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Chen 陳書

卷八 列傳第二: 杜僧明 周文育 侯安都 Volume 8: Du Sengming; Zhou Wenyu; Hou And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陳書

  列傳第二

    周文寶安 


  廣陵臨澤眇小膽氣過人勇力善騎射大同廣州南江周文新州征伐交州土豪刺史廣州高州刺史瘴癘廣州刺史不得已合浦死者十六潰散不可其餘退還交通逗留梁武帝廣州賜死弟子任俠家屬南江合謀:「累代待遇我等不能丈夫萬人之敵州城百姓不從然後使束手廷尉。」慷慨足下」。周文結盟弟子略為刺史東西一日之中數萬高祖高要生擒高祖為主

  高祖交阯侯景之亂高祖京師高祖始興前鋒高祖乘馬乘馬披靡因而大敗高州刺史高祖高祖周文前軍寧都南康高祖相持連戰百餘高祖高祖南康西昌軍事將軍新州刺史臨江三百

  南江高祖豫章,()[]前驅,[1]高祖長史()[],[2]麾下水門景平員外散騎常侍將軍刺史五百太守高祖廣陵使持節散騎常侍將軍如故荊州高祖使明徹西江州四十六散騎常侍世祖即位追贈三司配享高祖

  周文景德少孤新安十一反覆游水跳高浦口對曰:「老家長大。」為己滿還都太子名字因為景德隸書蔡邕勸學古詩:「富貴。」騎射

  刺史前軍使五百新蔡懸瓠慰勞白水一日之中前鋒冠軍戰死不敢

  南江同行所在南海死後廣州高祖高祖

  (),[3]委任大庾嶺:「不過。」:「便。」:「須臾二千不見以此為。」宿逆旅賈人二千高祖高要大喜遣人賞賜麾下

  高祖前軍歐陽高祖四面乘馬右手搏戰左手大敗高祖司馬

  高祖老弱精兵軍人相持未解高祖水軍不敢將軍刺史義軍高祖築城

  高祖發自南康五千開通豫章前後將軍員外散騎常侍五百

  高祖白茅平南諸城及至景平散騎常侍一千信義太守南丹太守武將散騎常侍

  高祖世祖吳興會稽太守世祖世祖頃之苦戰不能

  高祖()[],[4]都督豫州諸軍()武威將軍豫州刺史,[5]嗣徽渡江蕪湖徵文嗣徽至於歸路鼓噪嗣徽不能反攻嗣徽嗣徽驍將殿軍蕪湖丹陽高祖嗣徽白城大會高祖:「逆風。」[6]:「古法。」上馬,[7]殺傷數百嗣徽,[8]戰功西將軍鼓吹一部

  廣州刺史舉兵()[],[9]其弟豫章石頭使相會歐陽苦竹,[10]官軍官軍三百百餘,[11]豫章官軍退還不許使人間兄弟利害饋糧於是老小船舫沿豫章郡退大喜設備信宿上流歐陽下流其中築城歐陽退自守將軍,[12]長史於是陳兵因而南康股慄為人明徹以降石頭高祖退廣州豫章將軍三司都督諸軍江州刺史

  上流詔命西都督都督武昌使持節散騎常侍將軍三司鼓吹一部

  扇動高祖豫章內史萬人明徹水軍象牙金口五百京師二千主帥明徹敗績退金口失利謀害監軍白象其事:「不可人人驚懼不如推心。」棄船所在五十一高祖即日舉哀侍中司空

  流星中有忽聞小兒軍人長三俄而配享高祖寶安新安太守

  寶安安民便騎射公子馳騁征討不遑寶安惡少高祖西征敗績寶安便折節讀書君子士卒員外侍郎將軍吳興太守寶安猛烈將軍

  世祖即位器重平王頗有寶安其餘將軍吳興太守前軍給事黃門侍郎持節都督徐州諸軍將軍徐州刺史將軍武將將軍元年二十九侍中將軍

  寶安偏將歐陽平定淮南江安縣四百定遠太守二十四將軍

  始興曲江,[13]州郡光祿大夫始興內史二千

  隸書鼓琴涉獵五言詩善騎射始興內史為主簿侯景之亂招集兵甲三千高祖京邑高祖力戰猛烈將軍散騎常侍富川縣三百高祖京口太守高祖知者使水軍京口石頭高祖馬步從江石頭登岸石頭軍人進逼臥室高祖大軍聽事

  元年使持節散騎常侍都督徐州諸軍將軍徐州刺史高祖嗣徽等引石頭至于閉門旗幟城中:「。」石頭士卒禦敵甲士三百東西掖門大敗退還石頭不敢高祖水軍中流嗣徽家口嗣徽彈琵琶:「住處。」嗣徽高祖嗣徽守備俘獲

  明年詔安梁山嗣徽丹陽,[14]高祖馬步高橋十二生擒乞伏東方使從弟主張墜馬騎士十一不敢高祖步騎自白其後大敗。[15]所部俘獲不可五百鼓吹一部平南將軍西江

  都督水軍豫章豫州刺史周文歐陽豫章石頭其一船艦水軍步騎登岸後路軍士松木漸進將軍三司

  武昌周文西王公新林躍馬人馬以為不祥武昌豫章統攝部下不平城中官軍,[16]進軍未能至于不得東岸官軍西相持敗績周文置于王子白水小船成上官軍還都官爵

  丹陽都督豫州諸軍西將軍豫州刺史周文自宮亭湖松門南歸生擒部下四千進軍船艦廬山

  還軍高祖世祖世祖時世謙讓太后衡陽下令猶豫不能:「四方未定臨川天下今日。」便殿太后世祖世祖即位司空都督徐州諸軍將軍徐州刺史

  大軍蕪湖大都指麾經略元年敗走進軍餘黨

  衡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