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Northern Dynasties 北史

卷二十六 列傳第十四: 宋隱 許彥 刁雍 辛紹先 韋閬 杜銓 Volume 26 Biographies 14: Song Yin, Xu Yan, Diao Yong, Xin Shaoxian, Weu Lang, Du Qua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列傳第十四〈(從子)〉〈(弟子)〉五世曾孫孫子



西介休曾祖慕容氏慕容廣平隱性至孝專精好學慕容本州道武中山尚書吏部右丞老病骸骨不許母喪妻子長樂數年臨終:「汝等父兄幸而功曹忠清不能富貴門戶吾言使不歸。」

范陽勃海從子博士侍郎司徒校尉遼西太守東莞太守

普賢夢想

博士員外散騎常侍使江南人子廣平太守長子弟子

字義京師尚書言論退:「一日千里。」迭相秘書丞為著尚書殿郎中孝文朝會年少自下姿清亮可觀久之名為楚王不知中書侍郎員外散騎常侍使司徒蕭子良秘書丞王融以為志氣舉止侍郎孝文江左興亡以為父子大功天下不能不能貽厥保有南海車駕南征司徒司馬東道副將軍人於是三軍犯法

黃門不許賞光知人未幾司徒長史大選內外四海士族稱旨好言大族不便至於本州大中姓族頗為散騎常侍將軍黃門自陳:「知者不可守一常侍黃門領軍不足。」如此孝文參預交結雅相:「為人。」至大除名

孝文汝南不見左右彭城數人而已引見宗室長幼未能悲泣司徒司馬歔欷流涕由是車駕征馬祠部尚書:「國之大事。」頓首辭謝劬勞吏部尚書遺詔咸陽年三十刺史

孝文名門從容:「。」:「。」:「以來高官俊秀?」:「自立。」彭城:「人身門戶自矜可怪。」

長子給事益州長史不行太尉清河名臣其弟參軍靈太后委任公理裁斷忿恨富貴都尉韓文父子文殊父子逃遁文殊大辟西反坐太后將來昌平郡守秦州

浮薄無行尊親朝野無狀天下士人莫不忿專斷朝政兄弟前者侍郎太學博士御史超遷常侍洛州刺史超遷尚書郎不足」。以為果然以為知子莫若父尚書僕射僕射:「。」以為刺史靈太后除名還鄉誣告清河賜死

早亡以次武定太尉祭酒明帝道行晉陽

中山太守長於使人間然後稱為嚴整黃門侍郎東宮太子文學本文諳識古今疑事不敬秘書監黃門侍郎明初侍中吏部尚書趙州刺史

太守以為涼州刺史前妻十五夢見:「新婦處分。」

定州參軍荊州四百告之梟首然後斬決伏法

少有操行世人孝莊司徒長史河南河陰公主家奴不送婿日中流汗號曰:「。」未幾內監不遜宣武宣武大怒河南自陳:「豈不?」對曰:「所以百姓凶暴。」於是京師

洛陽河南權勢相承當世大致侍中將軍刺史大將軍三司尚書僕射雍州刺史貞烈有志太中大夫

字元十五便膽氣伯父兗州戰功不臣密令都督發兵洛陽不能

殿御史河北骸骨州郡滂沱河內太守百萬未竟孝莊:「如此用心便是一天。」其後殿殿:「庖廚以為。」河州刺史不敬賀正使秦州刺史長孫永業:「郎中實有家風。」清河太守才識未幾陽平三十情狀十二陽平太守明朗大怒:「!」推問明朗東南成公人為:「東吳會稽成公。」:「。」大赦而已桃樹滿每日牙門訴訟出於界內傾城老人金剛:「老人九十三十五府君非唯徹底賢者何以?」莫不涕泣太守信州刺史屬文、《別錄

御史退好學撰述大業

自修法律尚書三公二千石郎中兼併州長郎中

廷尉洛州七百廷尉以為數年不斷其事魁首大理知名寺中:「決定嫌疑。」以為寺中廷尉御史中尉不送往復不止上書文宣引見:「抗衡富貴。」:「所為。」朝臣:「骨鯁。」廷尉御史系囚:「廷尉我等生路!」光州刺史第五

自修讀誦博覽秀才上第再遷彭城參軍才學雅相孝文司徒參軍景明裁決疑獄尚書祠部彭城:「精微尚書僕射。」台中疑事僕射從政加之不怠著稱僕射巡察有餘黜陟賞罰莫不不虞宣武以為:「。」將軍太守為難濟州刺史受納百姓下車自若繩之以法於是莫不終日未嘗人間巨細神明滿食人一干告之叩頭伏罪於是上下震悚犯禁除名

行路歲餘母喪不勝晉書》,

遺腹子太學博士嵇康有理後夜寢室

太學博士京兆參軍得罪輓歌著作:「。」不免

孝王綴文形貌臧否人物北平王文學不遂別錄二十改為關東風俗》,聞見三十以上冗雜無著大象

高陽新城慕容氏高陽太守少孤好讀書沙門》。太武卜筮左右參與慎密不及以此賜爵武昌拜相刺史受納違法詔書近臣宣公安仁安仁元康

殿尚書定州刺史潁川丁零因循郡縣求取深澤人馬家人告狀之上朝政文成:「懼罪。」案驗果然於都

元康主簿頗有雍睦三世同居吏部尚書家風司徒參軍起居注太中大夫吏部尚書冀州刺史

從政司徒主簿主簿」。陽平太守遷都陽平軍國賦斂朝夕徵求天下第一圖形天下刺史大司農督軍洧水殿尚書下垂中號」。文宣不復」。御史膠州刺史大理尚書太子光祿大夫三司尚書僕射賜爵萬年縣食邑下邳年老致仕

浮動體式本州大中京官中正刺史鄙薄魏收比肩說經吟詠滿堂不好無學杜口不為武平郎中

戲言武平殿御史開皇御史散騎常侍使侍郎州長

平原太守信州刺史司徒

勃海安人曾祖晉元帝京口尚書將軍劉裕不還桓玄故吏姚興太子中庶子

司馬明元將軍招集傳檄邊境率眾京口明元行宮明元問曰:「劉裕親疏?」:「伯父。」:「劉裕父子。」於是將軍青州刺史東光使義軍隨機於是招集五千二十七徐州刺史賜爵東安鎮將以西公私奉詔高平安定出車五千五十沃野軍糧山河造船水運常懼不虞隴西殿珍羞

所為雜文有餘恬靜寡欲篤信佛道二十子孫太和九十五

不拘小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