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Northern Qi 北齊書

卷三七 補列傳第二九 魏收 Volume 37 Biographies 29: Wei Sho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魏收
魏收鉅鹿曲陽曾祖父子定州刺史十五屬文騎射武藝滎陽調:「多少?」折節讀書樹陰諷誦積年銳減精力不輟

太學博士河陰吏部尚書才學司徒記室參軍永安主客郎中近侍封禪》,收下便不立稿無幾黃門侍立白帝:「。」侍郎起居注修國史中書侍郎二十六

本職稱旨黃門神武入朝詣門孝文」,率直告之時節宣言普泰出入一日然則父老彈劾尚書中尉因此還鄉扶侍大發士卒天寒朝野非禮不能二十七終歸雅正:「不遇老夫。」

神武天柱大將軍相國以前不安求解久之廣平從事不敢以致舍人河間三才猜忌神武間隙:「晉陽。」神武西入關

散騎常侍使風流辭藻及其群臣南北使命人才鄰國至此:「中興未知後來何如?」部下遍行梁朝獲罪人稱在途》,使尚書僕射不能御史中尉禁止久之

司馬晉陽以為中外府主簿乖忤加以不得司馬奉使收假其餘戲言神武:「魏收天子國大大王借以顏色。」由此

才學著名大司農:「便。」:「便是。」尚書愚癡有名高價商賈不遜如此

文才不遂修國史:「國史公家父子霸王功業不可。」散騎常侍修國史武定正常中書侍郎修史何故名人對曰:「議郎答問禮俗:「正月一日為人。」和好:「境內寧靜安和。」使自稱」,:「境內萬國安和。」以為神武入朝相國呈上神武:「。」神武西門豹司馬:「魏收史官吾等善惡北伐史官飲食司馬僕射?」大笑:「元康目下以為勤勞後世不知。」著作

洛京輕薄尤甚魏收蛺蝶。」東山給事黃門侍郎:「魏收。」往復:「。」從容:「有餘不動翩翩。」翩翩蛺蝶先知大笑:「指斥。」應聲:「魏收:『打從六百。』遠近所知妄語。」:「。」申雪不復抗拒終身

晉陽五十不日梁朝初夜執筆三更便賦詩:「建鄴折簡長安。」:「在朝魏收便是光采文墨通達縱橫使有所至於並不有所不語不盡未及。」主客使鄱陽刺史西刺史:「建鄴。」

文宣晉陽黃門吏部郎中機密秘書監著作定州大中受禪守門元年著作富平縣

祿不知群臣:「直筆東觀魏書》。」使平原總監署名而已:「直筆太武史官。」其後駿編年體宣武孝文起居注》,太和十四崔鴻王遵孝明宗室三十於是常侍司空司馬博士尚書郎斟酌魏書》。定名後事一代史籍一代大典十二九十二列傳一百一三月梁州刺史未成十一月:《天象,《地形,《,《禮樂,《食貨,《刑罰,《,《,《釋老二十合一三十分為十二三十五二十五九十四前後

史官相依並非不堪編緝修史祖宗美言:「小子魏收作色使上天使。」神武太常修國史:「。」北平太守中尉獲罪起居》。:「北平公事。」:「敬重。」出自:「。」

不平文宣尚書省家子前後投訴有餘家世職位」,不見記錄」,」。隨狀范陽:「史書」。性急不勝大怒親自:「功業顯著名聞天下不立功曹事跡。」:「名義可嘉所以。」:「好人?」:「有道。」:「司空才士為人稱揚為人作文豈能?」而已太原獲罪以致盧思道抵罪沸騰施行家事於是」,相次僕射僕射人勢朝野抑塞文宣尚書:「魏收魏書可謂博物大功。」:「萬古論及枝葉體例不同。」:「中原喪亂人士譜牒是以支流以免。」

太子國史參議文宣:「。」殿》,壯麗作者:「惡人。」東山宣揚威德譬喻關西俄頃太子太常孫女夫家左右夫人身後不平追憶文宣:「太子常山。」:「古人太子根本不可動搖至尊言傳常山臣下便魏收師傅正當國家不安。」自此便侍從皇太子有司酣飲:「?」:「東宮不須。」大笑收手:「。」石榴:「石榴新婚子孫。」大喜將來」,十年三司宴席以為命中一代

晉陽中山太守參議吉凶侍中太常文宣廟號孝昭居中不出建元侍中光祿大夫使親密孝昭晉陽收留所為不平太子舍人:「使作文。」為著代收司空主簿:「著作文史。」王肅杜預司馬鄭玄五代孝昭太子侍中

更加奉詔頗有改正以為外人無由於是一本一本任人

大寧元年僕射武成酣飲終日侍中凡庸不堪尚書長於虛心倚仗不能華林山水如此

後進任用獨步一時議論朋黨:「江南任昉文體魏收模擬偷竊。」:「沈約作賊任昉。」重名各有所好武平黃門顏之推僕射答曰:「優劣。」所長:「大才章表碑誌此外兒戲。」武定國家大事詔命軍國使催促收筆宿參議典禮

增年除名使門客崑崙美玉黃門:「我家前者斟酌如此豈可十月。」元年光祿大夫刺史

少年》,

管子:「重者莫如莫如莫如重任畏途遠期君子。」為重呂梁能行原作然而任重神理人事嗚呼之間死生嗜欲名利不期珠玉俱致於是乎危亡然則大賢濟世子女律呂之前山河志業金石人世鼓動流俗溪壑不清不端寒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