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iscourses on Salt and Iron 鹽鐵論

卷二 Scroll 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七

大夫:「立法嚴刑政教外設百倍富民器械蓄積有餘是以百姓利用不竭不知西所以百姓軍旅蓄積有益無害百姓何苦文學?」

文學:「文帝百姓不從不從民間百倍無異愚人負薪不知來年天地不能人事利於陰陽晝夜長短商鞅聊生相與吳起長兵攻取相與悼王其後利用不竭不知西商鞅吳起行者老母號泣怨女嘆息文學無憂?」

大夫:「富強其後二世擅斷公道不行諸侯宗廟春秋:『。』使作者使周道周公子產潤色規矩鑿枘功業不成趙高商鞅伊尹。」

文學:「伊尹子孫不絕商鞅秦國二世嚴峻作為誹謗肉刑百姓不知所措手足賦斂百倍不知不能不能零落子產扁鵲不能白骨不能存亡。」

大夫:「非難為難賢者而已當世是以戰勝攻取諸侯斂衽西面其後蒙恬千里河北何者有利國家之所以大道。」

文學:「商鞅不行蒙恬千里威震天下諸侯隨風西面不從然而之所以商鞅權數秦國蒙恬千里社稷不知進而不知退所謂愚人大道:『小人而後乘馬。』。」

大夫:「是以上官大夫屈原子路布衣明教人大地方五百丘山後世世人不能是以相與。」

文學:「君子退理順商鞅舊交以為百姓諸侯蘇秦合縱連橫統理不大並稱至今不足故事。」

大夫:「縞素不能賢聖不能自理亂世是以箕子伍員闔閭夫差惠王人臣世主不用大夫深謀據有東夷恩德不計?」

文學:「忠誠心動禍患不怨君子能行不能刑戮之中是以怨毒商鞅私仇舉國東西南北奔走仰天:『為政至於!』車裂天下自殺非人。」


晁錯第八

大夫:「春秋弒君弒父淮南衡山修文四方山東之間集論著書不臣使叛逆宗族晁錯變法不用制度宗室諸侯骨肉積怨三軍諸侯?」

文學:「孔子曾子不臣是以孔子沐浴告之哀公陳文:『君子可貴不可使。』外飾其實不容君子春秋不以有所天下信士諸侯地大驕奢會稽東海所以輕重萬世忠於諸侯人臣之所以。」


第九

大夫:「雲夢鉅野霸王不禁腸胃足以使足以是以齊國公室不可山川非獨雲夢煮鹽勢必幽谷人民奸猾交通之際大農咸陽:『自給縣官煮鹽。』由此有司。」

文學:「有司自利三業貴人公法私利非特國家海內非特威重輿服王公宮室制度隔絕足以遊觀足以釣魚鼎力鬥雞中山婦女婢妾子孫田獵出入是以百姓冰釋懈怠何者上升不息百姓所以歸本。」

大夫:「尊者祿文王子孫周公尊者:『千里。』盛德四海妻子孟子:『使然。』子孫是以千金不亦!」

文學:「布衣天下不得其所平治水土教民稼穡天下如此食祿妻子而已萬人失職不治公卿君子祿食祿不專之所以所以文王而後子孫天下不以周公功成而後受封天下不以不然親戚朋黨周公管仲疾步。」


第十

大夫:「不知負載當局天下諸侯並臻中外未然是以夙夜思念國家忘食計數萬事不足大道文學御史案事賢才不乏賢良文學六十六藝開光發蒙不合世務不足賢士尚書九卿所聞選舉擢升絕倫縣官立功。」

文學:「規矩鑿枘調師曠五音六律商調當世工匠不能調鑿枘規矩不能聲音是以鑿枘不合聲音不和規矩因循是以丞相醇酒大夫閉口不言不可以不可以春秋:『可以察察察察可以匹夫。』禮義不行公卿尚書:『俊乂百工。』言官其事大夫公卿總要而已能者責成桓公管仲君子周公謙卑天下是以滿孔子爵位布衣才士七十有餘諸侯三公天下公卿之上爵祿不能未有進賢桓公管仲天子匹夫可謂諸侯匹夫可謂是以賢者當世在位之下鹿自高不問祿!」

大夫賢良長嘆

御史:「太公天下管仲桓公諸侯賢者公孫丞相春秋先帝三公萬里天下準繩不重先天無益博士承明元元流俗賢良方正文學超遷官爵大夫文王然而功業龍蛇鹿。」

文學:「不同日月公孫弘人主四夷將帥食邑是以由此其後干戈不休軍旅相望甲士縣官不足磻溪熊羆漕運東郭咸陽除罪公用上下百姓不堪王溫舒仁義合取公孫弘?」


第十一

御史:「文學仲尼以為自古孔子修道之間教化之上弟子不為當世不為魯國齊宣王孟軻淳于髡大夫祿任職國事先生有餘非一公孫弘臨淄不能王建不能儒者安國尊君未始有效。」

文學:「鞭策不能調不能萬民孔子:「不出!」良馬德仁進士國家富強敵國二世十二西三晉國賓諸侯不休百姓不堪不從分散慎到諸侯合謀王建反間諸侯亡國不亦?」

御史:「伊尹百里信然霸王如此不從不行王道不用強國儒術世主不用變化始終千里不必成功不必文辭孟軻守舊不知世務孔子不能今晚以為不行以來有餘獨有不能不能聖人同歸強國變化歸於仁義貶損行權君子守一尾生晉文諸侯不足道管仲恥辱存亡不足。」

文學:「伊尹百里明君霸主孔子:『不正不順不順不成。』如何霸王君子造次於是顛沛於是孟子:『不易成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