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Han 《漢書》

卷二十四下 食貨志 Volume 24b: Treatise on Trade 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金錢布帛以前太公黃金方寸輕重布帛利於流於

太公退管仲桓公輕重:「貴賤緩急輕重不理百倍萬金千乘之國千金有所然而飢餓有所有餘故人不足故人輕重使千萬百萬耒耜器械糧食不得。」桓公區區諸侯

其後百餘景王大錢:「不可於是乎輕重於是不堪於是乎大利有所遠志王府洿。」大錢寶貨」,勸農不足百姓

天下二等黃金銅錢」,珠玉不為隨時輕重無常

以為黃金不軌騰躍天下高祖賈人不得乘車天下商賈市井子孫不得孝文」。鑄錢使賈誼

使天下鑄銅鑄錢不可甚微召禍民人日報不止民人抵罪榜笞奔走使陷阱鑄錢死罪鑄錢

民用不同用錢若干不受不立大為不能

農事棄捐五穀不為善人姦邪刑戮刑戮不詳奈何不得鑄錢棄市不足不勝法禁使天下

何謂鑄錢作者耕田歸於輕重貨物兵器多少調奇羨匈奴天下退

諸侯鑄錢天子叛逆鄧通大夫鑄錢天下

武帝忿即位數年招徠江淮之間蕭然唐蒙司馬相如西南夷通道巴蜀巴蜀穿朝鮮之間發動王恢馬邑匈奴北邊不解天下干戈行者中外騷擾百姓出貨除罪選舉陵夷廉恥武力進用自此

其後衛青數萬出擊匈奴河南朔方西南夷作者數萬千里負擔數歲道不通蠻夷發兵巴蜀不足南夷入粟縣官於都南夷朔方山東府庫奴婢得以終身

此後衛青擊胡黃金二十漢軍士馬死者兵甲於是大司農賦稅不足戰士有司禁錮名曰武功十七三十萬金武功千夫五大有罪二等至樂軍功軍功多用超等大夫多端官職

春秋臣下廷尉於是明年淮南衡山江都謀反公卿死者數萬法令當是時方正賢良文學至公大夫公孫弘宰相然而無益功利

明年出擊數萬於是發車三萬受賞凡百

不可其後穿河渠以為當時長安華陰朔方穿作者數萬二三十數

天子往來長安數萬關中不足調數萬衣食縣官縣官天子輿

明年山東水災於是天子遣使倉廩不足豪富人相不能貧民以西朔方以南七十衣食縣官數歲產業使者分部相望以億計縣官大空富商冶鑄煮鹽萬金公家黎民

於是天子公卿錢幣鹿少府孝文四十餘年建元以來縣官往往銅山鑄錢不可勝數有司:「

諸侯三等黃金白金赤金輕薄遠方。」鹿四十王侯宗室朝覲然後

白金以為莫如莫如莫如白金其一」,三千五百三百縣官金錢不可勝數

於是以東咸陽大農咸陽煮鹽南陽大冶千金當時進言洛陽賈人心計十三侍中利事

五大千夫徵發於是千夫五大出馬故吏上林昆明池

明年大將軍出擊賞賜五十萬金死者戰士不得祿

有司姦詐不可

大農咸陽:「天地少府陛下大農自給煮鹽以致不可鑄鐵煮鹽沒入器物不出使。」使咸陽舉行天下官府賈人

商賈於是公卿:「災害貧民產業廣饒陛下寬貸商賈無有縣官異時賈人如故賈人取利二千四千北邊騎士商賈以上戍邊沒入賈人家屬得名以便沒入。」

豪富縣官天子賜爵布告天下百姓不願自在使天下年中大司農九卿大司農會計稍稍通貨六百

白金後五金錢死者十萬發覺不可百餘萬人不能天下金錢犯法不能於是博士等分御史大夫九卿大農濟南亭長廉直九卿鹿:「王侯四十本末不相稱。」天子客語客語不便九卿不便公卿大夫諂諛取容

天下百姓縣官於是

鑄錢公卿京師不得白金縣官無益不行其後法用不便於是鑄錢上林天下不得鑄錢輸入鑄錢不能相當

天下以上御史廷尉財物以億計奴婢千萬數百百餘於是商賈以上不事縣官左右

大農上林財物主上上林充滿大修昆明池樓船於是天子高數宮室日麗

少府太僕大農往往沒入沒入奴婢禽獸奴婢四百

忠言:「世家子弟富人鬥雞走狗。」名曰」。

山東數年二三千里天子江淮欲留使者屬於下巴

明年天子出巡河東不意自殺西不得隴西自殺於是蕭關數萬騎行千里於是太守以下

既得后土公卿封禪治道修繕故宮馳道

明年南粵西天子山東天下南方樓船二十萬人三河以西數萬張掖酒泉朔方西河西六十萬人中國三千大農不足武庫官兵車騎縣官難得以下三百以上

天下

上書父子南粵天子下詔褒揚賜爵關內黃金四十布告天下天下列侯從軍少府列侯百餘御史大夫在位不便縣官

出兵番禺以西十七賦稅南陽漢中以往車馬時時南方萬餘大農大農調以為而已不敢

明年元封元年太子太傅都尉大農天下各自相爭騰躍天下大農分部往往遠方異時商賈

灌輸京師天下大農大農天下貨物如此富商大賈大利萬物不得騰躍天下名曰」。天子以為然而於是天子朔方泰山海上北邊賞賜百餘大農

入粟入粟甘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