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Northern Dynasties 《北史》

卷十九  列傳第七: 文成五王 獻文六王 孝文六王 Volume 19 Biographies 7: Wen Cheng's Five Sons, Xianwen's Six Sons, Xiaowen's Six Sons

文成 獻文 孝文
列傳第七

文成獻文孝文

文成皇帝皇后獻文皇帝夫人安樂厲王長樂夫人莊王沮渠夫人夫人河間孝王夫人匡王夫人哀王安平

安樂長樂封建安樂長樂凝重獻文承明元年太尉定州刺史衣冠奉法百姓詣闕孝文三十京師賜死宣武涼州刺史定州刺史京兆朝廷遣使動靜狀告四面尚書僕射

字長刺史大都尚書僕射道行尚書見天多事謀反合圍斬首莊帝司空

無行孝武帝潁川郡入關大統長安尚書太尉

中都太和

十九:「大臣三公古典降伏令親大功小功之一大功親臨之後無疑如何?」黃門侍郎大夫中書侍郎:「自古陛下以為大功聖旨。」:「親臨至於東堂司馬安定王之後東堂今日?」:「東堂陛下躬親群臣以為不宜。」:「司馬東堂既是。」入室哀慟

:「王妃?」:「不得婦人不得彼此去留任意。」將軍親臨悼王

太和中都沮渠孝文文明太后行家太保孝文零落致敬起居不能公私文明太后家事乃至盜竊求乞不能孝文:「叔父勝任。」靈王宣武

孝文不許宣武從子齊國刺史

河間追封河間京兆康王太安太安王子

孝文宣武定州刺史宣武皇后憑恃內外貪婪靈太后:「定州中山!」明帝獻金孝經》。金寶尚書秦州刺史聚斂百姓中尉彈糾官爵

王猛太和大將刺史太尉

宣武大夫延昌賓客明帝豫州刺史政績給事黃門侍郎鳩集萬有產業中山文學有名風流不及稽古尚書僕射博識多聞金石

法僧東道徐州大都節度諸軍尚書法僧豫章徐州得人懷舊遠近東南宿遷都徐州刺史人物百姓

莊帝司馬江南莊帝太保文宣

讚頌三百五經》、《詩禮》;帝王世紀列仙傳》。河間



獻文皇帝皇后孝文皇帝昭儀咸陽貴人靈王高陽穆王廣陵貴人彭城武宣北海

咸陽太和大將軍中都文明太后皇子忠信師傅孝文:「幼年任重用心未能使。」文明太后使冀州刺史孝文濟陽枉法賜死京師廷尉

王國舍人任城於是潁川太守隴西河南廣陵王參軍平城潁川博士范陽寶女平王廷尉隴西北海吏部郎中

:「冀州三千人稱清明冀州。」:「。」三千二千

孝文引見朝臣正音贊成其事於是:「年三十習性不可三十在朝語音仍舊仍舊之後伊洛之下:'四方即為何必。'死罪。」:「社稷。」:「望見婦女?」:「陛下光化中原處刑。」孝文:「如何退:'退。'!」

太尉司空僕射:「皇極太尉以為。」兄弟次長禮遇後加太尉

宰輔受賄姬妾尚未宣武景明殿:「便別處。」太保太尉

不安與其給事黃門侍郎謀反西不能浮圖便:「天子。」覺悟便臣妾別墅軍人殺害

宿知事將士所在東南左右:「試作。」:「。」有心以為:「。」洛水:「心作太尉。」:「殿下同命。」華林羽林垂死漿左右漿孝文宿:「而已。」

公主一二公主:「財物今日!」賜死諸子資產奴婢其餘內外百官積聚宮人:「可憐咸陽奈何不能洛水湛湛行人得度!」富貴莫不

長子河內太守

詣闕上書不許正光咸陽京兆諸子附屬

申屠容貌可觀咸陽不許刺史

一家獨立姿宗正百官刺史士馬侵擾御史中尉徐州刺史舍人使祿大夫戰備不許洛陽景明寺十五未及富貴嵩山未嘗引領指環朝廷賜死未幾:「。」不絕舍人奉使秦州潼關:「天帝。」昭覺及至

建業使太師司徒尚書江南太子舍人南奔咸陽使未幾



延和之際左右行人道路切責:「東海王禕志性號曰不免。」當時」。人相南奔承襲永安咸陽莊帝從容:「少長。」死後諸子貧乏兄弟彭城收養

朝廷:「不能死亡江湖而已榮華猜忌。」作色

司徒太尉太傅太師尚書宗師祿貪求御史冀州刺史聚斂百姓然後捕魚鷹犬數百不能一日太傅

新豐縣三司侍郎酒醉誹謗妄說

太和河南大將軍孝文篤愛:「司空。」冀州刺史:「刑獄既有邦國!」長史司馬參軍過重尚書:「尚書政理。」車駕中外諸軍鼓吹一部三百出入殿

御史中尉尚書左右悠然以為北海太子及至密使左右無有之一居官靈王陪葬

:「婦人宗正。」母喪御史中尉刺史

暴虐明帝使州界隊主:「所有。」大怒二百四門內外屯門士人四門靈太后遊擊將軍IP開門謝罪大司農幽州刺史靈太后尚書車駕鹵簿御史靈太后不問高陽

平和尚書洛陽莊帝遷都晉陽以為不可:「固執河陰。」:「天下天下何以河陰宗室戚屬位居無益正使今日。」大怒莫不震悚顏色自若宮闕壯麗成行:「壯觀晉陽熟思尚書不可。」是以遷都永安元年尚書僕射年長其父靈王其弟以為世子莊帝司空太保太尉尚書司馬

宗室秦州刺史

無禮大夫平鄉河陰遇害

廣陵王太和聰慧大理京師尚書僕射太子太保尚書孝文安撫廷尉車駕太尉留守友愛不忍雁門如意

十八廷尉不許:「及至內外考察理應同等京官。」:「。」孝文臨朝群臣:「上下二等中等一品所以上下中等大通。」

:「音頻尚書廷尉太保。」尚書:「以來頗懈豈不尚書祿一周。」僕射:「歸一祿一周。」吏部尚書:「叔父神志驕傲可解。」尚書:「不能勤謹夙夜祿大夫尚書祿一周。」尚書:「無憂祿一周。」尚書:「文學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