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Northern Dynasties 《北史》

卷六  齊本紀上第六: 高祖神武帝 世宗文襄帝 Volume 6 Northern Qi Annals 1: Emperor Gaozu Shenwu, Emperor Shizong Wenxiang

高祖神武 世宗
高祖神武皇帝勃海世祖太守慶生三世慕容氏慕容率眾將軍第三御史家業住居白道紫氣鄰人以為:「?」自若神武婿神武北邊鮮卑大度豪俠精光有人皇后隊主遼西神武:「徒然。」便子孫追贈司空神武隊主使建興雷聲半日行道往來風塵使洛陽使神武神武以為神武四十

洛陽答曰:「洛陽宿羽林相率領軍朝廷不問可知財物?」澄清天下省事司馬中山奔走

神武沃野中有茅屋神武神武目盲其二:「大家待客神武:「不善。」出行無人非人益加

孝昌元年神武同志行事永熙抱負神武求救以免

神武憔悴神武神武羈絆:「惡人如此。」神武左右時事神武:「公有十二?」

:「。」神武:「今天太后淫亂不行

奮發霸業。」日中夜半參軍揚州蒼鷹主人動地蒼鷹蒼鷹青衣:「?」不見以為驚異蒼鷹神武義子文宣神武親信魏明帝靈太后使神武前鋒上黨明帝篡位神武不成孝莊帝神武別稱濟南第三酋長左右:「一日無我?」:「三千代我。」:「穿。」神武晉州刺史於是聚斂要人無故神武孝莊

晉陽神武神武使長史不可神武:「犯上不能。」

莊帝以北神武大驚使孝莊所在不宜天子海內長廣建明神武平陽晉陽神武神武神武逗留不得敗走孝莊其後日盛神武神武神武兄弟時世天下流入二十聊生大小二十六不止神武神武:「不可使。」:「可行?」神武神武其一:「生平天柱處分鷹犬今日天下安置。」

神武神武宣言:「。」陽曲部分自稱左右殺人親信兵士神武於是莫不

使國土山東溫飽處分長史慕容:「不可四方大兵不可。」:「香火?」:「兄弟香火!」左右神武神武神武神武晉陽公主洛陽三百

:「掌握。」於是神武襄垣神武:「所以公主非有山東公主自來渡河便。」自陳神武使神武神武大哭:「天柱大家千萬旁人大家?」兄弟留宿壯士神武:「不可英雄不如

不足。」神武神武上馬晉陽心腹神武於是

真君學者上黨天子壺關大王武帝於是南巡當之上黨人居晉陽上黨神武大王約束纖毫侵犯神武遠近整肅歸心前行刺史軍營神武

魏晉元年二月神武高幹開門冀州神武三月神武勃海使神武四月癸巳東道大行第一酋長蒼鷹太原神武以為以為刺史神武山東百姓歸心胡為征兵步落稽萬人如此神武哭聲動地神武:「同一徵召西國人奈何?」:「唯有!」神武:「為主。」神武神武:「鄉里不見百萬刑法為主不得不得生死不能取笑天下。」死生神武:「不得已明日。」

:「千載一時天幸。」神武:「討賊大順大業

。」六月庚子建義尚未高幹神武:「今日!」刺史罪狀八月攻陷以為朝廷隔絕天子眾望十月壬寅章武勃海太守皇帝年號中興廢帝晉陽神武神武十一月刺史城固神武地道往往一時陷入湯陰神武

永熙元年正月壬午廢帝神武丞相國大將軍太師

青州建義大都大都遣使歸附

三月長安洛陽二十大行總督神武不滿二千步兵三萬不敵於是將士四面神武神武:「王室?」:「永安天柱報仇。」神武:「昔日天柱今日。」大敗慕容:「不用以此。」聚散成軍西

高昂不見:「!」滿椿普泰元年十月熒惑太白神武四月椿洛陽洛陽梁州朝廷之前章武大將軍導向受命回視無聲軍人士馬神武洛陽中興即位神武丞相天柱大將軍太師世襲定州刺史十五萬戶神武天柱五萬

壬辰七月壬寅神武北伐椿往事京師神武以為歸天京師晉陽神武晉陽丞相定居出入神武聲討神武歲首宴會一日夜行三百神武大軍

正月軍人自縊神武親臨慕容妻子神武

神武部下滑臺歸命神武反覆椿南陽將軍祿神武舍人神武不敬

孝明謠言:「打鐵家世」。好事拓拔衰敗。」

司空高幹神武神武徐州刺史長樂太守蒼鷹其弟壯士神武:「天子司空。」使家屬光州部下使:「公家兄弟相反。」鹿勃海使者於是神武正光以前多事神武遣使便是以神武大行隨機處分神武以為無益神武撫慰感恩河西神武長史

天平元年正月壬辰神武西利於河西部落河東二月浮屠海上以為天意:「東海勃海。」既有喪妻

椿椿御史舍人祿攘臂:「家兒正如。」領軍晉陽於是椿領軍河南關西刺史華山徐州神武使管龠刺史濟州刺史神武同義使御史中尉濟州五月河南宿六月丁巳密詔神武:「宇文非分非常經略匆匆群臣可否南伐內外戒嚴吳楚。」神武神武部署神武:「荊州關隴兵馬三萬河東刺史刺史刺史大將軍

領軍將軍刺史刺史刺史五萬荊州冀州刺史冀州刺史濟州刺史山東五萬處分。」知覺出神神武諸軍神武:「陛下一旦猖狂

陛下使身受子孫陛下使干戈不動一二。」

辛未文武神武使舍人逡巡

胡床作色心血彼此共相不良倉卒致使御史中尉

反覆未解武略天子所謂父母使子孫皇天后土宇文聲援宇文今日使者所為開拓邊境國立何以東南度外今天戶口減半

暗昧姓名:「欲取懦弱為主使不可十五。」如此議論去歲背叛今年逃走無愧何不西洛陽臨江在此百萬

百姓無知為他假令齏粉遺恨一朝便是有所君臣一體符契今日古語:「。」親王兄弟所以不覺

神武京師以為洛陽喪亂山河土地褊狹不如遷都:「高祖定鼎經營制度世宗社稷太和舊事。」神武奉詔建興河東濟州和糴神武:「人情杜絕唯有河東建興濟州使家業結舌疑悔不生太原垂拱渡河干戈問鼎輕重不能社稷宗廟

在於。」

尚書僕射河北神武文武去留罪狀神武北伐經營神武勒馬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