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History of the Five Dynasties 新五代史

卷六十五 南漢世家第五: 劉隱 Volume 65: Hereditary House of Southern Ha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安仁上蔡閩中商賈南海廣州乾符黃巢攻破廣州廣州刺史使以西歲餘萬人戰艦百餘

廣州刺史乾寧節度使湖南廣州作亂不敢行軍司馬其後節度使以軍留後節度使開平元年檢校太尉侍中靜海節度安南都護檢校太師南平

父子嶺南南海賢士天下中朝士人最遠可以名臣南方往往有子當時仕宦不得趙光巡官太學博士避亂補闕奉使幕府賓客避亂災變星術巡官滿南海以為節度使禮法制度有次序數人

元年南海年三十

庶子段氏良久:「非常!」段氏為己及長善騎射身長七尺垂手

行軍司馬王府參軍南海使節度使檢校太保平章檢校太傅即位官爵南海

唐末南海最後以後大臣天下南海而已自立交州其弟潮州延昌韶州高州刺史新州刺史江東七十不能韶州:「韶州必應首尾不宜可以。」刺史出兵盧氏西受封正朔而已

貞明皇帝國號改元追尊安仁皇帝皇帝皇帝百官為兵侍郎禮部侍郎工部侍郎趙光兵部尚書平章甲族怏怏思歸手書遣使洛陽其二家屬驚喜盡心

支解殺人不勝不覺朵頤垂涎以為奢侈南海珍寶以為玉堂殿

大赦境內國號不從使使建國:「建國制度南門海軍猶在四方取笑!」:「久矣。」

越國夫人皇后楚王

放進故事以為

唐莊宗使中國虛實大漢國主大唐皇帝不足大喜誇大商賈南海使宮殿珠玉蠻夷天子洛州刺史」。雲南遣使白馬以求使者自稱歸仁食邑一千持節好學文辭賦詩群臣不能增城

南宮南宮

南宮殿改元更名應龍:「。』」周易》「飛龍」,

舟師周易大有》,境內改元大有巨輪岸上輕舟迎戰巨輪夾江

交趾南海:「反面?」頓首伏罪攻占寶貨

愛州交州刺史承旨戰死

耀康王洪熙齊王洪雅洪澤宣王定王

將軍不克

十年交州自立交州乞師出兵海門海口鐵橛乘潮潮退戰死

十五五十四天皇大帝廟號高祖

耀早死僕射洪熙:「不足類我欲立之奈何子孫不肖後世牛角!」歔欷洪熙然後太子已定使告之:「長者!」由是更名改元昭儀洪熙

不能任事伶人作樂飲酒宮中男女以為夜行出入民家由是盜賊妖人自稱中天國王攻陷等於力戰嶺東

洪熙日益宦官守宮洪熙勇士思潮長春思潮左右二十四

洪熙自立改元為兵元帥政事元帥思潮功臣不順刑法討賊思潮大怒使使不免使者沐浴:「來生王宮後世生民以免。」涕泣家人訣別然後改元群臣尊號大聖文武大明至道皇帝

使刺殺自殺由是洪澤使相次

其弟洪雅思潮思潮荀悅漢紀:「韓信在此!」大怒下獄僕射刺史使

同日

工部郎中以求不許:「馬公經略?」新立起兵武陵湖南指揮使賀州陷阱死者全州

郴州大敗宜章郴州得志指揮使商人離宮遊獵南宮大明甘泉太微數百不可宮人內外殺戮不復大醉伶人明日酒醒左右嘆息而已

十年湖南五萬郴州斬首萬餘

十一桂王

十二交州遣使稱臣交州戰死不復稱臣給事中使:「海賊道路不通。」其弟

十三其弟於是諸子顯德世宗平江惶恐遣使京師使者不得形於色末年月食出書:「當之!」因為長夜

十六親臨年三十文武聖明皇帝廟號

長子改元大寶不能臣下宦官群臣自有家室子孫不能盡忠親近群臣閹然專政波斯後宮不復省事女巫胡子玉皇胡子殿寶貝胡子遠遊禍福太子皇帝國事胡子胡子:「上天使太子有罪不可。」尚書左丞參政宦官宦官

四顧指麾望見:「謀反!」禮部尚書:「無罪固無不知告之。」:「反賊使報仇?」族誅:「先帝所以陛下。」以為其弟桂王元年:「五十中國干戈不及不識旗鼓人主不知存亡天下久矣自然真主必將有海非一天下不能。」不然珍寶中國遣使通好以為

宮中野獸自立百餘胡子符瑞群臣

養女貴妃太師居中專政謀殺使族誅

南伐郴州與其刺史戰死退保韶州退士卒戰備以為無名遣使賜死士卒軍門使者不能

交州刺史交趾舉兵擊破交州節度

南海生子太祖皇帝李煜使稱臣使者

十三防禦使出師賀州韶州賀州十月十一月連州:「湖南不復。」如此十二月韶州開寶正月遣使請和二月僕射其弟文武美軍:「國寶不能。」府庫宮殿珍寶宦官白馬以降京師大將軍其後國史

〈(廣州節度使皇朝開寶六十七。《舊五代史貞明五十五。)〉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