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Han 《漢書》

卷七十二 王貢兩龔鮑傳 Volume 72: Wang, Gong, two Gongs and Bao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武王伐紂九鼎雒邑伯夷叔齊祿盛德孔子以為孟子:「伯夷懦夫立志;」「之上之下莫不興起賢人若是!」

夏黃公甪里先生深山天下自高其後使皇太子安車太子高祖太子得以為重

其後谷口嚴君平修身自保大將軍王鳳卜筮成都巿以為卜筮可以眾人邪惡利害人子人臣吾言過半。」數人自養老子博覽不通老子著書萬言遊學京師朝廷在位賢者久之益州:「嚴君平。」:「可見不可。」以為不然及至相見不敢以為從事:「知人!」平年九十愛敬至今著書當世:「君子沒世君子名為谷口之下京師不治苟得何以不亦!」

夏黃公甪里先生嚴君平未嘗風聲足以近古逸民禮讓進退


孝廉右丞雲陽賢良昌邑中尉遊獵驅馳國中動作上疏

三十五十。《:「匪風周道中心。」是非是非大王半日二百百姓治道愚以為不可數召公民事聽斷其所後世

大王不好馳騁不止叱吒車輿塵埃大暑風寒勤勞所以壽命所以仁義

之下之上在後之際治國發憤忘食日新之間俛仰進退專意養生豈不大王留意如此堯舜美聲福祿社稷

皇帝至今思慕宮館未有所幸大王夙夜諸侯骨肉大王大王一身恩愛以上大王

敬禮下令:「寡人不能使千秋中尉牛肉五百。」其後自若輔弼不治國中莫不敬重

久之大將軍大鴻臚宗正昌邑王:「高宗大王喪事日夜哭泣悲哀而已有所喪事南面四時百物大王大將軍仁愛忠信天下莫不聞皇帝二十餘年未嘗先帝群臣天下大將軍抱持襁褓之中施教海內周公伊尹大將軍可以宗廟攀援而立大王仁厚大王政事大王垂拱南面而已留意以為。」

即位二十行淫昌邑群臣不舉罪過漢朝不能下獄郎中諫正

起家益州刺史博士大夫修武故事宮室外戚躬親政事任用能吏上疏得失

陛下萬方帝王圖籍世務太平詔書欣然更生可謂未可本務

公卿遭遇未有萬世長策明主三代在於簿斷獄聽訟而已太平

聖王宣德朝廷不備難以左右難以不可不可獨行深宮天下天下左右使左右所以正身使所以宣德。《:「濟濟多士文王。」

春秋所以大一統六合九州所以牧民非有禮義世世通行刑法不知穿鑿一切自在之後不可復修是以百里不同千里不同詐偽萌生刑罰質樸恩愛孔子安上善於」,非空先王陛下天心大業公卿大臣儒生明王一世仁壽何以不若何以不若高宗當世不合道者陛下

以為夫婦人倫大綱世俗嫁娶未知為人父母是以教化不明不及不舉列侯公主諸侯國人使陰陽衣服車馬貴賤尊卑上下人人自制是以貪財不畏死亡之所以不用。」不用三公九卿皋陶伊尹不仁使子弟不通古今至於所為故人不宜居位角抵樂府天下不通侈靡工商政教使歸本。」如此迂闊謝病琅邪

學問長安東家大棗東家鄰里:「東家東家。」如此

在位」,取舍即位遣使年老遣使

五經春秋論語教授駿駿孝廉駿父子光祿勳匡衡駿大夫使淮陽內史昌邑王戒子王國駿起家幽州刺史校尉丞相匡衡少府大用駿京兆尹政事京兆廣漢張敞駿京師:「三王。」駿少府御史大夫谷永:「聖王不以名譽實效考績用人政事。」少府御史大夫丞相駿御史大夫居位駿大夫數月丞相眾人駿恨不得駿少府不復駿:「曾參?」

駿刺史郡守建平河南太守御史大夫數月夫人寡居下獄忠誠:「在位以來忠誠詐諼法度。」大司農衛尉將軍即位王莽司空骸骨司空謝病骸骨王莽

清廉名稱不能祿位車馬衣服奉養極為鮮明金銀錦繡遷徙去處不過家居布衣疏食天下黃金」。


琅邪博士涼州刺史賢良河南職事:「!」

即位大夫政事年歲

宮室宮女不過不過車輿器物苑囿不過任賢使能使不過千里之內自給千里之外而已天下家給人足

至高孝文皇帝節儉宮女不過百餘孝文皇帝金銀後世奢侈轉轉臣下衣服刀劍主上主上臨朝眾人不能魯昭公:「?」

大夫諸侯諸侯天子天子天道久矣復古在於陛下愚以為太古少放論語:「君子禮樂。」宮室已定奈何其餘減損服官不過服官廣漢金銀五百官費五千東西東宮金銀所以臣下東宮不可天下所為飢餓死者氣盛受命父母不見武帝後宮天下專事不知金錢財物鳥獸牛馬虎豹凡百九十以後宮女置於失禮逆天未必武帝晏駕光復至孝皇帝陛下烏有群臣故事使天下大過諸侯妻妾數百豪富是以怨女曠夫葬埋地上實地大臣故事

陛下古道減損輿服器物三分子產多少審察後宮賢者二十陵園宮人數百可哀馬可長安南苑以為田獵西南山西貧民今天天意天生聖人萬民非獨使自娛而已:「不易;」「上帝。」「當仁不讓」,可以聖心諸天往古不可臣下上下不勝拳拳不敢不盡

天子下詔太僕食肉宜春貧民角抵服官光祿大夫

頃之上書:「年老貧窮不滿妻子三十陛下車馬大夫八百九千二百賞賜四時綿絮衣服甚深疾病陛下神靈不死光祿大夫二千二千祿日夜慚愧而已八十一血氣衰竭耳目聰明補益所謂尸祿洿三千十二非有在家棺槨一旦不復洿宮室骸骨棄捐孤魂不勝骸骨鄉里死亡。」

天子:「伯夷史魚當世孳孳親近國政退有所在位祿既已百子何以何必故鄉。」少府御史大夫萬年御史大夫三公

在位得失以為武帝征伐四夷出口至於生子可悲出口二十

不以金錢專意鑄錢十萬中農七十萬人數百陰氣空虛不能含氣斬伐林木有時未必錢起七十餘年鑄錢富人滿厭足民心搖動商賈東西南北美食十二不出租稅農夫父子暴露中野避寒手足胼胝不可不能貧民賤賣盜賊何者是以姦邪不可採珠金銀鑄錢以為市井販賣租稅祿布帛使百姓歸於復古便

離宮長樂太半奴婢十萬良民庶人關東戍卒北邊

近臣侍中以上私販不得仕宦

孝文皇帝貪汙賈人贅婿禁錮不得親戚贖罪令行禁止海內大化天下斷獄四百武帝天下千里用度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