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Northern Dynasties 《北史》

卷五十一 列傳第三十九: 齊宗室諸王上 Volume 51 Biographies 39: The Northern Qi Imperial Family 1

宗室
列傳第三十宗室

清河廣平永樂長樂靈山神武諸子

字元神武皇帝便有志氣定州刺史大都聲譽椿神武洛陽晉陽根本政事天平御史中尉正色糾彈回避遠近肅然神武后庭二十三。,太尉尚書天平丞相太師尚書配享神武

聰慧神武公主諸子未嘗陽山:「?」訪問精神神武:「有所。」神武夫人跪拜大哭神武悲傷:「。」一日孝經》,」,流涕神武領軍漿入口神武太后殷勤居喪骨立而後神武山王日夜左右不許進水不肯神武神武哭泣:「?」:「。」文宣受禪知人定州刺史大都十七稱為長城于時六月途中軍人勞苦定州長史一時:「三軍!」不一羸弱於是強弱十三朔州刺史撫慰為兵泉源至今號曰濟南太子大都尚書省文宣大都長史從容山王:「由來如此長史?」

兼併奉迎尚書追贈王妃公主禮儀隆冬號哭破裂不堪司空尚書

突厥宮人節度使軍營突厥:「眼中!」胡馬長城持重晉陽失道任城:「!」:「。」於是尚書宣城太尉五禮酒色望日忠臣義士號曰》,以致後主:「不宜。」併入太后刺史太后正色不許太后酌酒正色:「國家大事。」便良久:「大丈夫運命一朝!」妻子:「社稷死事不忍朝廷顛沛。」殿有人:「。」:「。」太后太后以為華林園年三十大霧朝野好學三司終於長安

清河神武從父知名大將軍太傅太尉尚書宣公姿深沉器量神武使岳母神武所見》。:「,《'飛龍大人',不可。」神武神武:「。」神武

神武中軍高昂中軍神武將軍祿大夫清河皇后天平軍事以為僚屬使大都冀州大中京畿大都京畿神武晉陽京師不解遭喪去職骨立神武刺史西南大都

神武寒山泗水彭城聲援諸軍慕容擊破將軍太尉慕容洧水西魏出兵內外防禦三板親臨真定以為

文宣晉陽尚書僕射清河太保西南大行司徒江陵西魏荊州刺史法和寒山威名酒色歌姬舞女少孤神武撫養年幼領軍倚仗南大帝后夜行壯麗不平婦人以為奸人:「欲取輕薄。」使:「無罪。」:「!」朝野年三十喪事太宰太傅轀輬莊嚴寺

神武經綸天下兵戎推心不許文宣不許遺表謝恩建中配享太師太保

聰敏風儀清河十四青州刺史祠部尚書三司安樂剛直才幹征伐尚書僕射

後主太后宦官放縱太后文殊:「禍福如此!」攘袂:「西弄權今日明日。」文殊後主五品:「死戰。」後主殿所得武帝發言流涕三司

隋文帝丞相:「父子自愛。」拜謝:「不能扶危。」楚州刺史破產:「賢者百姓!」告諭百姓

開皇光州刺史:「數年大聲行路鬼怪捨身怨憤怪異與其鄰接動靜戎車戈船鷹犬。」大舉行軍宜陽江州三千隴右朝廷威名刺史拾遺吐谷渾不能戶口大唐追贈諸軍定州刺史知名

廣平神武叔祖寬厚長者神武以為中軍大都廣平司徒太尉天平太尉太師尚書平昌

永樂神武太昌州縣豫州刺史司徒高昂失利退永樂洛陽南城西永樂開門西神武大怒二百豫州家產神武:「長史公正。」神武永樂濟州公正長史永樂:「小小。」永樂公正不見神武神武永樂然後永樂太師太尉尚書第二

永樂阿伽出入城市行路阿伽郎君宗室武王道人凶暴橫行文宣棄市一百刺史無故突厥

神武宗室元年將軍

神武從子司空太傅

山林修行釋典文宣人事不能便縱酒領軍將軍智謀晉陽機密使百年皇太子不平

濟南領軍幽州刺史領軍河陽童謠:「中興寺四方雍雍道人。」丞相城中中興寺雄雞步落稽道人濟南天子以為濟南使濟南:「皇太后至尊非常殿下。」:「?」後堂徐步:「如何?」:「不堪。」孝王入關乘數晉陽太后主上兵權不然威權刺史自居:「發言族誅。」答曰:「濟南主上太后文武以此濟南號令天下萬世一時。」狐疑未能使道謙:「不利舉事。」曹魏國事:「。」:「晏駕殿下天下。」巫覡多雲大慶奉詔數百濟南晉陽即位三司太子馬鞭六十:「幾許兵馬幾許使?」兗州刺史

使武平密語領軍不可鄭州刺史尚書建德伏誅

仁慈不飲酒文宣末年內法乃至宗廟所為僕射後主屠宰本心

以為騎射文宣受命大將軍本名蠕蠕文宣:「好事。」改名尚書朔州道行朔州刺史南安人心

後主奉使倨傲武平:「主上少長情偽疏遠使擅權剝削生靈劫掠聽受人子東門西逍遙軒冕不堪社稷明月鄰國並非便疑惑。」行思

陽曲丞相百官長史晉陽倉卒不暇矯詔發兵軍士:「南安我輩萬歲奉迎。」使領軍晉陽行思二千以至於晉陽誘使行宮左右萬歲良久自陳:「物事!」於是然後內參

五旬有人謀反有人誣告擾動訴求

神武涼州河州積年胡言西域大使師子河東神武神武司徒文宣

長安婦人私通神武徐州刺史質樸更改放縱聲色朝夕上党忿文宣元年生母善事侍郎長樂領軍大將軍領軍加大文宣金寶明初司徒

濟南晉陽五千西非常海量長廣長廣於是雲龍然後以此常在平原以為司空尚書天子紗帽臣下紗帽晉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