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Han 《漢書》

卷六十二 司馬遷傳 Volume 62: Sima Qian

六十二 司馬遷第三十

顓頊之際之後使至於天地其後宣王司馬司馬之間司馬晉中司馬

司馬分散中山其後爭論於是惠王使因而武安白起武安賜死玄孫朝歌諸侯河內市長五大太史公

太史公天官太史公建元之間學者六家

》:「天下一致。」陰陽道德陰陽忌諱使四時大順不可儒者是以其事君臣父子夫婦長幼不可是以其事不可不可法家君臣上下不可名家使失真正名不可道家使人精專一無形萬物陰陽大順遷徙變化施事不宜儒者不然以為天下儀表如此至於大道聰明大用天地長久

陰陽四時十二二十四」,未必使」。秋收天道大經以為天下四時大順不可」。

儒者六藝六藝經傳千萬不能當年不能」。君臣父子夫婦長幼百家

德行高三三等茅茨夏日鹿。」送死喪禮以此萬民天下尊卑異時事業不必」,墨子所長百家不能

法家親疏貴賤親親可以行一不可」。不得百家不能

名家使不得人情使失真」。不可

道家無為其實虛無無常萬物先後萬物無法因時無度聖人」。群臣使各自其實不生不肖不成大道光耀天下無名凡人大用形神不可不可聖人

治天下」,

太史公天官不治子曰

龍門古文二十會稽齊魯夫子遺風彭城於是郎中奉使西征以南昆明

天子始建太史公不得從事發憤之間太史公:「功名天官後世今天泰山不得終於立身後世父母天下周公大王思慮之後王道禮樂孔子》、《》,春秋》,學者至今以來四百有餘諸侯史記海內一統賢君忠臣義士不論天下!」俯首流涕:「小子舊聞。」史記石室元年十一月甲子冬至受記

太史公:「「『周公五百孔子孔子至於五百易傳》,春秋》,》、《》、《》、《之際。』小子!」

大夫:「孔子為何春秋?」太史公:「:『孔子司寇諸侯大夫孔子不用不行是非二百四十二之中以為天下儀表諸侯大夫而已。』子曰:『不如行事深切。』《春秋人事經紀嫌疑是非善惡不肖存亡王道。《》,天地陰陽四時五行;《》,綱紀人倫;《》,先王;《》,山川禽獸草木牝牡雌雄;《》,所以;《春秋》,是非是故,《,《,《達意,《,《春秋道義亂世反之春秋》。《春秋文成數萬指數萬物春秋》。《春秋之中弒君三十六亡國五十二諸侯奔走不得社稷不可所以千里』。弒君弒父非一一夕』。不可春秋》,不見為人不可春秋》,為人春秋為人臣子春秋篡弒其實禮義至於夫君無道不孝四行天下大過天下大過春秋禮義大宗之前法施之後所為所為。」

:「孔子無明不得任用春秋》,禮義夫子明天守職萬事夫子?」太史公:「不然:『八卦,《尚書禮樂詩人。《春秋三代而已。』明天符瑞封禪改正受命海外重譯不可臣下百官不能賢能不用主上盛德功臣大夫莫大所謂故事整齊所謂春秋》,。」

於是十年李陵然而:「不用。」退:「》、《隱約。」以來至於黃帝。《五帝本紀第一,《本紀第二,《本紀第三,《本紀第四,《本紀第五,《本紀第六,《項羽本紀第七,《高祖本紀第八,《本紀第九,《孝文本紀第十,《本紀第十一,《本紀第十二。《三代第一,《十二諸侯年表第二,《年表第三,《之際第四,《諸侯年表第五,《高祖功臣年表第六,《功臣年表第七,《建元以來年表第八,《王子年表第九,《以來年表第十。《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天官第五,《封禪第六,《河渠第七,《第八。《世家第一,《太公世家第二,《周公世家第三,《召公世家第四,《世家第五,《世家第六,《世家第七,《微子世家第八,《世家第九,《世家第十,《世家第十一,《世家第十二,《世家第十三,《世家第十四,《世家第十五,《田完世家第十六,《孔子世家第十七,《涉世第十八,《外戚世家第十九,《元王世家第二十,《世家第二十,《惠王世家第二十,《相國世家第二十,《相國世家第二十,《世家第二十,《丞相世家第二十,《世家第二十,《孝王世家第二十,《五宗世家第二十,《世家第三十。《列傳,《管晏列傳第二,《老子韓非列傳第三,《列傳第四,《孫子吳起列傳第五,《列傳第六,《仲尼弟子列傳第七,《列傳第八,《蘇秦列傳第九,《列傳第十,《列傳第十一,《列傳第十二,《白起列傳第十三,《孟子荀卿列傳第十四,《平原列傳第十五,《列傳第十六,《公子列傳第十七,《列傳第十八,《列傳第十九,《列傳第二十,《列傳第二十,《列傳第二十,《列傳第二十,《屈原列傳第二十,《呂不韋列傳第二十,《刺客列傳第二十,《李斯列傳第二十,《蒙恬列傳第二十,《列傳第二十,《列傳第三十,《列傳第三十,《淮陰韓信列傳第三十,《列傳第三十,《列傳第三十,《列傳第三十,《丞相列傳第三十,《陸賈列傳第三十,《列傳第三十,《列傳第三十,《列傳第四,《列傳第四十一,《列傳第四十二,《列傳第四十三,《列傳第四十四,《扁鵲列傳第四十五,《列傳第四十六,《武安列傳第四十七,《列傳第四十八,《將軍列傳第四十九,《將軍列傳第五,《列傳第五十一,《匈奴列傳第五十二,《南越列傳第五十三,《列傳第五十四,《朝鮮列傳第五十五,《西南列傳第五十六,《司馬相如列傳第五十七,《淮南衡山列傳第五十八,《循吏列傳第五十九,《列傳第六,《儒林列傳第六十一,《酷吏列傳第六十二,《大宛列傳第六十三,《遊俠列傳第六十四,《佞幸列傳第六十五,《滑稽列傳第六十六,《列傳第六十七,《列傳第六十八,《列傳第六十九

五帝末流三代古文》、《》,石室鐀、版圖散亂韓信軍法章程定禮文學彬彬,《》、《往往曹參賈誼公孫百年之間天下太史公父子相繼:「至於司馬世主天至於!」網羅天下舊聞原始行事三代軒轅至於十二本紀不明禮樂損益改易兵權山川鬼神天人之際二十八宿北辰三十運行無窮輔弼股肱忠信行道主上三十世家立功天下七十列傳凡百三十五十二六千五百太史公書》。拾遺補闕一家六經百家京師聖君第七

之後任職益州刺史任安

足下進士意氣勤勤相師流俗如是長者遺風以為是以抑鬱:「?」終身虧缺不可以為足以發笑

會東上來相見無須之間季冬卒然不可不得憤懣左右魂魄無窮

修身施者恥辱五者然後可以君子傷心莫大非一從來孔子商鞅寒心變色自古事關莫不慷慨如今奈何天下二十餘年所以不能不能拾遺補闕不能攻城野戰搴旗不能祿以為宗族交遊四者合取可見大夫以此思慮掃除之中是非朝廷當世

本末不羈鄉曲主上使得薄技出入之中以為何以賓客日夜不肖主上不然李陵未嘗殷勤為人奇士分別不顧國家以為夫人不顧一生公家舉事不當妻子私心李陵不滿五千戎馬虎口億萬單于左右賢王千里士卒死傷李陵勞軍流涕白刃死敵使公卿王侯主上甘味大臣憂懼卑賤主上以為李陵士大夫得人不過無可奈何足以天下未有以此主上睚眥未能以為李陵遊說拳拳不能因為不足交遊左右親近一言囹圄之中告訴行事豈不李陵天下

一二俗人非有丹書文史星曆之間主上戲弄流俗假令伏法螻蟻死節以為不能樹立使固有泰山鴻毛太上其次其次其次辭令其次受辱其次受辱其次受辱其次毛髮受辱其次肌膚受辱腐刑大夫」,不可猛虎深山百獸及其之中不對交手肌膚之中獄吏所謂西李斯五刑淮陰大將受辱居室王侯聲聞鄰國不能引決塵埃之中古今一體強弱不能繩墨之外陵夷至於之間古人所以大夫為此夫人莫不親戚妻子義理不然不得已不幸兄弟獨身孤立妻子何如不必死節何處引決不得已所以隱忍糞土之中私心有所

富貴不可非常人稱西周易》;仲尼春秋》;屈原放逐離騷》;失明國語》,孫子,《兵法呂覽》;韓非,《》、《孤憤》。《三百賢聖發憤所為有所鬱結不得往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