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Northern Qi 《北齊書》

卷十二 補列傳第四  文宣四王 孝昭六王 武成十二王 後主五男 Volume 12 Biographies 4: Four Princes of Wenxuan; Six Princes of Xiaozhao; Twelve Princes of Wucheng; Five Princes of Houzhu

文宣四王
太原紹德 范陽 西 隴西

文宣后生廢帝太原紹德范陽西隴西

太原紹德文宣第二三司紹德:「!」豫園武平元年范陽王子太原

范陽文宣第三廣陽范陽內參打殺博士二百一百後主尚書定州刺史周武帝輔相朔州重鎮勇士長史司馬輔相任城便輔相及其以北二百八十輔相刺史欲取新興刺史陸瓊攻陷宇文明達大敗:「而已不能。」突厥三千:「任意。」於是突厥可汗文宣英雄天子見愛尊號皇帝武平元年天水范陽周武帝雲陽北伐以為范陽宇文幽州出兵乘虛薊城天子旌旗昭王部分大將軍宇文四千幽州范陽突厥使不忍使渤海突厥:「夷狄。」

西文宣第四三司

隴西文宣第五長樂粗暴走入閉門未及理事飲酒一舉以此


樂陵百年 平王 城陽   汝南

后生樂陵百年襄城襄城景王汝南平王城陽

樂陵百年第二晉陽建中太子太后皇太子遺詔位於手書:「百年無罪可以處置前人。」大寧樂陵五月橫貫百年百年百年作數發怒使百年百年不免使百年相似左右捶擊令人百年遍地氣息:「。」池水哀號不肯不可十四其父後主二十七內參百年太子太原紹德成王白澤樂陵入關

汝南武平封王入關大將軍太子開皇刺史

平王城陽汝南受封三司後事

十二
南陽  琅邪  齊安  北平王 

高平 淮南 西 樂平

潁川 安陽 丹陽 東海

十三皇后後主琅邪夫人南陽後宮齊安北平王高平淮南西樂平潁川安樂丹陽東海

南陽成長五月辰時午時後主夫人第二後漢南陽漢陽

留守晉陽波斯狼藉在地司徒冀州刺史使左轉定州樓上遊獵無度恣情強暴文宣為人婦人走避波斯婦人號哭使後主:「極樂。」後主曉得使宛轉:「如此樂事何不。」後主大將軍朝夕刺史親信誣告:「國法不可。」後主不忍使佛寺四百顏色五月兄弟家家乳母姊姊妹妹周武帝永平

琅邪第三東平京畿大都領軍大將軍御史司徒尚書大將軍尚書司馬舊制清道皇太子王公使依舊京畿步騎領軍官屬威儀司徒鹵簿莫不畢備在華林園東門不得應聲驚人大笑以為傳語良久京邑含光殿半路晉陽:「第三不覺。」之下不問後主南宮:「!」後主新奇工匠獲罪太上以為不足使:「左右?」:「有所。」以後

琅邪提婆不平:「早晚。」人相:「琅邪眼光向者不覺天子前奏不然。」

武平一朝太后四月太保京畿以北武庫然後兵權御史王子左右:「殿下百姓。」:「開罪。」廢帝贊成其事開罪文書後主領軍:「。」:「琅邪何須重奏。」五十神獸門外御史使

本意:「既然不可中止。」京畿軍士三千千秋使八十使:「至尊家家使兵馬矯詔姊姊來迎。」姊姊使:「提婆母子殿下。」廣寧西其事:「何不?」:「。」:「八十?」後主太后:「有緣家家。」大笑:「凡人。」後主宿步騎四百:「小兒交手見大』,至尊千秋琅邪。」以為後主步道使:「大家。」:「天子。」以前:「琅邪年少滿舉措長大。」良久收伏王子顯貴而後支解文武子弟人心不安春秋於是獲罪佛塔:「浮圖失主。」第二回旋

太后:「人稱琅邪聰明當今非人以來恐懼。」未決輿周公晉陽使大將軍:「事先不能。」豫州刺史九月下旬太后:「明旦。」:「何不?」反接:「家家!」至大滿面十四室內使太后便殿明年三月西太后數月平陽

帝后

齊安第四長者三司定州刺史

北平王第五寬恕:「。」京畿大都尚書尚書積年後主長大承旨留後

高平第六舉止軒昂精神定州刺史

淮南第七西支持樂平潁川安樂從小丹陽東海琅邪死後武平末年供給儉薄而已後主窮蹙光州青州冀州膠州濟州刺史後主長安開皇祭禮未幾

後主穆皇后幼主東平太后琅邪夭折周武帝任城大小三十長安封爵其後西

諸子風骨文雅武藝姿咸陽使未可以至匿跡平陽忠勇臨難德昌大舉淪亡歸命廣寧後宮後主心識平原存亡安可同年殘忍人倫太原欲求後嗣百年濟南濫觴前人琅邪師傅淫亂一朝朝野於是


全文中華書局一九七二年十一月第一北齊書


Chinese text: This work was published before January 1, 1923, and is in the
public domain worldwide because the author died at least 100 years ago.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