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Northern Dynasties 《北史》

卷六十四 列傳第五十二: 韋孝寬 韋瑱 柳虯 Volume 64 Biographies 52: Wei Xiaokuan, Wei Zhen, Liu Qiu

柳虯
列傳第五十二

柳虯從子

京兆扶風郡守武威郡守建義大行將軍雍州大中永安將軍刺史隨機招撫歸附司空冀州刺史涉獵作亂詣闕朝廷西征博士華山大都潼關司馬永安宣威將軍給事北縣普泰荊州刺史郡守新野郡守荊州周文原州雍州潼關弘農郡節度宜陽兵馬陽城郡守宇文應接潁川東魏潁川平樂豫州刺史大軍不利邊境將軍宜陽兗州刺史東魏宜陽刺史手跡偽作欲經不見奇兵大統晉州刺史山胡威信肅然大都

十二神武山東西至於高樓高峻神武使城中:「穿。」地道晝夜地道戰士城外穿外積敵人在地便柴火火氣城外所及莫不摧毀空中不能城外竿竿一來四面穿二十一分為其中放火崩壞木柵不得城外攻擊神武曹參:「何不?」:「城池有餘旬朔之間救援反之關西男子將軍。」城中:「祿軍士湯火中邪?」城中:「太尉開國萬戶。」反射城外:「。」弟子山東白刃:「便。」慷慨士卒莫不死難神武苦戰病死十四智力因而因此忿魏文帝殿尚書勞問大將軍三司

廢帝雍州刺史槐樹修復行旅周文:「天下。」於是夾道元年大將軍江陵尚書僕射賜姓宇文周文司徒明帝殿學士考校保定刺史遣使使命一日交易皇姑之際大夫公正設供公正使皇家親屬使者關東朝廷皇姑善於得人間諜盡力通書動靜朝廷主帥寬度守一斬首如此

離石以南居人阻斷大城河西十萬為難:「晉州四百一日晉州徵兵日方之間城隍」。大軍停留以南稷山所在縱火軍營收兵版築

長史不可大軍不利宜陽:「宜陽未能損益兩國君子疆界侵擾築城。」於是地形長史使:「公子不滿築城固守?」不行

萬戶宜陽經略築城丞相明月相見明月:「宜陽小城戰爭。」答曰:「宜陽要衝安在幼主重望調陰陽百姓大水千里使之間尋常塗炭。」參軍卜筮:「來年殺戮。」:「上天明月長安。」:「高山槲樹。」潤色明月以此

建德之後武帝上疏

第一:「積年間隙際會難以成功是以往歲有勞功績機會沃土破亡餘燼一舉歷年盡力:'不可。'大軍廣州出自

山南沿北山稽胡諸軍之外使實在。」

第二:「國家更為大舉以北以南東南戎馬奇兵興師堅壁以邊宿奔命一二年中荒淫酒色不勝以此覆亡然後。」

第三:「席捲太祖天明更新是以之中大功清江西使勾踐武王盟約安人和眾通商兼併。」

武帝司寇淮南西元爾後大舉山東

致仕海內骸骨:「。」

禦敵移時虛實先驅要衝不許稽胡大軍行軍應接其四武帝晉州凱旋從容:「老人少年一舉以為如何?」:「唯有誠心而已少壯。」大笑:「。」司空

大象元年十一十五諸軍徐州行軍淮南宇文廣陵率眾壽陽淮南所在密送尤為險要放水刺史於是退江北豫州宇文數百不得獲之淮南封一

隋文帝尉遲司徒刺史朝歌大都賀蘭徐行使求醫湯陰郡守驛馬:「。」數百豐厚停留不及

以為洛京虛弱守備河陽關東鮮卑河陽河陽鮮卑八百東京官司洛陽因此不成

六月關中七月河陽擊破東南要衝牢固將士以此攻取:「大軍?」於是次於武陟輕騎次於西門豹自殺兵士小城豫園隨機關東十月京師十一月七十二太傅十二諸軍雍州

強敵所有經略佈置成事。,文史政事披閱末年學士喪父兄嫂所得俸祿私房親族朝野以此長子魏文帝年長

知名

善會聰敏好學大將軍三司京兆武帝:「富貴鄉里?」正色:「陛下非分便印綬賢能。」大笑:「前言。」武帝東征先驅歿二十九大將軍追封河南刺史

隋文帝開皇封三

公子令譽京兆武帝以後永安隋文帝丞相其父尉遲三司文帝受禪刺史仁壽文帝

太常安邑

內史侍郎戶部侍郎尚書

雍州從事前後周文帝經虛心遣使甚至不能林泉琴書居士明帝即位禮敬:「遁世辰光滄州百丈平樂遙望?」河東逍遙執政政事仰視:「。」以為尚書相見朝廷相遇賓館不時詩曰:「?」當時欽挹如此

武帝數人而已以此相見乘馬:「操行。」於是武帝三教不同優劣三教歸於深淺等級三教東宮乘馬立身:「《不可不可滿聖人殿下。」

隨州刺史歿一日之中家人相對悲慟神色自若:「死生!」名義接引族人安定放逸文史留情著述抄錄十萬晚年文筆

建德年老:「王孫布囊高達才能更新使牛車其餘煩雜無用不能朔望而已親友弔祭不得臨終恍惚以此瞑目。」元年二月七十七武帝遣使弔祭葬禮諸子

主簿安縣周文公主三司大夫刺史武帝長史東夏百姓戶部大夫大夫尉遲:「分界因此搖動。」刺史

子弟:「脂膏頗為未及壯年不見祿滿退便春秋晨昏今世陟岵瞻望禮教汝等難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