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Northern Dynasties 《北史》

卷五十四 列傳第四十二: 孫騰 高隆之 司馬子如 竇泰 尉景 婁昭 厙狄干 韓軌 段榮 斛律金 Volume 54 Biographies 42: Sun Teng, Gao Longzhi, Sima Ziru, Doutai, Wei Jing, Lou Zhao, She Digan, Han Gui, Duan Rong, Hu Luji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司馬
列傳第四十二

司馬金子

咸陽安人沮渠舍人沮渠北邊司徒太尉質直正光北方神武都督長史神武晉州長史安縣起兵預謀侍中尚書僕射京兆平原公主公主侍中相間神武俄而椿機密晉陽神武椿尚書僕射內外司空侍中尚書西魏失利司徒如故不得為人司徒奴婢神武大怒司徒尚書僕射太保侍中太傅

家子養女有色以為丹陽此類

神武神武深信置於心腹志氣自己納賄不知不行銀器小人聚斂司馬非法神武屢加朝野武定太師尚書建中神武

三司

洛陽閹人養子婿之後神武勃海司徒身長深沉有志氣郎中神武起兵山東刺史尚書僕射權貴貧弱神武均平大將十萬洛陽宮殿南城周二十五長堤以防周流城郭水碾有利

孝昌之後天下刺史太守都督所在頗為煩擾兵馬朝貴常侍貂蟬侍中侍中軍國多事冒名不可勝數旬日五萬起居司徒武定尚書太保風俗肅清受納尚書省受禪尚書大宗國史小巧至於公家百戲改易典故人像文宣東山:「可作猛獸古義何為終日?」

委任文宣不見文宣政事前妻讒毀日至以前:「訴訟哀矜。」文宣受任便宜大臣禁止尚書省:「交遊死生相背。」密言受禪大臣未可在其中因此大怒:「家老!」壯士百餘放出飲水:「今日何在!」太尉太保不得

文雅名流諸子文義以此

文宣末年忿司徒二十:「不得已。」一時骸骨天下之後財產

神武陰毒三司結婚太僕同知刺史不遂構成家門報應

司馬河內如初省事神武甚深孝昌淪陷南奔平遙大行妻子走出京城以前陽平神武以為大行尚書朝夕左右軍國天平尚書僕射朝政神武晉陽神武以為

豪爽簿任情公然受納興和以北道行定州深澤冀州東光稽留時刻極刑進退不合便武士白刃不知所為尚書御史中尉宿:「司馬夏州一乘牸牛此外取得。」神武:「故舊。」:「?」於是官爵神武憔悴五百粳米五百:「生路?」未幾起行冀州聲譽官爵受禪司空

滑稽不事當時名士以此不能中尉黃門任用晉陽文宣有司文宣:「先世!」因此久之先帝太尉太師太尉文明長子

道融聰慧有風以求名譽當朝賓客魏收祿豫州刺史

文宣末年常有曲意頗為百姓不能廉潔御史公主好不公主屬文上党使者濟州:「司馬。」文宣密令親人河東行入

滎陽司寇武帝梁州大象帝后尋出隋文帝尉遲回合使以求隋文帝司空

兄弟特免引見

故世反覆神武禮敬入關便文帝:「滎陽不顧妻子。」母子因此所生大將軍除名

不羈太傅主簿以為參軍聞喜縣晉州刺史

長子無行潁州刺史肆行死罪北邊渦陽復有異志

有風好學神氣黃門侍郎天平叔父當軸宰相猶子自有名望一時名流莫逆之交陷於有人朝廷文宣受禪撫愛不會黃門尚書抗禮如初尚書威儀望見:「?」:「。」傲物不齒衛尉國子祭酒清末金紫光祿大夫泄痢積年武平三司班台近世司徒忽略不為宰相延請永不相見而已太常丞相其弟在外不為動容直言:「太常不得。」黃門後進而已不飲酒不復讀書名士太玄經》,揚雄》。:「周旋。」十七痢疾

弟子御史正色朝廷去職祠部尚書三司刺史得寵後主三司溫縣諸子顯職給事黃門侍郎太常常侍開皇尚書戶部侍郎刺史

武平大理開皇刺史

太安出清鎮將北邊鎮將固守遇害追贈司徒雷暴出庭電光奪目:「。」便:「。」俄而善騎射勇略父兄歿骸骨神武晉州都督參謀軍事侍中京畿大都御史中尉畏懼天平神武西潼關周文自殺:「。」之前三更衣冠中尉宿俄頃關鍵方知非人司馬太尉尚書

功名受禪配享神武孝敬三司

無人其先溫厚頗有俠氣孝昌北鎮神武周中以軍博野縣神武起兵失利神武常山神武軍事不能忘懷財利神武冀州刺史納賄死者三百神武御史中尉神武:「?」:「。」神武大笑:「百姓何為?」神武:「可以無貪。」:「計生天子調。」神武長樂太保太傅亡人禁止使:「富貴?」神武詣闕:「以至今日。」於是大將軍三司神武造景不動:「?」常山神武:「老人去死煎迫至此!」:「汲水。」神武屈膝下馬:「人相不得?」神武常山常山:「小兒使心腹何須?」青州刺史操行百姓司馬太師尚書受禪元勳配享神武追封長樂

顯職閉門不朝遣使使:「天子不如。」使:「開門。」使者文宣使諭旨大哭一言文宣追封長樂司徒太傅

覘候登高西西軍旗不敢開皇刺史

菩薩平城皇后祖父雄傑識度家僮牛馬士多歸附太武真定武力司徒受禪追封太原雅正大度深謀腰帶弓馬神武禮敬神武不宜歷險神武贊成以為中軍大都濮陽領軍將軍武將神武晉陽神武兗州刺史東道大都:「無狀殘賊?」司馬領軍司徒定州刺史不能僚屬大綱而已太師太尉受禪太原配享神武

長子濮陽

次子定遠顯職外戚等同司空定遠與其賄賂貪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