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Northern Dynasties 《北史》

卷五十五 列傳第四十三: 孫搴 陳元康 杜弼 子臺卿 房謨 子恭懿 張纂 張亮 趙起 徐遠 張曜 王峻 王紘 敬顯雋 平鑒 唐邕 白建 元文遙 趙彥深 赫連 子悅 馮子琮 子慈明 郎基 子茂 Volume 55 Biographies 43: Sun Qian, Chen Yuankang, Du Bi, Zi Taiqing, Fang Mo, Zi Gongyi, Zhang Zuan, Zhang Liang, Zhao Qi, Xu Yuan, Zhang Yao, Wang Jun, Wang Hong, Jing Xianjun, Ping Jian, Tang Yong, Bai Jian, Yuan Wenyao, Zhao Yanshen, He Lian, Zi Yue, Feng Zicong, Zi Ciming, Lang Ji, Zi Mao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元康
列傳第四十三

元康
樂安勵志檢校御史助教太保修國史神武神武西征命中司馬府城檄文神武催促神色安然神武府主簿文筆鮮卑宣傳號令士人子女

朝政神武年少散騎常侍人為軍士主人於是

:「讀書。」:「三千數萬。」齊名:「何如?」:「不如。」:「便是?」悵然:「不為可知!」調:「?」

司馬飲酒神武親臨:「右臂。」吏部尚書青州刺史

元康字長廣宗內史元康尚書

元康文史機敏正光北伐軍功臨清普泰司徒高昂記室司馬劇飲神武魏收神武:「主簿魏收作文司徒道一?」元康:「。」便丞相功曹機密不為大行安平軍國元康不知神武臨行元康在後馬上有所號令九十元康屈指記憶神武:「如此世間希有上天。」機密元康神武使元康颯颯運筆不及俄頃神武:「何如孔子?」

神武元康元康俯伏:「世子!」神武:「性急如此。」元康:「一度!」神武忿:「使元康。」左右:「元康用心誠實。」神武神武:「。」元康:「不須。」神武元康:「天下世子世子不能父子世間人?」神武意解:「元康一百。」

任用神武待遇元康神武元康門外:「不如。」將軍范陽神武元康元康以為元康李氏元康便不能財利受納不可交易州郡

神武遺失元康冒險求得西神武進取以為人馬不可元康:「歲月便是不可必須乘勝。」神武:「伏兵何以?」元康:「還軍尚無遠謀後患。」神武不從大行神武:「不用元康以此瞑目元康。」

神武發喪元康晉陽元康神武在後元康:「無辜天神何以黎庶前事。」元康:「機變不如慕容先王。」召見元康:「元康使以致元康。」元康五十

不能元康:「朝政未有因而足以。」元康:「。」益發元康

相國齊王元康以為未可大行元康元康地處施行

元康倉頭掌廚與其謀害時事文宣文宣文宣有所進食元康:「可惜可惜!」手書口占權宜四十三狼狽 賊死都督倉頭宰人本紀元康宮中出使明年司空元康李氏感發廣宗元康

溫雅給事黃門侍郎開皇尚書郎大業彭城

中山曲陽淮南太守

聰敏十三受業定州刺史策問應答其二任城丞相高陽軍功起家曹參為時孝昌太學博士光州清靜遠近居喪調御史臺中彈奏信任西監軍失利自殺與其刺史晉陽神武以免

大行郎中機密造次不及宣讀受禪神武」,」,神武孔子』,。」神武:「眼看!」出去:「左右天下?」

神武晉陽使不敢文武在位廉潔神武神武:「天下習俗家屬關西招誘人情去留未定江東復有老翁專事衣冠禮樂中原士大夫以為正朔所在作法士子何以。」掠奪百姓神武軍人張弓夾道使其間:「。」流汗神武然後:「鋒刃一生貪鄙。」:「愚人至理。」露布起草

奉使詣闕九龍殿:「有所佛性法性?」:「正是。」問曰:「法性佛性如何?」:「性體。」:「?」:「不能不能。」引入經庫地持經一部玄宗經行老子道德經廷尉

彭城大都慕容胡馬:「第二以為。」政要:「天下使天下使天下二事自然。」:「。」握手後魏殿講說師子座:「孔門何如!」關中朝廷:「所以。」:「逆順大小強弱俘獲。」:「能破三義何以自立?」:「不大不順聖旨兼備可以。」

文宣長史不為受命預定衛尉長安

東山以為為蛇畫足:「以為前生?」:「聖人。」:「聖人天地四時安得使北辰龍宮可以性靈何謂?」:「不得。」:「骨肉歸於大盡?」:「。」:「生光仲尼。」其後前後往復再三

鄭州謀反因此朝見第二廷尉郎中臨海楚州東方謀反天命文宣海州膠州刺史所在清靜廉潔玄理莊子惠施上下》,名曰》,並行

性質匡正文宣諫言:「治國?」:「鮮卑車馬中國人。」以為不能乃至前面以為長史人屬婚嫁公事十年飲酒遣使不及臨海次子豫州明初追贈三司尚書僕射武平元年大將軍

子美學業不如武平大理散騎常侍使吏部郎中開皇終於刺史

安陽

大業起居舍人

好學博覽屬文黃門侍郎修國史害人親信尚書耳聾戲弄不得乃至大罵自陳曉喻往往以為嗤笑武平鄉里禮記春秋講授子弟開皇月令》,書名寶典十二二百不堪修國史著作致仕終於十五二十並行

河南洛陽淳厚造次正光昌平太守所在救援中山朝廷北邊人情以為幽州冀州太守徵兵前後其三使詣闕孝莊都督經略

京都刺史安定安定於是慰勞莫不乘馬安定將士戰敗遇害莫不悲泣兒童婦女公馬愛人如此以為東北道行濟州刺史不宜反覆不從

神武太守魏孝武帝入關神武忠貞其弟大使勞問軍國徵發使公私使朝廷丞相長史悉心盡力不為前後奴婢神武生口神武大行長史如故知府天平定州左右拾遺補闕不肯神武

未幾兗州刺史選用僚屬細密百姓徐州刺史兗州彭城刺史欣悅當州驅使煩擾休假督察主司親自檢視使衣服還家溫飽甚多使神武刺史廣平太守廣宗太守平原太守以為神武天下將士河南退三百任人朝廷國史退不許吏部尚書大將軍將軍丞相長史

晉州刺史大將軍汾州西魏士人防守酋長都督前後三百殷勤來歸祿公物西魏自相糾合擊破龍門西魏二百天下妻子嗜欲自守家產不假官俸是以清白司空

結婚盧氏盧氏平陽志節孝廉不為神廟北面:「高祖及其妻子引決地下。」便衛士朝廷

前妻以為盧氏神武神武諸子同學謀殺神武神武:「莫若!」立身清白履行收拾

慎言從政太守不得調尉遲開皇吏部尚書新豐四百所得分給窮乏未幾三百時雍縣令司馬稱為以為上天宗廟刺史」。海州刺史

未幾博士尉遲舉薦大怒嶺南未幾洪州

平城長史使神武州城丞相軍事武安神武大軍山東晉州士卒死者以邊使遇見開門人家火食


神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