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Northern Dynasties 北史

卷二十四 列傳第十二: 崔逞 王憲 封懿 Volume 24 Biographies 12: Cui Cheng, Wang Xian, Feng Y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列傳第十二玄孫五世曾孫曾孫回回回族

叔祖清河武城中尉五世曾祖晉中黃門好學文才慕容著作》。黃門侍郎苻堅以為太守清河平原太守以為慕容以為秘書監慕容和龍吏部尚書慕容妻子由是道武禮遇尚書三十六御史

道武中山:「,《其事可取。」侮慢:「使軍人及時自取過時。」:「安可解甲!」中山不加姚興襄陽使常山王遵中原」。道武以為君臣使」。

後晉荊州刺史司馬人為桓玄將來分為長安士人

之內不免使慕容小子以此為

散騎常侍賜爵清河太武冀州刺史:「冀州?」冀州刺史大鴻臚持節奉使太武方士金丹真君太守相次家世公卿不信佛道歸向禮拜形像浩大:「頭顱不淨!」:「可欺!」小名小名太武

交通境外伏誅自逞三世五十餘年一門

司馬才學知名

沙門》、《甲乙》,醫術中山王英不能冀州教門其弟清河勃海文法有名

醫術知名大夫司徒長史

好學泛覽相術司空參軍藥典高陽太守太子武平散騎常侍三司晉陽中書侍郎李德林:「以下文武人相其事不忍富貴他國不在本朝不及。」如此

恭儉自修所得臨終其二子曰:「恭儉輿輿忽而傾覆洩露而已。」長子

藥典

曾祖刺史員外侍郎宗伯追贈清河太守少孤自立秀才京師雅相尚書長子財貨由是孝文給事黃門侍郎公事軍旅手不釋卷禮遇孝文南伐以北海王尚書僕射尚書左丞以北年少便長史給事黃門侍郎定禮:「南部尚書」。:「舊事。」彭城泛舟泗水

宣武祖父勃海太守嚴明政體下車數人莫不山東弟子所在不見使肄業儒者稱為口實吏部郎中散騎常侍選任拔擢廣平交遊司徒長史公平清潔刺史清白德澤殿尚書典故朝廷諸公尚書意處不可尚書僕射

謙退尚書丞相高陽領軍長子志氣尚書僕射僕射以此其外叉子

字長狀貌偉麗善於容止知名宣武太學博士侍郎鄉里豪傑兄弟中立三百以為師友神武以為參軍給事黃門侍郎將軍神武議定廢立太僕賢明社稷作色:「賢明逆胡天子名義?。由是中興平陽建義武城縣

自矜貪污御史還鄉清河太守少年:「作賊太守打殺!」:「何不府君官家作賊一天殿一天殿。」黃門天平徐州刺史廣宗三百清河

寵妾家人號曰威勢恣情不立

常侍求人起居注:「魏收。」:「輕薄。」不孝明代由是徐州刺史鹵簿使人相:「儀衛稽古。」:「徐州建義稽古?」不平宿以此徐州秘書監太常尚書清河中正

文學風貌寡言神武:「應作精神談話:「身長刻畫胸中使不畏!」

自矜終日無言:「驚風白日忽然西山。」無言」。:「天下!」神武:「小兒重任?」發怒:「!」於是晉陽不服:「?」:「尊公元康。」新生元康元康:「名望不可以私語。」:「性命。」元康:「。」:「既有?」元康:「元康》,後世?」:「然則奈何?」元康:「朝野仁德天下歸心。」進謁:「以為小兒金石!」

侍中起居之際儀禮新豐縣第九弟子

一門婚嫁衣冠吉凶當時太后使:「作法使。」文宣:「新婦孝順富貴。」:「孝順富貴陛下。」兗州刺史受納狼籍御史廷尉於都支解

兼有辭藻中興所為財色不能雍穆世論以此魏收國史惡言:「班固。」

潔白容止才學風流後來潁川江南師法侍中俊雅有風晚年:「便後生第一使傷懷!」

十五刺史高昂主簿清河西祭酒中尉御史俄而神武北海諸子參軍主簿發喪文宣司馬使

雲龍與其:「何如其父?」:「博雅調清新詩人冠冕。」:「今日父子。」盧思道中書省優劣:「實有舉世風流所以才華。」:「有理。」:「神情高邁出入宿肅然動容堂堂無愧?」

建元給事黃門侍郎莫逆:「仗氣使尤甚足下?」不堪

孝昭皇太子受業太子中庶子晉陽:「東宮師表朝夕開發。」東宮調進退太子訂婚禮儀主司以為太子魏收莫不雷同異議正色:「聖上群臣國家大典名位若是其所若非冷笑聖朝顯職不免見疵諸生云何!」容貌雄辯一言

大寧元年衛尉散騎常侍使彭城碑文絕倒從者以為徐州熱病瘢痕雍容可觀溫雅南人舍人知見心醉:「常侍前朝今日相對!」如此武城再遷吏部郎中舊式不上吏部尚書舉措舒緩大將軍光祿大夫大理濟州刺史

自矜周旋一時名望御史臺珍羞自若河東人士御史便退明日恣情:「不拘小節劉毅京口定名。」於是好讀書酒後莫不傾耳以後容止潦倒常見縣令:「名人!」大怒及其二十

文學太和丞相馬尾神武望見:「。」及至:「不顧可謂孝子忠臣。」使青州侍中光祿大夫同日宿未解文宣使散騎常侍光祿大夫太子洗馬尚書郎

范陽盧思道隴西同志友善讀書:「五千秀才員外侍郎殿御史安生五禮侍郎使尚書郎稱重:「京師。」子曰:「盧思道杳然崖岸。」酒後調:「。」:「。」功曹主簿開皇給事內史舍人侍郎員外侍郎得無越國門地公卿滿衣冠不遜忿拂衣如初刺史未合鹿:「刺史何必道義。」仁壽京師

潁州刺史貪污御史賜死臨刑賦詩訣別不及營救開皇刺史

仁弟孝莊尚書庫部義父青州刺史以為門客洛陽鑄錢闔家逃逸城陽以求不得

弟子寄名從軍尚書左丞彈糾使自修閉門讀書當時稱為散騎常侍使自負太子武德郡守

弟子冀州走馬

弟子東莞太守

弟子喪父不肯食肉居喪哀毀骨立:「。」姿使武定平原公開祭酒晉陽寄居佛寺長於退久立儼然沙門以為天人:「歿居家。」

敬禮太子舍人樂安太守樂安長女公主貞烈有德行

字長聰敏濟州刺史長女次女:「家道婦人姊妹妯娌。」於是同日成婚諸子:「汝等一體同堂不用吾言鬼神祭祀。」中有平生諸子第二同年大二小二太原為著校書青州司馬圍城二百手抄八千天文律曆醫方風角開解司徒起居注金紫光祿大夫散騎常侍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