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六十八回 Chapter 6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十八
唐僧前世 孫行者

名譽傳揚四部智慧光明颼颼靉靉天際共相萬萬打破人間蝴蝶夢滌淨
三藏師徒污穢衚衕逍遙道路光陰迅速正是

海榴乳燕行人避暑
前行城池相近三藏勒馬:「徒弟那是甚麼去處?」行者:「師父原來不識字怎麼唐王旨意?」三藏:「自幼怎麼不識字?」行者:「識字怎麼城頭杏黃認得去處?」三藏喝道:「胡說不明。」行者:「看見?」沙僧:「師父師兄搗鬼這般遙望城池不明如何字號?」行者:「不是?」三藏:「西王位倒換關文。」行者:「不消。」

多時城門下馬過橋真個

門樓高聳周圍南北高山相對六街三市萬戶生意果然帝王都會天府京城絕域遐方形勝連山鎖鑰萬古
師徒大街上行見人軒昂衣冠齊整言語清朗不亞大唐世界兩邊豬八戒相貌醜陋沙和尚身長孫行者買賣三藏:「不要。」蓮蓬揣在懷裡沙僧不敢仰視行者東張西望唐僧左右那些知事看看回去遊手好閑頑童上前唐僧:「生事。」不敢

多時會同唐僧:「徒弟我們衙門。」行者:「進去怎的?」唐僧:「會同天下會通我們打攪裡面我見倒換關文趕出走路。」聞言那些上前:「師父我們裡邊免得鳥人。」那些漸漸退

兩個大使乃是查點那裡唐僧來到個個心驚:「甚麼甚麼那裡?」三藏合掌:「乃東大唐西取經不敢有關放行。」兩個使屏退左右一個個束帶上相打掃客房安歇支應三藏帶領手下老爺客房安歇三藏便行者:「憊懶怎麼正廳?」三藏:「這裡不服大唐我國相連不時上司過客來往所以不好相待。」行者:「這等偏要相待。」

支應乃是白米白麵青菜豆腐兩個木耳三藏教徒:「西乾淨鍋灶柴火方便做飯。」三藏:「一聲國王殿?」:「萬歲爺爺不上今日黃道文武倒換關文趕上明日不能不知還有多少伺候。」三藏:「悟空你們在此安排齋飯關文回來走路。」取出關文三藏整束只是吩咐徒弟不可出外生事

不一不盡殿崢嶸樓臺壯麗直至門外轉達驗關黃門啟奏:「朝門東土大唐欽差前往西雷音拜佛倒換通關文牒。」國王聞言:「寡人久病不曾登基殿出榜。」傳旨三藏禮拜俯伏國王殿祿三藏關文獻上

國王十分歡喜:「法師大唐至於唐王遠涉山川?」長老欠身合掌:「那裡

三皇治世五帝堯舜正位安民成周乾坤十八分野十二宇宙車馬卻又爭勝天生不仁江山司馬紛紜南北十二相繼無道塗炭李氏國號高祖晏駕當今河清海晏大德茲因長安水龍應該夜間賢臣殿當日賢臣。」
國王聞言呻吟問道:「法師賢臣來者?」三藏:「就是丞相天文地理陰陽安邦立國宰輔龍王龍王陰司故我魏徵陰司酆都判官唐王魏徵判官文書二十年壽水陸大會遠涉拜佛大乘三藏超度。」國王呻吟:「乃是天朝大國寡人久病多時拯救。」長老聽說觀看皇帝面黃肌瘦長老祿唐僧傳旨殿法師。」三藏不題

行者會同沙僧安排茶飯整治素菜沙僧:「茶飯蔬菜不好安排。」行者問道:「如何?」沙僧:「。」行者:「這裡上街。」躲懶:「不敢嘴臉師父。」行者:「公平交易?」:「才不看見門前鬧市不知多少。」行者:「鬧市看見甚麼東西?」:「師父不曾看見。」行者:「酒店磨坊綾羅雜貨不消說著然茶房燒餅飯店蔬菜點心𩜇,……無數好東西我去如何?」聞說內流喉嚨起來:「哥哥下次。」行者暗笑:「沙僧好生煮飯我們調和。」沙僧只得順口應承:「你們須是吃飽。」行者出門兩個問道:「長老那裡?」行者:「調和。」人道:「西拐角鼓樓雜貨店多少茶葉俱全。」

攜手上街西行者茶房飯店叫道:「師兄這裡將就。」行者那裡:「賢弟你好經紀走走。」兩個說說許多跟隨不時到了鼓樓樓下無數:「哥哥那裡只怕和尚可疑怎的?」行者:「和尚犯法怎的我們走過調和。」:「人叢耳朵跌跌爬爬幾個償命!」行者:「既然如此過去回來素麵燒餅。」行者牆根不動

行者果然人叢原來張掛樓下多人行者近處閃開火眼金睛仔細

西國王自立以來四方百姓近因國事不祥沉痾本國太醫良方未能調治天下賢士不拘中華外國醫藥寶殿朕躬得病社稷平分決不為此張掛
滿心歡喜:「古人:『行動三分。』不在即此不必調和取經一日醫生。」

大聖咒語使隱身輕輕上前朝著吸口仙氣一陣旋風吹散牆根卻是睡著一般行者輕輕懷裡轉步會同不題

樓下眾人風起各各不覺過時沒了悚懼原有十二太監十二校尉不上時辰戰兢兢左右追尋豬八戒露出邊兒眾人近前:「?」𢵮幾個校尉跌倒在地轉身被面幾個膽大扯住:「醫治萬歲?」慌慌張張:「兒子便孫子便醫治。」校尉:「?」卻才低頭真個展開:「猢猻。」一聲便扯破眾人:「當今國王我去。」喝道:「不知不是師兄孫悟空暗暗丟下我去明白。」眾人:「甚麼我們不管主上。」不分清白一般個人不動:「不知高低性子休怪。」

多時街坊圍繞兩個年老太監:「相貌稀奇聲音不對那裡這般?」:「我們東土西取經師父唐王御弟法師卻才入朝倒換關文師兄買辦調和我見樓下未曾師兄在此等候原來旋風。」太監:「先前白面和尚朝門就是師父?」:「正是正是。」太監:「師兄那裡?」:「我們一行師父倒換關文並行馬匹會同師兄。」太監:「校尉不要我等便端的。」:「兩個奶奶知事。」校尉:「和尚不識怎麼公公奶奶?」:「陰陽老媽婆婆奶奶公公?」眾人:「師兄。」

街上吵吵何止三五門首:「列位師兄不比你們卻是猛烈認真須要老爺招架不然嘴臉不成。」太監校尉:「師兄手段國王一半江山我等合該下拜。」

那些閑雜門外一行太監校尉行者沙僧客房揭榜上前扯住:「個人我去素麵燒餅原來空頭旋風甚麼暗暗懷裡弟兄?」行者:「走向別處鼓樓調和回來不見那裡?」:「現在官員在此。」不了幾個太監校尉朝上禮拜:「老爺今日老爺下降經綸病愈江山有分社稷平分。」行者聞言聲色:「你們?」太監叩頭:「奴婢內臣幾個錦衣校尉。」行者:「師弟引見既然有病常言: 『。』國王。」太監聞言無不驚駭校尉:「大言度量我等一半在此一半入朝啟奏。」

當分太監校尉不待宣召入朝:「主公萬千。」國王三藏清談忽聞問道:「?」太監:「奴婢出招鼓樓張掛東土大唐取經一個長老現在會同親自故此特來啟奏。」國王聞言滿心歡喜唐僧:「法師高徒?」三藏合掌答曰:「。」國王:「高徒?」三藏:「陛下山野庸才帶領登山或者可以而已一個藥性。」國王:「法師何必太謙當今殿法師來朝高徒不知寡人斷然。」:「文武寡人不敢寡人長老切不可輕慢長老』,君臣相見。」

領旨太監校尉會同排班參拜廂房沙僧大聖當中端然不動暗地裡:「猢猻活活折殺怎麼許多官員禮拜不還起來?」多時禮拜分班啟奏:「上告長老我等國王參請入朝看病。」行者方才起身:「如何?」臣道:「不敢。」行者:「如此列位前行。」行者整衣:「哥哥切莫我們。」行者:「只要兩個。」沙僧:「甚麼?」行者:「有人照數收下回來取用。」領諾不題

行者便國王珠簾開金便:「長老?」行者厲聲:「便是。」國王聲音兇狠相貌刁鑽戰兢兢龍床之上慌得女官宮中:「寡人!」嗔怨行者:「和尚怎麼這等粗魯揭榜?」

行者聞言:「列位錯怪這等國王就是一千不得。」臣道:「人生幾多陽壽一千不好?」行者:「如今轉世還是病人不是一千不好?」:「和尚不知怎麼這等滿口胡柴?」行者:「不是

理法大要心中
不備
第一神氣
第二狂言
病原如何飲食怎生便
切脈經絡浮沉表裡
今生安然。」
文武太醫稱揚:「和尚有理就是神仙看病合著神聖。」

近侍:「長老。」國王龍床:「寡人見不得生人。」近侍:「和尚旨意見不得生人。」行者:「見不得生人診脈。」暗喜:「診脈我等耳聞不曾眼見去來。」近侍:「主公長老不見主公診脈。」國王心中暗想:「寡人未曾進來。」近侍傳出:「主公診脈長老進宮診視。」

行者寶殿唐僧:「。」行者:「師父壯觀?」三藏喝道:「幾年藥性不知醫書怎麼大膽這個大禍?」行者:「師父原來不曉得幾個草頭大病管情便就是庸醫殺人罪名不該怎的不打緊不打緊坐下如何?」長老:「》、《難經》、《本草》、《章句怎生註解這等胡說亂道甚麼診脈?」行者:「在身不曾。」伸手下去毫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