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Northern Qi 北齊書

卷四一 列傳第三三  暴顯 皮景和 鮮于世榮 綦連猛 元景安 獨孤永業 傅伏 高保寧 Volume 41 Biographies 33: Bao Xian; Pi Jinghe; Xianyu Shirong; Qilian Meng; Yuan Jing'an; Dugu Yongye; Fu Fu; Gao Baoni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永業
太守朔州刺史刺史將軍樂安幼時沙門:「人臣。」

軍旅善於騎射魏孝莊帝出獵一日之中禽獸七十三孝昌羽林中興元年將軍晉州車騎長史高祖中堅將軍侍郎大都將軍光祿大夫屯留縣開國天平渤海郡守元年大中將軍將軍徐州刺史當州大都高祖西邙山高祖橋鎮武定將軍廣州刺史河南左右二十突出歸國慕容士馬渦陽武定世宗平王潁川潁州刺史鄭州刺史將軍食邑一千三百元年大將軍刺史如故清河鄭州大理禁止處斷合肥慕容等同徐州刺史秦州刺史三司漢水攻下西楚州刺史法光于時慕容水軍大都三司五百十年幽州范陽明元車騎大將軍建元樂安開國趙州刺史元年洛州刺史朔州刺史滿元年大將軍六十六

下邳淮南參軍正光使廣寧石門縣

善騎射親信高祖親信都督武定步落稽世宗伏兵深入百餘便莫不高祖野豕獲之都督通州刺史永寧縣開國庫莫奚左右大都黃龍契丹稽胡茹茹菴羅茹茹餘燼戰功十年安樂明元將軍給事黃門侍郎肅宗丞相從事大寧元年三司散騎常侍大將軍梁州刺史突厥晉陽退左右大將軍尚書元年殿尚書侍中

武職之中長吏均平通好之後往來常令對接使百發百中推重武平詔獄黃門據理由是

領軍廣漢開國西永寧開國領軍將軍從軍宜陽封開開國西內外惶惑所為後主千秋自號尚書僕射趙州刺史河南尚書僕射洛州刺史

明徹淮南領軍大將軍高陽土人作亂和平陽平佛道米面地藏愚人以為神力之間渡河自號長樂西兗州兗州數百擊破斬首生擒京師明徹壽陽怯懦不敢使壽陽狼狽器械大致遺失摩訶步騎淮北摩訶退明徹傾覆全軍由是尚書西開國二十西兗州守節武平五十五侍中使持節都督諸軍太尉尚書定州刺史

長子有風武平三司將軍子弟之中大夫開皇刺史

宿武平太子開皇舍人慟哭不能致死

漁陽鎮將武平三司祠部尚書朔州刺史興和高祖親信都督西將軍賜爵石門縣顯祖茹茹稽胡持節河州刺史朝歌肅宗丞相參軍建中三司將軍鄭州刺史武平平信領軍將軍上黨郡後主晉陽尚書僕射北平王留後吏部尚書尚書省舉人乘馬雲龍門外北門後主平陽領軍將軍領軍大將軍太子太傅西文藝徵稅過度發言嘆惜武平三司

其先避亂祁連山太守

少有志氣便弓馬永安親信洛陽出奔都督普泰元年將軍大夫父母兄弟山東高祖:「父兄山東不信今夜走去。」以素不從:「?」不從:「不從。」五十復歸高祖高祖問曰:「中路?」服事不可貳心高祖:「服事人法如此。」都督

步落稽釜山使元年高祖河陽周文邙山將軍大夫中外都督邙山廣興開國

使武藝相角世宗左右過度

撫軍將軍石城縣開國食肆元年都督秦州刺史雍州京兆開國顯祖契丹戶口北征茹茹深入覘候白道相會因此追躡三百將軍三司大將軍明初加車大將軍建元石城開國左右大將軍肅宗牛羊三萬突厥晉陽猛將三百遠近十五前鋒退避中有驍將超出挺身與其相對俯仰之間落馬武安開國大將軍元年大將軍世祖左右內外機要領軍領軍將軍義寧開國尚書僕射如故尚書領軍大將軍山陽

死後朝政武將之中可采機事光州刺史有人知情簿家口淮陰詣闕膠州刺史後主平陽大將軍

昭成五世高祖將軍孝莊賜爵代郡將軍太中大夫左丞持節招納四千啟封三百持節幽州刺史撫軍將軍天平高祖以為左丞潁州刺史揚州刺史大司農光祿大夫大寧金紫光祿大夫

騎射善於大將軍參軍寧遠將軍丞相參軍高祖洛陽領軍京畿都督代郡將軍太中大夫武帝西天平大軍西臨陣高祖都督興和親信都督邙山力戰賜爵西華縣代郡如故世宗入朝隨從江南朝貢馳騁使騎射世宗將士開國三百安西將軍通州刺史西將軍轉子六百如故西將軍開國定襄縣賜姓庫莫奚左右大都如故契丹黃龍北平太守茹茹大將軍左右大將軍尚書

長城突厥強盛諸軍所部軍人財物顯祖遣使同行狼藉纖毫有司聚斂

尚書三司高平三司明元尚書加車大將軍建元侍中慰勞風俗

肅宗群臣西文武二百四十中的良馬金玉射中最後整容滿正中雜物

大寧元年將軍大將軍尚書僕射尋出徐州刺史豫州道行僕射豫州刺史三司武平尚書刺史如故鄰接邊鄙人物武平數萬領軍大將軍大將軍大義開國稽胡武平三司將軍丹陽太守

帝室親近誅戮:「大丈夫寧可不能!」以此顯祖家屬彭城由是賜姓聽從

種子姿永安羽林河內賜爵永安濮陽郡守彭城參軍鎮定定州司馬相應:「爾時衣袖妄言』」。語者數人遠方徐州刺史

永業中山永業軍士之中有才幹便弓馬定州都督宿衛晉陽或稱世宗中外參軍舍人豫州司馬永業歌舞甚為顯祖所知

明初河陽右丞洛州刺史左丞刺史如故散騎常侍宜陽築城斷糧永業威信尚書洛州永業刺史不能人為土山地攻戰大軍退永業河南善於招撫歸降其二人為爪牙先鋒三司賞賜鯁直權勢朝廷清末太仆乞伏於是四境河洛人騷動

武平永業以為道行僕射幽州刺史領軍將軍永業朝廷不安永業河陽道行僕射洛州刺史周武帝永業出兵問曰:「達官行動?」:「至尊自來主人何不看客。」永業:「是故不出。」通夜馬槽以為大軍將至解圍永業臨川甲士三萬晉州出兵永業常山使須達永業大象行軍

太安刺史從戎戰功大都河陰南城不下救兵乞伏:「追擊。」

武平雍州刺史晉州不從後主晉州僕射伏擊與其:「便宜。」大將軍武鄉開國馬瑙不受:「不能不能盡孝號令天下。」

晉州百餘臨汾水相至尊何處:「捉獲入關。」仰天大哭聽事北面哀號良久然後:「何不?」伏流對曰:「三世齊家衣食如此革命不能見天。」:「齊國。」:「所以。」宿衛:「高官心動努力富貴。」河陰官職:「永昌開國。」後主:「教習兵馬決意河陰不可是以退當時。」金酒以為刺史

晉州罕有成仁兗州自縊

侍中本字十四便好讀書伺隙便周章氣喘之外不暇古人節義未嘗感激沈吟顏之推開獎後主青州西動靜何在紿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