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Journey to the West 西遊記

第七十九回 Chapter 7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七十九
 當朝嬰兒

錦衣唐僧羽林圍繞直至朝門黃門:「我等唐僧到此。」黃門急進昏君請進下跪唐僧挺立:「比丘貧僧?」君王:「纏綿國丈一方完備一味引子長老得病長老修建祠堂四時香火。」唐僧:「出家人隻身至此不知陛下國丈東西?」昏君:「長老心肝。」唐僧:「陛下便幾個不知甚麼?」國丈指定:「和尚黑心。」唐僧:「如此快取剖開黑心奉命。」昏君歡喜當駕解開衣服胸膛左手右手持刀唿喇一聲肚皮剖開那裡骨都都一堆得文失色武將國丈殿:「多心和尚。」那些血淋淋一個個觀看紅心慳貪嫉妒計較好勝侮慢殺害狠毒恐怖謹慎無名種種不善一個黑心昏君不能戰兢兢:「。」唐僧忍耐不住現出本相昏君:「陛下全無眼力和尚好心國丈黑心不信出來看看。」

國丈聽見仔細觀看和尚面皮不是模樣

認得當年孫大聖五百年有名
抽身行者空中喝道:「那裡。」國丈即使蟠龍拐杖來迎兩個半空中

如意棒蟠龍虛空靉靉原來國丈妖精國主妖邪把兒相逢大聖神通難解鐵棒當頭著實拐棍喝采滿天霧氣城池人家失色文武魂魄嬪妃容顏比丘戰戰兢兢猶如出山大鬧比丘正分明白
妖精行者苦戰二十蟠龍不住金箍棒化作一道落入皇宮內院進貢不知去向

大聖雲頭到了宮殿:「你們國丈!」一齊禮拜感謝行者:「且休何在?」:「主見爭戰驚恐潛藏不知宮中。」行者:「。」不分內外同行漠然不見了東宮西后妃拜謝大聖大聖:「不到主公。」太監昏君殿後俯伏在地齊聲啟奏:「主公主公到此辨明真假國丈乃是妖邪不見。」國王聞言行者皇宮寶殿拜謝:「長老模樣這時如何形容?」行者:「陛下來者師父唐朝御弟三藏徒弟孫悟空還有兩個師弟豬悟能沙悟淨妖言師父心肝變作師父模樣特來降妖。」國王聞說傳旨閣下太宰來朝

三藏聽見行者空中降妖魂飛魄散八戒沙僧護持片子悶悶不快得人叫道:「法師我等比丘國王閣下太宰入朝謝恩。」八戒:「師父這不師兄得勝酬謝。」三藏:「雖是得勝這個怎麼見人?」八戒:「沒奈何我們師兄自有解釋。」真個長老只得跟著八戒沙僧之上太宰害怕:「爺爺之類。」沙僧:「休怪醜陋我等乃是生成遺體師父師兄。」

來朝不待宣召直至殿下行者看見轉身殿師父仙氣:「!」唐僧即時精神爽利國王殿口稱:「法師。」師徒拴住殿相見行者:「陛下可知來自何方一併剪除後患。」翡翠聽見行者剪除後患內外男女一齊出來:「施法斬草除根剪除莫大。」行者忙忙答禮國王住居國王:「年前到時不遠向南七十柳林清華國丈年老後妻十六不曾寵幸不期太醫:『我有仙方小兒。』不才輕信選民小兒選定今日午時開刀不料下降恰恰不見了元陽小兒更加一時不知妖魔大法其後酬謝。」行者:「實不相瞞小兒慈悲且休甚麼資財妖怪。」:「八戒我去。」八戒:「只是中空不好著力。」國王傳旨祿不一八戒盡飽抖擻精神隨行駕雲國王文武一個個禮拜:「真佛降臨。」

大聖八戒南方七十下風找尋清溪兩邊岸上千千萬萬楊柳不知清華在於何處正是

萬頃不盡
孫大聖尋覓不著一聲真言一個土地戰兢兢近前跪下叫道:「大聖柳林土地叩頭。」行者:「柳林清華在於何方?」土地:「此間清華不曾清華知道了大聖比丘?」行者:「正是正是比丘國王一個妖精識得妖怪當時退一道不知去向比丘年前美女居住七十柳林清華到此不見清華是以。」土地叩頭:「大聖恕罪比丘神理奈何妖精神威泄漏他事欺凌故此大聖南岸叉頭楊樹左轉三轉右轉三轉兩手開門』,清華洞府。」

大聖聞言即令土地回去八戒楊樹果然行者吩咐八戒:「遠遠開門出來接應。」八戒遠近立下大聖土地樹根左轉三轉右轉三轉雙手:「開門開門。」霎時間一聲唿喇喇不見蹤跡那裡光明無人行者神威進去那裡去處

煙霞日月白雲一徑奇花豔麗溫暖渾如閬苑不亞平橋石屏
行者拽步近前細看石屏:「清華」。忍不住石屏美女噓噓比丘國事齊聲叫道:「機會年事今日。」行者叫道:「甚麼機會』?。」美人蟠龍兩個不同

金光怪道:「無知。」行者:「我有降妖。」怪道:「國主無干怎的?」行者:「政教慈悲不忍兒童。」當心光明乒乓吆喝美人猴王呼呼狂風看看悟能
原來八戒在外聽見他們裡面釘鈀楊樹使鮮血似乎:「成了成了。」八戒行者出來趕上行者八戒覺心兩個決不放鬆向東趕來

正當喊殺之際祥光縹緲舉目南極老人老人叫道:「大聖在此施禮。」行者答禮:「壽星兄弟那裡?」八戒:「老兒必定捉住妖怪。」壽星:「這裡這裡。」行者:「老弟相干為何人情?」壽星:「不意將來妖怪。」行者:「既是老弟現出本相來看。」壽星聞言放出喝道:「孽畜本相死罪。」轉身原來鹿壽星拿起拐杖:「孽畜。」鹿俯伏在地不能只管叩頭

一身斑斑參差
幾度有朝
變化
主人呼喚現身塵寰
壽星行者鹿行者扯住:「老弟且慢還有未完。」壽星:「還有甚麼未完?」行者:「還有美人不知甚麼怪物比丘昏君現相。」壽星:「這等美人現相。」行者:「老弟等等我們。」

八戒抖擻精神隨行清華:「妖精妖精!」美人戰戰兢兢喊聲石屏之內後門出頭八戒:「那裡這個漢子。」美人兵器不能往外大聖抵住乒乓不住塵埃本相原來一個白面狐狸忍不住頭一可憐那個傾城傾國千般化作狐狸行者叫道:「昏君。」

揪住尾子拖扯跟隨行者壽星老兒鹿:「孽畜怎麼在此不是孫大聖打死。」行者跳出:「老弟甚麼?」壽星:「鹿鹿。」八戒狐狸鹿面前:「可是女兒?」鹿點頭呦呦發聲眷戀不捨壽星劈頭:「孽畜怎的?」腰帶鹿扣住頸項起來:「大聖比丘相見。」行者:「索性這邊乾淨復生妖孽。」

八戒聞言柳樹行者真言依然土地:「烈火消除以免欺凌。」土地轉身陰風颯颯青草龍骨蘆荻隔年乾透如同油膩一般行者:「八戒不必填塞起火乾淨。」一起果然清華妖怪

這裡退土地壽星鹿狐狸一齊回到殿國王:「耍子?」國王膽戰心驚孫大聖引著壽星鹿殿君臣一齊下拜行者近前國王:「且休鹿卻是國丈便是。」國王羞愧:「感謝國小天恩。」傳旨祿安排大開南極老人唐僧謝恩三藏拜見壽星沙僧問道:「鹿既是壽星如何得到此間?」壽星:「前者帝君荒山著棋孽畜不見屈指一算在此特來孫大聖。」

不了見報:「完備。」

五彩盈門異香滿座紅毯霞光檀香樓臺走獸鴛鴦模似鸚鵡鶿相如果品般般桃子柿餅甘甜松子葡萄油炸滿粉條香噴噴相連不盡蘑菇木耳黃精素菜百味珍饈往來不曾進退諸般
當時壽星首席長老國王行者八戒沙僧大師左右國王一一唐僧八戒行者:「師兄果子受用受用。」不分好歹一齊

筵宴壽星告辭國王近前跪拜壽星延年壽星:「鹿修養不能衣袖只有帝君未曾。」國王退長生八戒看見叫道:「幾個吃吃。」壽星:「未曾改日。」謝意鹿一聲朝中君王城中黎庶居民焚香禮拜不題

三藏:「徒弟收拾。」國王求教行者:「陛下從此色欲陰功凡百自足延年就是。」拿出路費唐僧分文不受國王無已鑾駕唐僧端坐龍車輪轉六街三市百姓淨水真香

半空中一聲兩邊落下一千一百一十一小兒啼哭暗中城隍土地五方揭諦功曹六甲伽藍應聲叫道:「大聖我等吩咐小兒大聖功成起行一一。」國王一應臣民下拜行者:「有勞列位民間祭祀。」呼呼陰風退

行者人家認領小兒當時傳播認出歡歡喜喜叫哥哥:「扯住唐朝爺爺我家。」無大無小不怕相貌豬八戒沙和尚孫大聖三藏國王不能禁止設席不及僧鞋裡裡外外大小衣裳如此盤桓牌位頂禮焚香供養

陰功救活千千萬萬
畢竟不知向後甚麼事體且聽下回分解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