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History of the Five Dynasties 新五代史

卷六十四 後蜀世家第四: 孟知祥 Volume 64: Hereditary House of Later Sh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邢州叔父其弟克讓以為教練使莊宗使前此使者莊宗馬步莊宗以太北京太原北京留守

招討使:「陛下西。」莊宗成都劍南西節度大使京師莊宗有司珍奇以為:「前日乳臭平定孺子可喜令人先帝棄世疆土豈知今日天下九州四海珍奇!」:「無異。」

正月戊辰成都東歸先鋒攻破大將擊破李肇及其莊宗訓練兵甲定遠義寧萬餘等分

班師成都富人六百其餘二百三司侍中以太官告以為使京師奉詔

樞密使異志莊宗監軍監軍使監軍使獻策:「監軍。」掌書記將吏:「!」遣人自若天成正月成都置酒猶在:「方鎮監軍?」不能

遣人家屬太原鳳翔鳳翔節度使從嚴以為不能使公主及其

節度使大小團練使節度使不許京師不得已綿不敢行軍司馬

毛重夔州不許鼓噪詔書由是大臣

有事一百不肯久之五十而已東歸精兵五千異志親信精兵二三不下五百緩急節度使東川節度使綿刺史東川表兄由是東川未嘗通問於是遣人求婚不許以為於是節度使刺史

長興元年二月有事異志盡忠可疑九月攻破聖節東北再拜俯伏嗚咽沾襟士卒歔欷明日舉兵

公主長公主有司前世公主受封遣使有司秘書監使鳳翔下詔官爵節度使招討使三萬四千東川守兵告急萬人以東:「使東川解圍。」十二月師大副將正月留後遣人班師東歸留後進攻夔州刺史留後

涉險餉道潼關以西不能道路所在得罪失策西西家屬京師無恙

厚待家屬謝罪:「公家子孫!」遣使觀察判官發怒三萬使招降:「不可!」軍士:「日中何不?」偏將進來大敗使家族:「自古以求!」不及梓州自縊東川遣使

樞密使:「朝廷以為不能。」:「故人間諜故人?」莊宗歸於供奉歸省詔書武泰留後留後留後寧江留後李肇留後行事未決九月得知節度其餘刺史公主使使復命來朝

二月癸亥檢校太尉成都劍南東西節度觀察處置西山雲南安撫使工部尚書冊封節度使數萬衣食家屬詔諭不許十一月明年正月皇帝國號司空平章使樞密使翰林學士

三月舉兵鳳翔同等山南西道節度使武定節度使四月改元明德六月等至成都不能皇太子文武英烈皇帝廟號高祖

第三節度使行軍司馬東川節度使平章相對不已正色:「絕非無益。」而後發喪改元明德改元

明德三月熒惑:「十二五度八度極南前世三月四月雍州刺史義熙明年雍州刺史。」

打球走馬方士良家子後宮樞密使大悟即日上書清流:「何不?」左右上書:「唐太宗即位獄吏上書嘉納奈何!」

年少政事將相大臣皆知故人寬厚及其驕蹇法度良田墳墓尤甚即位數月李肇來朝

用事用以人大十一指揮使相次致仕由是殆盡政事下情

契丹漢高祖太原中國節度使攻下於是故地永興鳳翔隴右以為不可關中以東士卒翰林使謀殺不以

十二吏部禮部

十三加號英武聖明皇帝軍事次子

十八周世宗秦州節度:「足以!」使秦州監軍使至德不能道一大敗於是遣使南唐東漢形勢

二十世宗所得京師世宗世宗

二十一南唐淮南十四使以前世宗太常:「唐德宗皇子揚州大都故事。」青州大都追封

二十五皇太子之際中國據險一方君臣奢侈自娛至於七寶東漢約出中國所得太祖皇帝掖門汴水第一五百

成都十三東郭禪師童子飯僧就學給事左右以為使樞密使致仕樞密使權重使樞密使大小府庫其所不問太后不可兵書方略始發成都如意指揮軍事諸葛亮:「何止二三惡少中原反掌!」精兵數萬愛姬樂器伶人人見竊笑擊敗浮橋退守:「小路大路。」偏將出來擊劍夾攻敗走

夔州戰敗牙城判官:「不能人主面目!」不許自焚所在將帥擒獲左右老將不能堅守:「先君美食四十一旦不能堅壁!」以降正月興師六十六翰林學士降表降表」,當時以為

京師檢校太師秦國追封楚王李氏為人詔書」,召見:「自愛戚戚他日。」李氏:「太原故鄉不勝大願。」太祖大喜:「。」李氏:「不能社稷所以死者!」其餘國史

〈(乙酉皇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