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Northern Dynasties 《北史》

卷四十八 列傳第三十六: 尒朱榮 Volume 48 Biographies 36: Er Zhurong

   從子     從父 
目录
1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天寶部落因為高祖登國酋長武士晉陽中山三百道武以南:「家世左右京師?」居處因而穿甘泉酋長太武皇后以外征伐百年將軍推問:「過誤。」刺史致仕以為孝莊追贈太師司徒尚書新興太和中繼酋長馬群畜牧牛羊朝廷兼備資糧軍用孝文京師部落王朝新興將軍第一酋長新興春秋二時妻子畜牧明帝年老孝莊太師相國西

潔白美容便軍陣號令嚴肅高山相傳祁連天池新興池上:「古老相傳至公年老。」遊擊將軍正光四方畜牧義勇討賊第二率眾刺史刺史朝廷不能罪責不許山東西固守於是井陘明帝倉卒朝廷:「海內草草一言大行皇帝百姓四海宗親明德。」於是京師靈太后大都從子親信倉頭莊帝晉陽孝文咸陽王子為主莊帝河內莊帝彭城平王武泰元年四月莊帝榮軍將士萬歲

莊帝即位使中外諸軍大將軍尚書領軍將軍左右太原太后入道內外百官將軍天下乘機可取盟誓河陰西北南北西四面妄言丞相高陽百官王公二千二三行宮莊帝彭城西部高車左右防衛彭城五十靈太后有朝百餘白刃:「。」隴西太原當世俯伏御史不免令人軍士萬歲為己不成幽州卜占人事未可:「。」:「長樂。」精神恍惚支持遂便莊帝叩頭士馬三千濫殺洛陽畏懼不肯將軍乘馬殿復次莊帝左右唯有數人明光殿誓言二心莊帝無疑左右苦諫夜半宿

明帝未決給事黃門侍郎:「文公經合陛下?」于時人間遷都晉陽迭相驚恐人情京邑士子不一逃竄空虛上書無上追尊刺史三司五品封爵高下級別使存亡生死遣使勞問於是人情逃亡朔望引見三公尚書九卿河南洛陽河陰執事國政以為

五月晉陽太尉尚書京畿大都領軍將軍上党列職舉止所為七月國大將軍

京師百萬刺史閉門自守七千便以北山谷奇兵數百所在鼓噪使多少人馬不如軍士馬上戰時使而已衝突號令嚴明將士出於合擊疑懼親屬於是喜悅四散十萬一朝之外隨便安置處分檻車丞相河北諸軍襄垣:「。」三軍立碑不肯自稱道武皇帝人手冀州長樂定州滄州遼西之上幽州漁陽萬戶滿十萬太原國邑太師

建義北海南奔朝廷永安然後乘虛車駕河北行宮上党長子輿於是旬日之間兵馬車駕河內不得黃門固執以為不可小船車駕華林園天柱大將軍二十萬戶前後鼓吹

晉陽朝廷親戚要職朝廷動靜莫不至於然後莊帝受制政事朝夕孜孜冤獄吏部尚書綱紀定州曲陽縣令擬人大怒使莫不及至威勢忿怒遜位用世河內論事:「天柱既有大功宰相天下官屬陛下不得如何數人便不用?」正色:「天柱為人天下百官。」大怒:「天子不用!」皇后妃嬪大理:「天子便如此亦復?」:「封王。」皇后

万俟從子雍州刺史入關雍州大怒騎兵參軍檻車慶雲万俟關中於是天下大難便莊帝唯恐未定使告捷尚書:「今天便是?」:「以後。」:「其實不易。」

法禁嚴重鹿數人殞命猛獸便:「欲求!」戰場猛獸空手於是數人不得回避

太宰從容調便:「太后不能奉天人臣作亂譬如便國大未能混一海內今日便士馬貪汙入圍之際明年簡練萬戶侯度數便六合然後奉天四方觀風政教如此兵士懈怠安可?」

四方:「參軍發遣。」朝廷年長使天子拜謁金陵尚書太和故事於是復有消息

皇后河陰難保城陽尚書僕射刺殺不可發兵未定京師憂懼中書侍郎舍人將軍建義往來以為:「陛下不能。」:「天柱異心。」

八月五千天子九月有人:「外人可信?」於是不過城陽:「?」」。明天:「是何祥也?」答曰:「。」郎中李顯:「天柱天子不見!」:「今年可作。」參軍:「州城紫氣天柱。」左右忌憚其事明光殿赤誠城陽小女:「女婿。」:「陛下為此東宮皇后不生太子天下。」既有不覺城陽:「蝮蛇壯士乃是吉祥。」

九月十五西林:「近來陛下五百。」天子相符十八舍人董卓:「涼州。」良久:「情理高貴鄉公同日常道同日。」便不動應詔王道:「司馬比來天下虛實不宜。」城陽:「?」城陽:「征伐傷人陛下。」明光殿併入殿中庭十九忌日二十忌日二十一王家飲酒二十五明光殿東序中西西北城陽祿等持年三十手板左右去留人名:「今日便不可。」菩提於是內外滿京城大赦

威名舉止朝見所為上下西林皇后王公見天射中悉皆盤旋乃至主婦不免從容敕勒日暮便左右聯手弓箭左右有人發怒射殺沙彌使死而後已

得志相國尚書中外諸軍武賁三百轀輬太宰安平故事百官:「永安不能以此。」作色:「?」:「不合上心。」自若配享孝文

菩提太常三司十四司徒

菩提將軍司空

文殊平昌太原晉陽


文殊昌樂孝莊皇后神武三司刺史招致賓客丞相司馬主簿房子謀害神武舊俗正月十五日夜即時神武十八


使晉陽神武加寬聰明通習馬上琵琶使:「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