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Han 《漢書》

卷九十二 游俠傳 Volume 92: Youxias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九十二 遊俠第六十二

天子建國諸侯大夫以至於庶人等差是以服事覬覦孔子:「天下有道不在大夫。」百官有司奉法失職上下事理

禮樂征伐諸侯之後大夫陵夷至於戰國爭強由是列國公子平原王公遊俠雞鳴狗盜無不賓禮平原諸侯天下扼腕於是死黨守職奉上

及至疏闊是故淮南賓客外戚大臣武安競逐京師布衣遊俠陷於成名季路曾子:「久矣。」明王好惡禮法反正

正法三王罪人罪人罪人匹夫殺生不容溫良謙退姿道德放縱末流身亡不幸

武安淮南之後天子切齒處處京師親戚相望古今常道賓客王莽諸公之間閭里

魯人高祖同時魯人儒教家用其餘庸人不可勝言唯恐貧賤不過尊貴終身不見以東莫不

以為死後

洛陽商賈太尉將至河南:「大事無能。」天下騷動大將軍若一敵國大類多少遠方送喪之間濟南景帝使使盡其後紛紛復出

河內外孫任俠孝文為人不飲酒不快報仇鑄錢不可勝數天幸

年長折節以德報怨既已睚眥如故少年報仇使

使刺殺:「不得!」使告解:「。」諸公

箕踞姓名:「不見!」:「。」使箕踞肉袒謝罪少年愈益

洛陽居間十數見解仇家仇家仇家:「洛陽諸公幸而奈何大夫!」使:「毋庸我去洛陽居間。」

為人短小恭儉未嘗不敢乘車為人請求不可然後酒食諸公以此嚴重少年夜半過門

茂陵不敢將軍:「。」:「布衣使將軍!」諸公主子入關關中不知交歡上書家室不知太原主人自殺久之

儒生使者:「公法何謂?」不知無罪御史大夫公孫:「布衣任俠行權睚眥殺人不知無道。」

之後關中長安中子王孫公子西太原東陽退讓君子至若西東道公子南陽調盜跖居民

長安長安熾盛豪俠西號曰西章子」。京兆尹殿侍中諸侯貴人京兆尹其後京兆不復

權力專權器物數百萬不受賓客:「布衣不能財物以為!」諸公以是

京兆尹豪俠長安報仇刺客

長安出入本草方術十萬長者:「何不?」由是其父經傳京兆數年得名

賓客滿門兄弟爭名有所不得左右歡心士大夫長者以是為人短小論議名節谷永長安號曰谷子」,信用送葬二三閭里:「治喪。」

久之方正大夫使上書先人宗族故人親疏一日數百使稱意天水太守家長成都司馬將軍主簿:「將軍至尊不宜。」狹小官屬移時主簿西:「不肯!」主簿職事主簿終身

廣漢太守元始王莽專政長子發覺大怒廣漢不以事實詔書大喜D025列子九卿

D025庶人居位爵祿所得退居里巷年老賓客王莽篡位召見成都司空貴重故人不敢請召賓客」。東鄉:「公子如何!」

故人護身家居妻子流涕妻子:「故舊。」終身子嗣

祖父字長博弈即位太原太守:「太原太守祿可以在旁。」於是辭謝:「元年赦令。」如此京兆尹廷尉

少孤京兆博學通達自守放縱不拘操行相親著名後進並入公府公府小馬不上鮮明輿衣服門外車騎交錯日出西故事:「今日某事。」:「滿。」故事滿西司徒西:「人大奈何?」久之扶風

校尉長安列侯近臣貴重當之京師莫不

嗜酒賓客滿堂關門客車不得有部刺史刺史叩頭自白尚書出去大率

頭大容貌傳記文辭性善以為請求不敢衣冠唯恐在後列侯同姓至人莫不震動

王莽在位稱譽由是河南太守西京師故人口占數百親疏有意河南大驚數月

河南太守荊州當之長安富人淮陽左氏飲食作樂直陳:「兄弟蒙恩超等列侯郡守奉使宣揚聖化正身寡婦置酒起舞留宿飲酒有節寡婦男女爵位□,不可。」長安賓客飲食自若

久之九江河內都尉二千丹陽太守列侯長安賓客時時好事者質疑問事道經而已晝夜呼號車騎滿門

黃門揚雄諷諫法度:「入口滿懷不得左右一旦黃泉骨肉如此不如滑稽日盛出入經營公家由是!」大喜:「足下諷誦經書不敢自恣官爵功名!」:「有性長短不能雖然常道。」

王莽更始長安大臣司馬使匈奴單于利害曲直單于更始

祖父武帝茂陵南陽太守天下殷富二千送葬千萬以上妻子以定產業南陽由是京師扶風衣冠司徒谷口二十谷口

季父茂陵谷口報仇谷口亡命長安氣節相待不肖閭里滿:「二千結髮自修財禮仁義何故放縱?」:「不見家人寡婦不幸盜賊行淫非禮不能!」

以為南陽先人墳墓儉約重門武帝京兆尹茂陵京兆開道南陽不肯費用富人長者衣服車馬妻子振施貧窮置酒有道所知叩門喪事無所有:「掃除沐浴。」主人賓客歎息:「酒食。」賓客棺木分付奔走主人:「。」飲食賓客喪家急待如此後人奸人」,喪家即時刺殺

賓客犯法罪過王莽太后校尉賓客故人單車茂陵投暮不見茂陵令尹視事大怒示眾日中不出便不知所為:「犯法不得使肉袒謝罪。」

新豐富人:「如是一旦單車刺客殺人不知寒心罪惡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