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History of the Northern Dynasties 北史

卷七十一 列傳第五十九: 隋宗室諸王 Volume 71 Biographies 59: The Sui Imperial Family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宗室
列傳第五十九宗室

景王穆王道宣昭王河間離石太守文帝四王煬帝

景王隋文帝文帝穆王道宣昭王異母明帝元軍賜爵車騎大將軍武帝力戰文帝西北大風不吉文帝司徒受禪追封

其弟高陽開封縣三司同州刺史儀衛

尉遲開皇有司:「我有:'不可。':'阿兄。'醫師父母父母:'不能。':'一日天下不受他人。'父母父母于時入門不喜靜坐'?'當時不可兄弟世間家兄相愛達官兄弟爭名。」

同州未嘗嬉戲遊獵聽政端坐讀書無私公孫尚義山東儒士文學年節嘉慶文帝景王不睦尉氏皇后以是危懼貶損以是哀憐產業:「平原財帛無可!」論語》、《孝經而已交通賓客:「兒子才能以致。」開皇二十自守朝覲不出煬帝即位得罪高陽交通大業弘農太守清靜自居東都西官屬:「西關中根本使不得不出。'城門不得宇文合擊宗正

十二江都骨肉臨終:「今日首領!」

穆王恆生元軍竟陵郡周武帝公主保定納言公子公主姿容當時號曰武帝親愛:「西。」即位吏部大夫加上

文帝朝政太子不從:「不能更為族滅!」文帝大宗執政受禪雍州阿三後坐

宇文皇后不平鬱鬱不得志咒詛帝命不忍不得已宇文由是開皇十一飲酒流血四十四以為

姿容文帝受禪明年刺史甚為

穆王文帝煬帝即位猜忌憂懼答曰:「祿不凡善應。」沙門占候交通人為勝法有人黃門侍郎司徒:「自家四海同心在於協力其先莫大前科。」皇族不忍除名

大業遼東從軍珠崖天下大亂妻子歸國懷化縣

竟陵郡長沙

衡山

零陵好學屬文既而零陵哀思轉徙南海

零陵穆王大業江都宇文

道宣元軍賜爵興城文帝受禪追封穆王

昭王明達元軍同安皇后由是寵愛特異十七內史大夫文帝執政蒲州刺史受禪所生李氏雍州領軍大將軍涼州風儀大軍北伐河間等分元帥節度親率李充朔州可汗白道接戰安縣元帥步騎十五合川突厥納言未幾使左右驅逐二十五太尉冀州刺史子集

安王煬帝諸侯憂懼普明祈福有人:「罪人臣子。」相連不忍除名天下不知

河間文帝愛敬少孤周文建義關中弘始入關文帝田宅

文武征伐三司文帝丞相左右心腹戶外文帝加上賜爵永康大將軍其父尚書河間河間大將軍行軍元帥突厥清靜恩惠蒲州刺史得以便宜從事河東盜賊百餘邊裔恬然入朝揚州蒲州餘年煬帝嗣位太子太保歲餘大業追封

猜忌骨肉滎陽太守頗有政績李密滎陽歲餘城中兵勢:「先世山東呂布董卓天親芝焚蕙歎不同江都骨肉怨憤烽火驪山諸侯漢水孤城千里僅有數百抗拒何日匕首蕭牆七尺懸賞千金三思自求多福。」于時江都東都稱制宗正

刺史同歸長安:「國家奉箕帚公心不顧婚姻孤負全身所能長安公家送還東都。」不許沐浴歸國宜州刺史年老

文帝生長北邊騎射以軍文帝受禪其父尚書領軍將軍才藝性質當時蒲州刺史秦州

洛州刺史漢王朝廷以為二心不齒

離石太守刺史好學涉獵書記有風開皇車騎將軍宿衛侍郎煬帝嗣位將軍未幾檢校將軍汾陽突厥京師雁門退:「怯懦陳請驚動不可爪牙。」離石太守寇邊劫掠復大行長百餘四面不得進而

歲餘朔方馬邑作亂心腹數百京師道路隔絕退離石左右太原不復父兄城中城陷

文帝文獻皇后所生煬帝孝王庶人庶人

小名元軍文帝世子大將軍長寧洛州東京總統京師大司馬內史禁衛文帝受禪皇太子軍國政事尚書死罪山東流冗遣使邊塞上書以為懷舊迸流東夏不堪逃亡家鄉羈旅數歲沐浴逃竄自然歸本所在以致?」不可時政不便損益從容群臣:「前世廢立姬侍可謂兄弟孽子忿亡國!」

好學仁和任情姚察開明文飾不悅奢侈:「帝王未有奢華長久不上稱帝人意何以宗廟之上衣服警戒兄弟今日皇太子昔時刀子上士如此前事。」

冬至百官樂受朝臣:「內外百官相率東宮?」太常對曰:「東宮不得:「有司徵召一朝太子法服東宮如此禮制。」下詔:「皇太子臣子東宮非典。」

自此恩寵宿衛:「東宮宿衛。」作色:「我有行動宿衛太子東宮左右何須商量向東上下豈非好事不須!」以防

元氏皇后專擅內政不平罪過姬妾居處皇后由是德行後晉來朝車馬侍從儉素朝臣聲名揚州皇后哽咽流涕不能皇后相對歔欷:「平生昆弟不知東宮盛怒出於。」皇后忿:「不可伊索基業夫妻有如新婦病痛遣人投藥如此不窮如此死後東宮至尊千秋萬歲汝等兄弟向陽再拜問訊幾許苦痛!」嗚咽不能皇后悲不自勝之後皇后張衡宇文皇后:「不知皇后如何何為!」孝悌恭儉皇后:「孝順至尊使新婦可憐使相對終日小人骨肉我所暗地。」太子不才皇后廢立

憂懼計無所出新豐賢能占候:「東宮太白皇太子退。」庶人屋宇卑陋太子布衣當之不安仁壽使東宮束帶皇后遣人東宮構成玄武至德動靜隨事東宮宿衛名籍健兒東宮幸臣太子消息密告於是內外過失:「東宮罪過主上已知密詔定當廢立告之富貴。」許諾

開皇二十車駕仁壽大興殿:「京師開懷歡樂不知愁苦。」吏部尚書牛弘對曰:「稱職至尊憂勞朝臣太子作色東宮官屬:「仁壽不遠京師敵國在後驚急殿豈非我家!」數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