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Northern Dynasties 《北史》

卷六十八 列傳第五十六: 豆盧寧 楊紹 王雅 韓雄 賀若敦 Volume 68 Biographies 56: Dou Luning, Yang Shao, Wang Ya, Han Xiong, He Ruodun


列傳第五十六



永安昌黎慕容氏之後高祖皇始長樂郡守賜姓盧氏」,避難未詳威重于時追贈國大將軍涪陵有志氣姿容善騎射永安入關靈壽縣GC相去莎草七發。GC周文

西奉迎河陽後進弘農大將軍大都大統稽胡平伏GC隴右諸軍使大將軍三司周文東魏將軍范陽十六大將軍反叛討平尚書僕射國大將軍同州刺史司寇楚國萬戶食鹽一千保定刺史大兵輿同州太保諸軍同州刺史

未有生子親屬:「兄弟。」以此

周文周文臣子安縣受禪大夫三司丹陽明帝大夫解職就學齊王武帝嗣位作亂刺史大致祥瑞渭水由來泉湧而後:「丹陽漿我人烏來。」百姓漿楚國大象隋文帝丞相益州作亂城固七十戰士不過二千晝夜中山開皇夏州漢王十年京師使顧問道路不絕

刺史大理武賁郎將

道生氣節漢王王府主簿突厥三司煬帝即位作亂苦諫其弟:「自得。」刺史:「不能不足。」家人留守司馬皇甫磐石宿部分未定有人二十八大將軍正義

三司大業未幾

建德華陰大將軍

識度周文武功新興大將軍三司刺史沃野保定元年大夫楚國三千沃野

沃野徐州刺史開皇隋文帝昌樂縣公主刺史

弘農華陰郡守大夫慷慨有志征伐力戰普泰平鄉大統元年冠軍郡守百姓大將軍三司刺史賜姓大將軍刺史

姿容雍容可觀周武帝太子大夫雲陽作亂大夫大象隋文帝丞相雍州文帝伏誅雍州六千

文帝受禪將軍宗正大將軍廣平封一朝廷朋黨以為一時稱為」。寬容下士朝野兵馬司空閉門賓客仁壽聲望職方地圖群臣:「」。

大業太子太傅太子檢校鄭州刺史刺史京兆吐谷渾河道諸軍遼東檢校大將軍遼東監護喪事:「王道高雅生靈。」司徒太守

吏部侍郎

仁弟文學刺史淮南太守大夫遼東其弟刺史其事發病

內史大夫遂寧文帝受禪給事黃門侍郎吏部侍郎內史侍郎刺史天下第一工部尚書加上為人:「君子君子。」皇后文帝山陵制度煬帝嗣位東都遼東將軍祿大夫吏部尚書

木訥寡言善騎射周文潼關:「百萬不滿萬人常理神武大丈夫以此!」披靡周文大軍失利退敵人步騎左右退周文:「!」大將軍三司明帝刺史七百夏州刺史

容貌腰帶有人長子縣隋文帝受禪宜陽才能:「臣子社稷?」未幾蘄州九江荊州作亂行軍討平隆重

功臣獲罪縱酒執政及時以為遼東漢王行軍柳城涼州騎士七百

未幾親信安定皇甫令狐徼幸:「道人道人:'國主。':'夫人皇后。'涼州:'河西天下精兵大事。':'涼州。'」其事:「大將軍大將軍僕射交通。」大將軍

木蘭河南孝文郡守膂力騎射西便慷慨立功大統與其六十西河南東魏東魏洛州刺史慕容妻子以為:「。」周文弘農還鄉進取招集洛陽周文神武神武三軍突圍徐州刺史東魏雍州刺史頗為邊患東魏衣服河陽關西河南大將軍三司河南中正賜姓宇文明帝刺史敵人虛實率眾深入艱難前後四十五勝負志氣東魏大將軍諸軍

慷慨膽略容貌雄傑百家周文諸子三司武帝永業金墉城范陽加上刺史隋文帝刺史摩訶聲援江北前後

開皇文帝江南甚為敵人大舉先鋒五百進攻半日次於新林江南父老威信晝夜不絕相繼行軍領軍朱雀朱雀:「老夫!」遂平金陵:「太平天下盛事!」:「國威萬里使東南湯火數百旬日廓清宇宙班師。」及至上前:「死戰威武遂平!」:「將士甚多輕騎五百血刃金陵府庫巢穴掖門不暇!」:'合上。」於是八千士卒不得

大軍:「亡國文武百官。」奴婢王公文武武職使

江東:「黃斑壽陽春風。」所謂之際往返時節相應突厥來朝:「江南天子?」:「。」左右突厥:「天子。」突厥惶恐仰視威容如此壽光行軍金城涼州

儀衛其中:「來迎。」不見有人:「左右:「閻羅王。」子弟:「閻羅王。」

倜儻高陽酒肴酣暢揚言:「在朝!」逃奔山賊

知名周武帝中旅大夫隋文帝尉遲大將軍昌樂縣開皇刺史朝廷兄弟同在淮南刺史廣陵行軍擊破突厥後坐刺史突厥檢校突厥江都

煬帝即位新蔡任用大業太原京兆朝臣京師

善騎射膂力過人大都丞相尉遲加上受禪開皇之後行軍廣大猛獸大喜刺史

突厥邊患朝廷檢校朔州代州仁壽元年突厥可汗刺史劉隆大將軍藥王不敵四面搏戰重創將士藥王煬帝白骨:「。」骸骨沙門隴西太守

未幾作亂祿大夫未幾

河南洛陽漠北部落大人獻文尚書刺史勇健不好文學秘書永安太宰亭子神武潁州長史刺史兗州刺史刺史司空難以十七贊成流涕歸西蜂起龜山來襲左右僚屬:「我少軍旅非一如此膽略非唯門戶。」

明年河內洛陽虛發周文陵縣甘泉周文大怒唯有鹿突圍躍馬鹿東山馬步便周文太子庶子廢帝將軍大將軍三司人情巴西梁州西江刺史開業扇動周文討平大夫聚眾信州進軍遂平信州荊州文子刺史

元年司馬絕糧乘勝秋水有所訪問隨即以為營壘持久之間農業土人土人裝船軍人望見爭取人乘如是再三便伏兵江岸使人乘便迎接伏兵此後實有不能:「。」於是病死十五失地

保定刺史負氣流輩大將軍全軍怨言自殺臨刑:「平江不可。」出血建德追贈大將軍

便屬文書記齊王記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