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Northern Dynasties 《北史》

卷五十  列傳第三十八: 辛雄 楊機 高道穆 綦雋 山偉 宇文忠之 費穆 孟威 Volume 50 Biographies 38: Xin Xiong, Yang Ji, Gao Daomu, Qi Jun, Shan Wei, Yuwen Zhongzhi, Fei Mu, Meng Wei

宇文
列傳第三十

宇文

隴西道人汝南太守不可清河司空司徒用心平直加以政事莫不:「。」尚書三公沙汰人見

御史東平輿諫諍尚書任城不敬恕死:「惟白高祖陛下彈糾重造陛下。」未幾刺史僕射僕射:「僕射:'省事'今日!」

廷尉犯罪風聞不問曲直不斷尚書廷尉:「《春秋不幸罪人善人不忍使出入縱情君子小人所謂殷勤古人不理。」公卿於是祿》,仲尼天子至於致仕。《禮記》:八十九十鄭玄:「。」公卿士大夫以為祿孝明司空長史

孝明荊州葉城西稽留求救處分:「何必守道?」得失車駕蠻夷震動離心走散上疏:「凡人所以白刃刑罰禍難聖王不能慈父不能深知使親疏貴賤鐘鼓莫不早死利害不能歷數十萬不明賞罰陛下天下不移在家令節庸人進而退無罪所以不肯發明賞罰不得已以此不可賞罰陛下不能寧可?」吏部郎中

河陰人情孝莊尚書:「存亡未知。」孝莊:「不用?」尚書關西大使一言調非時徭役人命三言調之際使州郡不得均一四言歷年死亡辛酸請假五言喪亂禮儀孝悌莊帝七十八十九十將軍將軍

永熙吏部尚書不能僕射留守京師永熙入關神武尚書:「諫諍便?」

入關

從父文史溫良雅正主簿秘書丞咸陽逃竄太尉騎兵參軍清河:「騎兵上第。」新野荊州將士多用孝明:「安危?」發喪號哭三軍縞素州城盟約相率固守孝莊即位尚書大都:「。」

永安乘勝孝莊:「于時。」滎陽太守百姓太守左右偷竊境內百姓欣然洛陽太昌河南中正

永熙河內太守神武神武慰勉司馬:「河內。」尚書道行西荊州刺史大能西魏西魏司徒

敬宗太守少孤友人其父滎陽太守使:「使。」孝文輿:「太守。」景明揚州長史刺史多事產業不問後加將軍太守置酒:「長史刺史何如。」:「萬一一方長史朝夕。」

度量涉獵形於色奉法所在

長子字元御史揚州刺史人名不許:「其父。」

文才山南以為郎中滎陽為人秦州刺史

識度司空曹參僕射宮室尚書清河太守州長去職清河父老數百詣闕上書立碑尚書中書侍郎晉陽武定東南道行尚書江夏徐州刺史淮南經略使元年江西租稅諸軍數百萬下邳三千徐州刺史郡守文宣犯法刺史以下代行人事刺史臨清太守盱眙犯法睢州刺史郡守朝廷奴婢貲財不見:「鐘離孔子便珠璣足下如此可謂一時。」安撫城鎮相繼前後二十於是廣陵傳國璽文宣盤龍:「受命永昌。」相傳晉懷帝晉穆帝濮陽太守建業刺史殿尚書太常議定吏部尚書以後大選知名得失未能少年高朗風流浮華門閥之前銓衡折衷甚為當時文宣參選二三題目士子

嗜欲未嘗威嚴牧人文史釋卷淮南毫無典籍鳩集萬餘不少王府以此十年六十三司青州刺史

尚書郎參軍大業太常平原太守父子尚書

好學十四屬文博覽書記儀容中書侍郎相愛尚書僕射殿尚書一時名士禮敬舉薦員外侍郎使使執事中書侍郎枕藉六經》,漁獵文章調清華後進當今員外侍郎舍人

上士尉遲以為受禪不得調不得太守盧思道友善往來刺史交結奸計南寧秘書監牛弘顯著著作修國史撰集春秋三傳三十法言二十三以為參軍二十》、《二十

司空司馬有名

族叔北海太守大將軍洛州刺史

武定曹參

天水洛陽有志河南功曹:「而已。」:「君子不可?」聲名皇子京兆國中洛陽威風訴訟其事清河內史河北太守永熙尚書奉公為時清白神武

遼東獻文陽關沮渠武威公主駙馬都尉聰敏儉素公主本生沮渠景明洛陽威風肅然滄州刺史

名流:「人生使珠玉便退江海。」御史中尉御史御史正光出使刺史尚書非法廣興屋宇蠕蠕軍事西征以為郎中軍機孝莊孝莊保護即位龍城太尉長史舍人關西問道關中車駕河東河內帝命詔書佈告遠近於是四方輿所在給事黃門侍郎于時:「大王百萬天子諸侯可謂。」孝莊:「不用黃門社稷不安。」監軍任用御史中尉黃門

內參機密凡是利人選用御史當世三十于時用錢:「百姓王政以來官司非一八十一二百得罪無二便水上朝廷漢文帝五分武帝大錢年號七十六五十有餘其中食料私營不能嚴刑公私。」永安

僕射當朝衣冠失儀便彈糾壽陽公主不止公主:「高中所行公事?」:「一日家姊行路以為。」:「!」:「秘書零落總集帳目儒學次第。」

上疏:「高祖太和廷尉是非御史出使風聞獲罪不無不能愛憎奸猾無名共相御史不成之下無罪不能善人祿鄙見太和故事廷尉五品御史廷尉知人廷尉御史州郡分居御史問事御史中尉廷尉一如舊式使不得御史失實迭相使詣門如此之下受罪吞聲。」

:「精選御史。」御史大夏贊成等於將軍大都尚書僕射大行不利南巡忠於前朝太昌車騎大將軍三司雍州刺史豫州刺史

事後專意天文文章留心》、《》。孝昌河陰有人瓦礫錢物人馬因而詔令追捕必得宣言馬賊人相:「!」前後狀告河陰損益政體故事御史其父兄弟

舊制縣令得失佞幸有所上疏:「奉法官方朝廷人臣所及舉目縣令發明使亡父洛陽是非所以近年致使憲章高祖立功。」

上疏以為:「正光以來邊城相繼妄稱充數而已忠貞何以勸誡戚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