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History of the Five Dynasties 新五代史

卷六十八 閩世家第八: 王審知 Volume 68: Hereditary House of Mi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光州固始唐末攻陷固始兄弟軍校光州刺史黃巢不行發兵率眾南奔南康漳浦眾數猜忌部將能者南安前鋒:「墳墓妻子本心將吏能者自保朝夕成事!」前鋒大悟相持壯士自殺

前鋒:「。」為主泉州刺史為政整肅耆老相率遮道引兵光啟福建觀察使泉州刺史景福元年婿自稱留後不克士卒班師不許:「。」士卒攻破福建觀察使使

為人雄偉隆準白馬中號白馬」。乾寧福州威武節度使平章瑯琊太祖福州大都據有江淮遣使朝貢使者十三

盜賊為人儉約下士從弟知名進士仕宦四門招來蠻夷商賈海上波濤一夕風雨雷電以為以為德政所致

六十四

長子節度使莊宗中國司馬遷史記閩越無諸將吏:「自古王國?」於是將吏上書勸進十月建國正朔

為人長大不能良家子良家子為人死者八十四以為

養子刺史其弟泉州刺史作亂十二月更名

次子節度使檢校太師謀殺養子而立:「老兄!」長興西門使南門伏甲伏兵刺殺西門:「不能老兄!」不能錢塘

長興上書:「楚王吳越尚書尚書。」朝貢

鬼神道家道士皇宮:「六十天子。」欣然遜位既而復位:「六十?」:「六十仙人。」皇帝黃龍改元國號皇帝廟號太祖百官福州長樂不足中軍使使民間致富籍沒:「陛下左右奸臣鬼神。」使宮中

樞密使:「。」:「奈何?」:「遣人頭痛而已。』」以為明日使:「:『謀反?』。」語文:「未可如何。」遣人:「頭痛。」以為下獄軍士軍士兵士不肯:「得文。」檻車:「。」疾馳軍士踴躍明日使者不及檻車疏闊上下內向動輒既成

改元永和親兵:「趙高指鹿為馬二世?」:「秦二世指鹿為馬高能二世陛下聰明朝廷不滿起居動靜陛下皆知族滅而已。」退:「不可後世。」

繼室金氏不見以為百工使工作九龍國人:「九龍!」

有色以求怏怏其次謀殺皇城使仿十月殿仿以為壯士明日晨朝無恙仿仿皇城衛士鼓噪九龍衛士宮人不忍仿十年皇帝廟號太宗

長子更名改元仿仿弒君以為伏甲仿仿仿錢塘

天福遣使朝貢京師高祖散騎常侍臨海不見舍人勞損衣冠他日布衣而已使:「舍人!」羞愧京師方物大臣敵國往來高祖不遜下詔貢物兵部員外上書籍沒禁錮使者於是下獄引見俯伏:「不知禮義陛下以來遠人將命無狀。」高祖

道士先生天師妖人大小而後黃金元始天尊太上老君龍腦薰陸作樂晝夜不輟如此宮中傳神:「宗室。」壯士及其惑亂淑妃以為皇后空名

勇士自衛賜予朱文以此宮中南宮宮中軍士縱火學士以便親信衛士縱火南宮愛姬子弟黃門衛士宿繼業射殺數人不免繼業及其無遺

更名遣使朝貢改元永隆以一當十倔強不敢有所新羅遣使寶劍:「何為?」:「不忠不孝。」新羅前言血流

泉州刺史掠取良家子御史千萬:「皇后何在?」皇后千萬嫁女御史劉贊諫議大夫:「何如強諫!」:「陛下唐太宗。」

節度使舉兵相攻由此宗室諫議大夫漳州參軍校書郎上書五十衛士不死使:「人中。」歲入其後

李氏酗酒有色用以牛飲群臣不勝諸子國人朱文心疑等流李氏而立使:「上心不平奈何?」三月出遊壯士馬上

舉兵建國改元

明年群臣:「太祖皇帝及其子孫今天百姓。」群臣朱文殿百官北面子弟福州少長泉州漳州年號元年泉州:「福州屬世安能交臂?」刺史漳州成為刺史諸子福州福州

南唐發兵從子福州南唐福州:「不能自保?」自立雪峰寺僧明示:「非常。」將吏北面自立威武節度使名曰攻破遷延金陵鄱陽大四

金陵泉州清源軍節度使遣人入朝不從吳越守兵晉江周世宗蔡仲商人京師世宗南唐其後國史

〈(丙午南唐大四。《江南:「大三金陵。」景福元年福州觀察使而後紀錄騎馬騎馬以為光啟年歲丙午拜泉刺史大四丙午六十一閩國景福元年五十五丙午江南末年。)〉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