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Northern Dynasties 北史

卷三十九 列傳第二十七: 薛安都 劉休賓 房法壽 畢眾敬 羊祉 Volume 39 Biographies 27: Xue Andou, Liu Xiubin, Fang Fashou, Bi Zhongjing, Yan Zh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列傳第二十

曾孫玄孫曾孫弟子

休達河東上党太守善騎射一身遠近交遊衣服充滿真君雍州刺史沮渠

武力宋孝武江州以為和平湘東主子自立明帝晉安王子珍奇舉兵宋明帝遣使救援第四獻文大將軍南大將軍徐州刺史賜爵河東彭城女婿

京師並處至於門生無不秦州刺史河東

刺史聲稱刺史第一秦州刺史安邑京師賜爵安邑秦州刺史河南

南奔太和賜爵河北刺史陽平荊州荊州刺史獻計南陽大為晉縣豫州刺史景明豫州五十:「百姓拯恤。」刺史大司農正始揚州刺史金紫光祿大夫散騎常侍西光祿大夫十二嫡子

賓客絲竹歌舞不輟聲色長子居喪樂器宣武

膂力不善時事汾州刺史汾州餌誘婚姻親戚同行彌縫賓客送去避寒少言默然指授先期人馬左右記錄俄而酒饌

諸子非一憎愛興和毒藥公府發揚

平原慕容北海都昌縣北海太守好學文才兗州刺史生子母子慕容延和妻子巡視答白當即歸順主簿軍形妻子哭泣誓約山河於是固執不可著作南門上人:「僕射得無!」於是維持不得人為懷寧縣

有志太和從兄北邊孝文方山大言求見於是賜爵都昌待遇高陽太守兗州刺史

叔父東陽自立母子出家既而江南武后改名,《南史

小名清河武城曾祖太尉慕容氏子孫清河輕率宗族主簿不復州郡招集壯士數百太守慕容平遠將軍騏驎冀州刺史京師供給賜爵武侯給以田宅奴婢性愛親舊賓客坎壈豐足青州刺史

內史功曹大有受納衣食幽州長史大城太守武侯

體貌十七主簿潁川慕容府主簿郎中有水戰艦當之:「人理所能實有所能其實三軍在於乘船以防岸上指麾萬全。」:「不能。」未幾遇溺以為清河僕射西太守地接稽胡清靜太守樂陵太守修理稱為瀕海甘泉遐邇以為政化所致還本自養終於明辯學識殿御史縣令至孝有節主簿清河

長子知名嫡孫賜爵特為還鄉悲痛以為當家使江總入關:「?」慘然:「申言。」總集》。

不識長兄天性穎悟讀書數萬十五叔父本生撫養繼母入口伯父竭盡心力四時蔬食其後博士手不釋卷五經》。屬文高人

十八刺史為主簿疏闊州郡在職守法肅然莫不從事本朝傾覆忠義歸於周武帝刺史受禪之後優遊鄉曲開皇刺史不得已吏部尚書承奉監察御史奉詔安撫稱旨奴婢

秦州參軍僕射:「《考績黜陟幽明以降黜陟合理褒貶便是必得退不肖考校不同進退多少參差愛憎肆意平坦未必上等真偽混淆是非精練斟酌取捨曾經驅使不知退四方人數官員善惡允當無由幽微今年考校前件何以耳目採訪秋毫至道賢能。」動容河西隴右刺史:「不如秦州使。」

滿長葛縣令百姓慈父仁壽持節使者巡行州縣長吏能不天下第一司馬號哭:「!」其後百姓立碑刺史內史侍郎一代文宗交結海內為人往來交錯道路煬帝嗣位

黃門侍郎張衡于時東都窮極天下失望漢王不能

所以所以懲惡未有罰則國家靈命作人父母刑賞曲直照臨謹肅文王:「夙夜。」以此國有高下

詔命不通徵兵聚眾刑罰愚人疑惑無虞嗣後覬覦在於惡相國有使恢恢天網從輕安在晉國漢文廷尉執法無私不容輕重

聖人大寶神器天命不可蚩尤項籍伊尹權勢孔丘才智呂望孫武磐石祿憑陵開闢以降積德豐功是以哲王昧旦戒懼

大位天地日月不恤近臣史官曲筆是以閉塞視聽公卿虛譽敷陳左右法網嚴密子產晏嬰名臣執政壅蔽設有正直擯棄諂佞我有薦舉以此從而膂力正身確乎不動在身所謂骨鯁骨鯁神器使敬上鰥寡委任浮華惻隱江湖泰山可動然而鴆毒使:「上帝鑒於駿不易。」何者不須熟慮

伏惟皇帝成規總統淮海盛德日新遐邇蒼生翹足倉卒詿非有本朝有司將帥誣陷良善

足下宿柱石書名竹帛萬古何人當世將來人主使野人不知忌諱

歎息不敢

不振隱居結構蒙山之下以求天下知名朝廷宿刺史澄清天下薦舉人倫彈射當之怨言以為刺史抗禮長揖



大業扶餘軍事其後莫不變節直道頗為執政者涇陽終於

居家講說不倦舊業資產前後居官所得俸祿親友無餘一言一行未嘗怡然自得從容:「皆因祿子孫在於清白。」所有文筆古人太原北海中山河東一時知名文雅政務遠大

開皇之後天下一統太平:「主上諫諍太子在朝遠大天下。」不然仁壽大業之際貞觀徐州都督臨淄

新蔡太守居家忽聞所見

太守青州司馬宋明帝廢帝弟子起兵不同父愛獻文齊平非命終身

喪父家貧自給養母尚書長史刺史百姓清河太守失禮闔家逃亡追捕西山賊不念舊惡一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