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Han 《漢書》

卷九十四上 匈奴傳 Volume 94a: Traditions of the Xiongnu 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九十四 匈奴第六十四
匈奴其先苗裔以上北邊畜牧轉移所多逐水遷徙城郭耕田分地文書言語約束少長肉食田獵禽獸為生天性不利退所在不知禮義君王以下皮革肥美老者飲食其餘其後兄弟有名不諱

西戎其後三百有餘其後有餘西有餘武王雒邑放逐名曰其後二百有餘周道周穆王鹿之後於是穆王懿王王室暴虐中國中國詩人:「」;「豈不」。懿王曾孫宣王興師征伐詩人:「至於太原」;「出車」,「」。四夷賓服稱為中興

至於幽王寵姬褒姒幽王之下之間中國襄公於是平王雒邑當時襄公列為諸侯六十四十四告急齊桓公北伐二十餘年雒邑襄王襄王出奔襄王襄王繼母於是襄王而立於是東至尤甚襄王使使告急晉文公霸業興師襄王雒邑

強國晉文公西之間號曰秦穆公西戎以西綿大荔東胡分散溪谷自有君長往往有餘

之後有餘公使有餘以北西其後築城自守蠶食至於惠王二十五惠王西昭王太后太后甘泉起兵於是隴西長城趙武靈王胡服騎射陰山至高雁門其後東胡東胡荊軻舞陽長城漁陽北平遼西遼東戰國三國匈奴其後匈奴不敢後秦始皇帝使蒙恬十萬擊胡河南四十四縣城臨河直道雲陽溪谷臨洮遼東萬餘陽山

東胡月氏匈奴單于不勝有餘蒙恬諸侯中國擾亂於是匈奴河南中國

單于太子名曰冒頓閼氏冒頓而立使冒頓月氏冒頓月氏月氏冒頓冒頓以為冒頓騎射:「。」冒頓左右冒頓立斬頃之愛妻左右不敢頃之冒頓出獵單于左右於是冒頓左右其父單于左右射殺其後大臣聽從於是冒頓自立單于

冒頓東胡冒頓自立使使冒頓:「千里馬。」冒頓群臣群臣:「匈奴寶馬。」冒頓:「奈何鄰國?」頃之東胡以為冒頓使使冒頓:「單于閼氏。」冒頓左右左右:「東胡無道閼氏。」冒頓:「奈何鄰國女子?」閼氏東胡東胡西匈奴中間東胡使使冒頓:「匈奴匈奴不能。」冒頓群臣:「。」於是冒頓大怒:「奈何!」冒頓上馬國中後者襲擊東胡東胡冒頓不為冒頓破滅東胡民眾西月氏白羊河南使蒙恬匈奴河南項羽相距中國冒頓自強三十

以至有餘時大時小分離不可冒頓匈奴強大服從敵國

單于單于」。匈奴」,」,單于廣大單于左右賢王左右左右大將左右大都左右左右匈奴」,以太左右賢王以下至當萬餘二十四號曰」。大臣其後東方以東朝鮮西方以西單于分地逐水左右賢王左右大國左右二十四各自小王都尉

正月單于五月大會龍城其先天地鬼神大會沒入有罪不滿不過數人單于送死棺槨金銀衣裳喪服幸臣死者舉事常隨攻戰月虧退攻戰斬首所得得人以為奴婢人人瓦解死者死者

丁零{}於是匈奴貴人大臣冒頓

匈奴韓信匈奴匈奴太原晉陽高帝大寒十二於是冒頓敗走冒頓冒頓精兵羸弱於是三十二高帝平城步兵未盡冒頓精兵三十高帝中外不得匈奴西方東方北方南方高帝使使閼氏閼氏冒頓:「漢地單于有神單于。」冒頓韓信閼氏於是皇帝滿外鄉大軍冒頓使

韓信匈奴背約雁門無幾韓信合謀使雁門不出匈奴率眾冒頓往來於是高祖使敬奉宗室單于閼氏匈奴酒食兄弟冒頓後燕萬人匈奴往來以東高祖

冒頓使使:「之中長於平野牛馬邊境中國陛下獨立獨居不樂自虞所有其所。」大怒丞相使者發兵:「十萬橫行匈奴。」:「三十二上將軍匈奴高帝平城不能解圍天下:『平城之下不能。』歌吟搖動天下妄言十萬橫行夷狄禽獸善言不足惡言不足。」:「。」:「單于恐懼退年老墮落單于不足無罪二乘。」冒頓使使:「未嘗中國禮義陛下幸而。」

至孝即位復修其三匈奴賢王河南於是文帝下詔:「匈奴侵害邊境所以匈奴賢王河南非常往來捕殺蠻夷不得無道車騎丞相賢王。」賢王走出文帝太原文帝丞相擊胡

明年單于漢書:「匈奴單于皇帝無恙皇帝親事賢王賢王皇帝使書報使不和鄰國賢王使西方月氏馬力月氏斬殺降下樓蘭及其二十六匈奴一家以定前事安邊使老者世世平樂皇帝使郎中騎馬皇帝匈奴使者。」六月便公卿:「單于月氏乘勝不可匈奴澤鹵便。」

孝文匈奴:「皇帝匈奴單于無恙使前事安邊世世平樂』,聖王匈奴兄弟所以單于背約兄弟常在匈奴賢王單于使單于使者單于國有綺衣黃金黃金二十四十使大夫單于。」

頃之冒頓號曰單于

單于文帝單于閼氏使人中強使:「患者」。中行單于單于

單于好漢食物中行:「匈奴人眾不能之一所以衣食單于好漢不過匈奴歸於不如食物不如便。」於是說教單于左右疏記人眾畜牧

單于皇帝匈奴單于無恙」,所以遺物言語云云中行單于長大天地所生日月匈奴單于皇帝無恙」,所以遺物言語

使匈奴中行使:「屯戍從軍豈不溫厚肥美飲食行者?」使:「。」:「匈奴攻戰不能肥美飲食自衛如此父子相保何以匈奴?」使:「匈奴父子穹廬其後兄弟。」中行:「匈奴飲水隨時轉移騎射約束君臣一體父兄種姓匈奴中國其父親屬從此禮義上下以求衣食築城自備作業喋喋!」之後使辯論中行:「使多言匈奴而已何以不備稼穡。」日夜單于利害

孝文十四匈奴單于十四蕭關都尉人民甚多彭陽使騎兵中宮甘泉於是文帝中尉郎中將軍發車十萬長安將軍將軍隴西將軍東陽大將軍將軍大發車騎擊胡單于逐出不能有所匈奴歲入人民遼東萬餘使使匈奴單于使親事

孝文使使匈奴:「皇帝匈奴單于無恙使郎中敬愛帝制長城以北單于長城以內使萬民衣食父子暴虐萬民其事在前世世昌樂更始』,聖者日新更始使老者首領天年由此順天世世相傳無窮天下莫不便匈奴匈奴殺氣單于綿絮今天大安萬民單于父母追念前事謀臣不足單于大道長久使兩國若一家子萬民飛鳥蠕動之類莫不安利危殆來者不止前事單于帝王約分食言單于天下大安之後單于。」

單于於是御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