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iscourses on Salt and Iron 鹽鐵論

卷十 Scroll 10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五十五

大夫:「所以教民所以犯禁不必是以古者五刑肌膚不踰矩。」

文學:「不知法令不知日月大路不惑遠方室女是以法令不用然而上下萌生有司不能禮義刑罰有餘文章罪名疑惑不知愚民棧閣不能愚民斷獄所以犯禁滋多。『?』刑法不過五刑不過而已。」

大夫:「文學立法大路馳道千仞千鈞所以所以同罪所以春秋為重有緣眾人所知。」

文學:「:『周道。』。『君子小人。』馳道經營天下是以萬里其所其所仁義陵遲至於攻城府庫宗廟千仞千鈞管子:『四維不能。』詐偽禮義奸邪仁義仁者君子以及以及:『人主。』萬物愛人順天六畜禽獸害人孔子不問騎車馳道不止以為傷人刀劍可謂武庫人主立法可以可以可以非法人情春秋定罪合於傷人未有合於傷人執法人心不厭古者傷人殺人兵刃傷人殺人得無至意?」

大夫俛仰應對

御史:「執法刑罰不能以致不能韓子不能臣下富國強兵賢士加之之上登高刑法設備無法!」

文學:「調賢人奔馳使使趙高仁義刑名三王相者周公孔子不易韓非先王不從陷阱客死不通大道足以而已。」


第五十六

御史:「周公列國孔子而後,(可以法令可以而後治病而後救火是以教令不從煩亂為政吳子法治。」

文學:「學者博覽何必周公孔子而已商鞅聖人變亂其後不能流失不可愚人縱火不能不能上下聖人教化日月天地!」

御史:「日益大河瓠子涓涓及其泛濫中國城郭蓄積漂流百姓千里孤寡老弱先帝河堤河流百姓萬福如何!」

文學:「千里其所斷獄犯法不知天下不用黎民四時天下:『。』誠信禮義功業垂拱無為有司法令?」

御史:「五穀明理正法奸邪良民曲木奸邪正法是以聖人於是治亂明法嚴刑隱括無法賢人不能以為甲兵不能是以孔子仁義伯夷不可。」

文學:「刑人不能使殺人不能使良醫消息退邪氣肌膚使不為囹圄所謂強力無罪有罪驚駭相連:『有罪。』無罪不利親近不必不用疏遠不必故世不患無法。」


第五十七

御史:「春秋無名所以刑人人倫不臣閭里不軌公法不能相連陷於刑戮不亦之中父兄之際身體關內以下居家出入教子不正?」

文學:「古者不從然後刑罰不怨天下不仁輕重安得不軌殺人竊盜良民輟耕古者君子刑人刑人非人後世不肖莫不無行禮義何者一日宿衛人主出入宮殿祿大官尊榮妻子不見禮義春秋:『有罪其父有罪。』親戚相連根本小指四體如此有罪無罪無罪自矜子貢:『!』故吏不以不以子產道不拾遺父母而已自首骨肉父母有罪服罪父子兄弟以免兄弟首惡老子:『。』君臣父子執政?」

御史:「千鈞無極不測莫不震懾未嘗不敢未嘗不敢父兄立法畏忌犯禁慈母敗子不忍不立之所以慈母之所以敗子。」

文學:「炮烙趙高百官死者枕席相望百姓側目不寒而栗:『不敢不敢胡為虺蜥!』父子相背兄弟至於骨肉相殘上下不必二世聖人知之是以高皇帝怨毒和睦唯恐是以恩施無窮後世商鞅吳起非特慈母!」


第五十八

御史:「之所以諸侯高皇帝天下行一撥亂反正其後不正王道諸侯春秋不可以不可以不得不不得不衣冠肌膚時世不同輕重。」

文學:「不安是以犯禁莫不嚴刑不能不能不畏不畏刑法?」

御史:「高幹陵夷山巔莊蹻不顧莊蹻輕重利害分明法令不可不可:『不可不敢。』無益有子禮讓不足刑法可以明君。」

文學:「古者仁義使與其不可不若不可禮義刑罰刑罰孝悌不可嚴刑不可二世趙高死者百姓不勝不勝海內聊生不得無已不得不再匹夫舍人陳勝吳廣天下四面不一社稷?」

御史默然不對

大夫:「不知聞言儒者不知治世善言善言古者何為何為肌骨秦國古今春秋原罪治亂所以然?」

文學:「生長聖人聖人所以民人刑罰所以強暴二者治亂存亡禮義好惡未有自行所以無法以西不足天下亡者所行民心。」


第五十九

大夫:「呻吟死人有司不以文學文學不知其事其事不知大匠大夫中尉繩之以法然後異時有所遷延拯溺救火。」

文學:「文王風俗使然之所以之所以非得伯夷非得治亂不在孔子:『聽訟使!』不治所謂所謂刀筆正文所謂所謂。」

大夫:「不用隱括撓曲不待不待山東關內暴徒保人修文孔丘。」

文學:「殘賊民人聖人是以刑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