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Northern Dynasties 《北史》

卷十八  列傳第六: 景穆十二王下 Volume 18 Biographies 6: Jingmu's Twelve Sons 2

景穆十二
列傳第六景穆十二

任城和平聰慧景穆號哭不絕太武:「成人!」獻文中外諸軍中都聽訟獻文禪位京兆王子王公:「父子相傳。」太尉以為不可任城東陽西元:「皇太子陛下宗廟?」:「正統何不?」於是孝文

蠕蠕中軍大都獻文:「夷狄不見在前。」敕勒首領於是相率討平徐州刺史求解獻文不許性善百姓

冀州刺史於是孝文宣告天下使長安大將雍州刺史自修留心豪強止息太和諸子陪葬金陵

長子好學鬢髮舉止言辭清辯康王居喪北大將軍反叛南大將軍梁州刺史文明太后引見:「宗室領袖。」誘導西南徐州刺史京師引見孝文:「子產賢士得失?」:「鄭國人情示威。」:「任城子產改朝任城萬世。」尚書來朝音韻風儀秀逸主客:「任城著稱任城。」

玄孫家人:「行禮宗室賦詩。」七言孝文往復

太常南伐》。:「《君臣陛下天下今日不得革命未可。」厲聲:「大人!」車駕便未及:「向者》,忿眾人大計文武。」:「國家平城富有四海興文大舉光宅中原任城以為何如?」贊成其事:「任城便是子房。」大將軍太子尚書僕射車駕洛陽遷都可否:「》,所謂。」莫不驚駭援引車駕滑台:「若非任城事業不得。」鄴宮吏部尚書

車駕以下冗散三等優劣能否洛京僕射

龍舟:「昨夜老公奉迎。」:「陛下殷墟洛陽。」:「既有任城。」於是遣使弔祭

齊明帝自立雍州刺史襄陽車駕咸陽彭城司徒司空:「眾人意見不等共相任城長者。」於是往復

車駕引見王公:「王公宴樂。」:「曲水萬物。」:「嘉魚。」:「所謂'。'」:「'。'」殿:「。」:「夫子不可茅茨。」:「西唐堯無愧。」:「唐堯?」:「光景同宗。」黃門侍郎賦詩公卿辭退萬歲:「致辭萬壽南山。」:「辭退宗族宗室。」後坐公事吏部尚書

刺史謀反使左右雁門御史罪人鹿安樂百餘:「任城可謂社稷?」咸陽:「汝等不能。」車駕平城引見人稱莫不左右:「今日。」尚書

車駕南伐僕射公卿:「婦人尚書?」:「。」:「任城一言可以史官。」:「舉人婦女任城天下而已?」:「而已。」:「如此便任城?」尚書僕射南伐孝文

宣武尚書王肅齊國叛逆禁止咸陽北海宰輔揚州刺史孫叔敖修復四門

南伐揚州刺史東城江州刺史總督節度於是分部大眾絡繹相接所在詔書壽春狼狽四千不許三階

北大將軍定州刺史百姓調前後未能蠲除賞罰公園百姓居喪當世太子太保

當朝猜忌終日宣武時事倉卒明帝朝野不安所屬領軍尚書於是司空尚書

訓詁太后勸誡度量衡公私不同宜興學校宜興所知調之外煩人任人不過賞罰逃亡來年若非任聽逃走近親工商調使不得不滿羽林武賁番兵靈太后

中郎將不足京師滎陽西河內強兵如此固本強幹靈太后不同求解不許

以北選舉山陵危迫重鎮警備至於舊都所在叛亂山陵

:「都城軍旅州郡以上以下二百修造。」太傅清河其事不行

:「高陽王臣前門敬賢公事理實死罪都市疑似情理不宜九流便人命往年至於朝野驚愕廷尉推究。」回避授受西

嚈噠波斯公使駿馬:「君子。」

御史中尉東平景明元年以來內外簿吏部殿靈太后以為御史風聞至於其一簿虛實不同然後不服如此聖朝。」靈太后司徒尚書

神龜元年貂蟬:「高祖世宗金蟬鬢髮江南尚書衰亂婦人男子以降劉裕所以篡逆舉措風化。」

太后京師太上公等佛寺不少佛圖一切施物百姓土木金銀百官祿庫藏左右得失答禮大小盡心便於諫諍殷勤內外

使中外諸軍太傅太尉加以司馬齊王故事文宣王靈太后郊外輿哀慟左右百官莫不欷歔當時以為哀榮第四

繼室專權不得莊帝河陰遇害三司青州刺史

樂安王羲之小學晝夜通徹:「十五白首耳目江夏不得。」:「藍田。」十六春秋》,讀書飲酒長吟宣武》,起家給事權重天下人士年少:「」。不肯:「任城可是?」抗禮王公莫不:「豪氣其父!」大怒太常去職哭泣自負二十五便白髮世人以為所致

給事黃門侍郎領軍威勢莫不而已:「不見?」正色:「天子春秋叔父以至報國如何!」至於得失刺史:「北鎮紛紜請假。」心疑:「朝廷非我。」:「叔父殺生復有朝廷?」忿刺史自負不得縱酒政事領軍給事黃門侍郎親友:「。」殿尚書中山靈太后西太后:「看中山家非唯宗親行路一家莫不。」太后:「陛下奈何使天下?」太后默然

德興使尚書大敗:「無罪!」太后:「?」:「?」

靈太后妝飾出遊:「婦人自稱陛下天下不惑何以後世?」靈太后:「千里!」:「陛下盛服天下之一!」

城陽廣陽嫌隙定州吏部尚書領軍詔書優美左右靈太后將軍太常西靈太后:「魏國死亡。」:「刀筆小人几案!」靈太后任城二千五百東阿縣蒼蠅》。在家杜絕

吏部尚書僕射城陽同日舍人車門:「。」:「門子幸臣僕射以此。」震動安然自得:「曾經先王。」交流不能

三公尚書高陽以為廷尉大怒尚書攘袂:「天子天子天子天子四海之內!」:「高祖中土九流官方清濁萬古小人合為廷尉清官殿下遵旨?」:「丞相尚書如何不得?」:「不理有別殿下參選。」厲聲:「殿下如是。」:「可以小人便忿恨。」入室僕射

莊帝百官河陰諫諍:「僕射。」衣冠遂便出走而已莊帝黃門侍郎京邑悲慟莊帝莊帝:「宗室喪亡非一不可僕射清苦不得。」尚書司徒

西北東南日月天地便日出西南明淨長樂莊帝閶闔門太極殿萬歲百官朝服西槐樹衣冠:「昨夜。」:「北方京師百官以此京邑以為髑髏前途雖然彭城文德天下天子積德必然不久所以出自西南不過不見槐樹冠冕三公。」二十

長子十七潛伏積年然後詣闕請罪朝廷不問司徒天平尚書僕射

入關尚書僕射華山

孝文步兵校尉司馬安定王未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