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Han 漢書

卷七十 傅常鄭甘陳段傳 Volume 70: Fu, Chang, Zheng, Gan, Chen and Dua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介子
介子從軍龜茲樓蘭使者西域》。至元介子駿馬使大宛詔令青樓龜茲國

介子樓蘭匈奴使:「大兵匈奴匈奴使何為?」:「匈奴使龜茲。」介子龜茲服罪介子大宛龜茲龜茲:「匈奴使在此。」介子匈奴使者介子平樂

介子大將軍:「樓蘭龜茲數反介子龜茲。」大將軍:「龜茲道遠樓蘭。」於是

介子士卒金幣揚言外國樓蘭樓蘭介子介子西使:「使者黃金錦繡我去西國。」金幣還報使者介子飲酒介子:「天子使。」介子壯士人從貴人左右介子告諭:「天子太子!」詣闕公卿將軍下詔:「樓蘭匈奴使者發兵司馬安樂光祿大夫三輩安息大宛使盜取逆天平樂介子持節使樓蘭報怨師從介子食邑七百侍郎。」

介子有罪不得元始功臣介子曾孫王莽


太原家貧蘇武使匈奴拘留餘年勤勞光祿大夫

公主上書:「匈奴車師車師匈奴天子!」士馬匈奴即位使公主遣使:「匈奴連發大兵惡師人民使使公主隔絕精兵自給人馬五萬盡力匈奴天子出兵公主!」於是大發十五將軍道出匈奴》。

校尉持節以下五萬西方單于以下三萬九千五萬六十自取從吏印綬天子奉使金幣貴人龜茲國校尉伏誅請便不許大將軍以便從事五百西國萬人使龜茲萬人七千龜茲未合遣人以前使:「先王貴人無罪。」:「即如。」

後代蘇武屬國外國勤勞甘露將軍趙充國天子將軍屬國如故武侯曾孫建武


會稽卒伍從軍數出西域由是為人外國張騫西域李廣征伐之後校尉屯田侍郎攻破車師司馬使鄯善以西

匈奴先賢使龜茲五萬二千小王十二河曲頗有亡者京師

車師西域車師以西都護都護

功效下詔:「都護西域都尉威信匈奴單于從兄擊破車師功效安遠食邑。」於是中西鎮撫懷集號令西域張騫西域》。

元始功臣不以曾孫安遠

延壽
延壽良家子善騎射羽林羽林由是朝門遼東太守車騎將軍延壽郎中大夫使西域都護都尉校尉單于曾孫王莽


山陽屬文家貧不為西長安數歲富平列侯奔喪選舉不以二百下獄使外國久之遷西校尉延壽

匈奴單于單于單于單于身入稱臣朝見以為不能西發兵單于由是西丁令三國擁護使者遣使奉獻司馬御史大夫博士匡衡以為春秋夷狄不一而足」,單于所在使者上書:「中國夷狄不絕十年德澤不送棄捐使不便應敵以致恥辱承明不宜禽獸無道單于不敢使百姓。」以為不可將軍以為單于自知西康居康居康居康居尊敬深入谷城民人畜產不敢西邊空虛千里單于大國威名尊重乘勝不為康居康居王女貴人人民數百支解五百遣使大宛不敢不予遣使三輩康居使者不肯奉詔都護上書:「困厄。」如此

延壽西域為人策謀城邑山川外國延壽:「夷狄大種天性西域匈奴單于威名侵陵大宛康居降服西安息月氏數年之間城郭國危剽悍好戰取勝西域單于所在蠻夷金城屯田守則不足自保千載一朝。」延壽以為:「國家公卿非凡所見不從。」延壽久病城郭車師校尉屯田使延壽驚起按劍延壽:「大眾集會延壽白虎萬餘延壽上疏

即日分行其三蔥嶺大宛其三都護溫宿康居西康居谷城畜產甚多漢軍四百六十其所四百七十軍食貴人

康居不得貴人威信單于六十康居貴人色子以為色子單于由是

明日三十單于遣使:「何以?」:「單于上書困厄身入朝見天子單于大國康居使都護將軍來迎單于妻子左右驚動。」使往來延壽:「單于至今無名大人將軍受事者單于大計道遠度日單于大臣審計。」

明日水上望見單于數百披甲百餘往來步兵百餘魚鱗講習上人漢軍!」百餘滿城門步兵步兵延壽四周圍城有所穿門戶城中樓上樓上土城城中殺傷外人外人發薪數百出外射殺

單于康居:「不如堅守不能。」單于樓上閼氏夫人外人外人射中單于夫人單于大內過半穿中人入土康居萬餘分為四面環城相應不利平明四面鉦鼓動地康居四面並入土城單于男女百餘走入大內縱火單于單于使節閼氏太子以下五百十八四十五賦予城郭十五

於是延壽上疏:「天下大義匈奴單于單于叛逆大夏西以為不能單于慘毒延壽天誅陛下神靈陰陽天氣精明以下蠻夷萬里。」有司丞相匡衡御史大夫延壽以為:「蠻夷莫不聞。《月令:『。」車騎將軍將軍以為:「春秋孔子盛夏異門。」將軍

延壽延壽丞相御史財物不法校尉道上按驗上疏:「單于萬里使者道路按驗報仇!」道具酒食論功匡衡以為:「延壽興師奉使徼幸蠻夷不可。」延壽

宗正劉向上疏:「單于使者外國群臣陛下赫然未嘗西域都護延壽校尉神靈城郭絕域康居萬里之外昆山西昭明莫不單于稽首來賓稱臣千載萬世群臣莫大大夫宣王獫狁:「□,征伐獫狁。』《:『。』不順延壽、《雷霆不能大功小過。《司馬法』,武功重用:『來歸永久。』千里以為萬里之外延壽捐命刀筆之前所以齊桓公君子行事將軍李廣五萬億萬駿馬三十不足罪惡甚多以為萬里征伐二千有餘康居國大宛使者延壽功德自來威武勤勞大於優於近事高於安遠大功解縣除過爵位。」

於是天子下詔:「匈奴單于禮義使者道理所以優遊將帥隱忍未有延壽便宜城郭興師天地宗廟單于閼氏貴人以下府庫軍用立功萬里之外四海得以不免死亡在於延壽公卿以為軍法單于匡衡以為絕域單于」。安遠故事延壽關內食邑三百黃金上帝宗廟大赦天下延壽校尉校尉

延壽城門校尉都尉即位丞相:「二千奉使蠻夷正身康居財物官屬絕域不復不宜。」

上書康居王子按驗王子下獄大夫谷永上疏:「文公廉頗不敢井陘匈奴不敢由是爪牙不可君子』。關內使西域都護忿無道不加C925義勇奮發興師三重十年宿西海以來征伐方外未嘗歷時大辟白起趙括賜死莫不席捲喋血萬里之外上帝不慕赫赫。《周書:『。』有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