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Han 《漢書》

卷七十六 趙尹韓張兩王傳 Volume 76: Zhao, Yin, Han, Zhang and two Wangs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七十六 第四十六

廣漢涿郡吾人河間從事下士都尉京兆尹新豐京兆豪俠賓客廣漢於是貴人長者無不宗族賓客廣漢計議起居使:「如此。」巿京師

昌邑王即位行淫大將軍群臣廣漢議定關內

潁川太守大姓宗族賓客盜賊二千廣漢數月震栗

潁川大姓相與婚姻朋黨廣漢使其中受記得罪行法廣漢漏泄缿投書以為大姓子弟其後大族家家散落風俗廣漢得以耳目盜賊治理威名匈奴匈奴廣漢

將軍匈奴廣漢以太將軍趙充國從軍京兆尹滿

廣漢二千待遇殷勤:「所為二千。」心腹隱匿廣漢聰明盡力與否風諭即時

廣漢為人天性精於事情然後貴賤失實廣漢能行盜賊閭里所在受取請求銖兩長安少年數人廣漢使具服富人有頃廣漢到家自立使長安:「京兆尹宿束手相遇赦令時解脫。」驚愕廣漢開戶叩頭廣漢:「全活!」調告語:「!」

廣漢亭長亭長西亭長:「多謝。」亭長廣漢問事:「亭長何以不為?」亭長叩頭實有廣漢:「亭長職事京兆。」發姦擿伏

廣漢長安獄吏其後自重不敢枉法京兆不容長老以為以來京兆扶風長安犯法京兆廣漢:「廣漢。」

大將軍廣漢廣漢長安光子時光皇后涕泣廣漢廣漢侵犯大臣好用子孫新進年少回避果敢廣漢以此

廣漢長安巿丞相男子廣漢廣漢使長安騎士上書廣漢逮捕廣漢一等廣漢教令上書丞相御史案驗廣漢使親信長安人為丞相丞相不法七月丞相絞死廣漢丞相夫人丞相廣漢使丞相丞相按驗廣漢告之今年大臣廣漢上書丞相:「京兆尹。」廣漢知事迫切丞相夫人奴婢丞相上書自陳:「廣漢犯罪詐巧迫脅幸臣使者廣漢家事。」廷尉治罪丞相不如廣漢:「廣漢大臣劫持奉公。」廣漢廷尉騎士天子號泣數萬無益縣官京兆使得牧養小民。」廣漢

廣漢京兆尹廉明小民百姓追思之至

河東平陽少孤季父小吏文法擊劍大將軍平陽持刀巿不能巿不受

居家延年河東太守行縣平陽六十延年親臨西不肯:「文武兼備施設。」功曹以為不遜延年:「?」便案事事情延年能不河東二十八分為兩部應法縣長中傷治理弘農都尉

東海太守廷尉國家東海後堂待見終日不敢子曰:「任事不可。」

東海明察不肖姦邪罪名小解收取至於收取大會出行有所恐懼改行東海吏治二千巿東海

扶風滿選用以為右職接待好惡負翁東海姦邪罪名有名盜賊縣長使用類推盜賊無有急於使不得取代中程京師威嚴扶風盜賊

公卿之間自守不及溫良退驕人得名朝廷視事元康無餘天子御史:「夙興夜寐以求親疏安民而已扶風平鄉早夭不得功業黃金。」

郡守九卿將軍廣陵延年知人

延壽字長文學郎中春秋大將軍賢良文學得失文學對策以為賞罰所以無道出身無比天下為人。」延壽大夫淮陽太守有名潁川

潁川難治國家二千廣漢太守朋黨一切以為聰明潁川是以延壽更改禮讓百姓不從長老鄉里向者酒具相對人人疾苦和睦親愛銷除長老以為便施行議定嫁娶不得延壽於是文學校官生皮嫁娶百姓車馬巿數年太守延壽潁川

延壽禮義教化賢士舉行修治學官春秋升降旌旗城郭布告以期大事敬畏相率不得閭里非常追捕便接待恩施欺負延壽:「何以?」刺死不能延壽涕泣

延壽上車功曹有所延壽:「孝經:『。』不敢?」延壽舉手輿:「微子太守。」召見延壽延壽禁止斷獄天下

滿稱職不肯出行:「民俗吏治。」延壽:「分明善惡行縣煩擾。」以為延壽不得已行縣高陵相與延壽:「不能明教骨肉爭訟傷風使退。」聽事思過所為於是宗族自悔肉袒不敢延壽大喜延見相對飲食悔過延壽聽事以下引見莫不不敢延壽周遍二十四不忍紿

延壽御史大夫延壽丞相以為大赦不須御史問事延壽百餘延壽殿禁止天下不敢不問延壽。」延壽事實御史其事延壽騎士龍虎延壽功曹左右司馬望見延壽延壽騎士弓鞬騎士四面馬上使騎士延壽月蝕刀劍使三百以上

於是延壽自陳:「延壽延壽延壽丞相二千博士。」公卿延壽大臣狡猾天子延壽棄市渭城老小扶持車轂延壽不忍人人飲酒使:「延壽。」百姓莫不流涕

延壽將軍延壽

張敞河東平陽祖父太守茂陵孝武帝祿大夫太守甘泉太僕延年昌邑王即位動作不由法度上書:「皇帝大臣憂懼賢聖宗廟唯恐今天盛年即位天下莫不拭目傾耳輔大昌邑。」豫州刺史忠言大夫尚書違忤大將軍使用度函谷關都尉即位昌邑上心山陽太守

久之大將軍政事孫山列侯光子司馬婿親屬:「公子大夫大夫田完子孫仲尼春秋盛衰大將軍大計宗廟定天下周公大將軍二十海內掌握感動天地陰陽日蝕地大地中天文不可臣下朝臣明言陛下大將軍報功君臣不明將軍召見列侯天子群臣而後天子陛下功德朝臣知禮世世今朝人情司馬及其畏懼近臣白髮精微不能不能伊尹相國淮陰千里之外陛下省察。」

久之勃海盜賊上書:「忠孝退盡心竭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