揮使李繼韜潞州攻下澤州刺史

節度使行營馬步軍事大小以為劍南東川節度使西其後異志居中用事多言不為往往忠義以為

天成五十使不肯十萬而已涕泣其後使者東川使者多言將吏刺史精兵分布節度使人從因為永定東歸長興元年九月攻陷攻陷

家屬妻子成都京師以西遠近督軍得罪西東川西使改過遣人:「公家西子孫何在!」由此四月萬人大敗梓州刺史


相州臨漳唐明宗節度使麾下鄆州其先可以莊宗西莊宗:「未可不如家口。」莊宗以為使所得京師數百白刃不肯數月獄吏莊宗獄吏桎梏莊宗檢校工部尚書

南院使汴州滎陽:「使得莫若騎兵五百神速。」騎兵五百疾馳半夜二百望見天子輿開門殺傷汴州

明年樞密使成德節度使趙延壽樞密使幾何對曰騎軍三萬五千。」:「四十太祖太原不過七千莊宗河北三萬五千不能一天奈何!」:「步卒三萬五千十五。」:「戰馬吾人!」

夏州自立不受不克刺史獻策內向刺史招降:「問罪夏州夏州不能。」使出:「萬一不足朝廷大體。」淑妃用事兄弟淑妃蒙恩無不大臣不敢從容不能視朝京師異議山谷軍營有司不能法制:「制動。」少間京師

而且在外屬意再三不得已光復成德樞密使舉兵樞密使宣武節度使節度使討平以為節度使

術士:「。」由是異志高祖太原趙延壽掎角既而高祖即位諸侯以此反側高祖光臨

平山成德節度使衙內指揮使契丹家族之一高祖防禦使道出光陰遣人夏津誤殺由是高祖汴州天福六月刺史高祖招討使引兵娼女飲食自若軍士大熱不為渡河溺死退走入不復

未決不能惶惑高祖:「天下攻堅非我兒戲孺子!」決意

高祖不見武德堅守二百城中不克宗正上書單車高祖悔悟九月使謁者冊封東平天平節度使鐵券數月來朝以太太師致仕

高祖使者:「不死何以享國?」使:「主上不死不死。」致仕京師歲時宴見高祖群臣無間使京師歲餘使宣徽使:「契丹使北朝皇帝何在不能以來中國後患。」所為:「洛陽契丹使者。」:「留守河南田宅河陽可以?」:「。」河陽:「反覆奸臣吳越洛陽。」高祖猶豫未決河陽知州使:「天子鐵券不死?」壯士之上浮橋溺死高祖不問輟朝太傅水運使相州棺槨頭顱不能

河陽行軍司馬河陽以為使招討使邢州遣人邢州望見射殺高祖刺史大臣高祖赦令不可失信

嗚呼人性聖人仁義不怠至於成俗無知習見安於習見安於五代干戈饑饉不得不得骨肉不能相保出於不幸因之禮義恩愛至於父子之間自相五代之際禍害不可夫人莫不莫不不孝彎弓高祖從而自知高祖不以豈非積習至於!《:「性相。」使人心不若禽獸哀哉恬然不以出帝其父舉世不知


不知何許人刺史北面水陸轉運使耀州團練使高祖監門上將軍其父兄弟怨望遣人光大使與其不逞之徒節度使從簡未及京師惶恐出奔高祖下詔使復位不敢兄弟謀殺不忍洛陽兄弟兄弟


朔州刺史刺史馬步指揮使有力善騎射指揮使高祖太原使陰招以為不可業已:「未可。」:「天子。」一發:「節度使。」一發太原高祖即位榮成節度使

不能夫婦不孝其父使自殺其父:「不忍!」詬罵繼母射殺

富貴廢帝高祖:「天子有種兵強馬壯!」異志未有高祖契丹父子契丹高祖憤然中國夷狄萬世!」以此高祖契丹使者往來箕踞不為契丹暴虐契丹遣使高祖使者高祖使者鞠躬俯首姑息不能供奉搜索山谷招集亡命所為指揮使:「三十獨生!」於是以為金魚不足高祖因之加封

天福契丹使者不遜輕騎幽州博野:「功德三萬突厥三部南北沙陀安慶牛羊甲馬八路契丹殘害掠取生口自今二月號令強壯軍裝以上上天家族勝兵十萬沿党項前後首領遣人契丹旗幟來歸號泣兵甲報怨朔州節度使節度使來歸招呼朔州攻伐人情天意勛勞富貴酷虐不勝朝廷思歸傳檄倒戈。」朝廷大臣四方藩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