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一回 Chapter 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 甄士隱夢幻通靈 賈雨村風塵閨秀
  【甲戌開卷第一作者一番夢幻之後真事隱去通靈石頭記甄士隱夢幻通靈」。但書風塵碌碌一事無成當日所有女子一一行止見識出於之上堂堂鬚眉不若裙釵有餘無益無可奈何此時已往天恩祖德錦衣父母教育師兄至今一事無成半生潦倒普天下不能閨閣歷歷有人不可不肖一併使泯滅今日瓦灶繩床風晨月夕庭花未有襟懷筆墨下筆不用敷演故事耳目風塵閨秀」,乃是第一正義開卷風塵閨秀」,作者本意記述當日閨友閨情並非一時世態不得不閱者切記詩曰

  【浮生奔忙散場。】
  【千般古今荒唐。】
  【啼痕有情抱恨。】
  【看來十年辛苦尋常!】

  【庚辰提醒閱者眼目書立。】〈批语混入正文批語。〉

  列位看官從何說起根由荒唐有趣在下來歷注明使了然不惑

  原來當年女媧氏煉石補天荒山無稽[1]十二[2]二十四頑石三萬六千五百一塊媧皇三萬六千五百單單一塊便在此誰知自經煅煉[3]之後靈性補天獨自不堪入選日夜[4]慚愧

  一日正當嗟悼一道遠遠骨骼不凡迥异說說海神便說到紅塵榮華富貴不覺打動凡心想要人間榮華富貴不得已便僧道說道:「大師弟子不能人世間榮耀繁華心切弟子二師道體非凡補天濟世利物濟人一點慈心攜帶弟子紅塵富貴溫柔鄉里受享幾年洪恩萬劫。」:「善哉善哉紅塵中有有些樂事不能永遠美中不足好事相連瞬息人非物換究竟到頭萬境歸空不如。」凡心[5]再四不可強制:「無中生有如此我們便攜受享受享只是不得切莫後悔。」:「自然自然。」:「性靈卻又如此如此只好而已也罷如今佛法還本?」石頭感謝不盡便念咒幻術一塊登時變成一塊鮮明美玉縮成大小:「形体也是寶物沒有實在好處數字[6],使便然後昌明詩禮繁華溫柔富貴安身樂業。」石頭不能:「不知弟子不知弟子何處明示使弟子不惑。」:「日後自然明白。」便道人飄然不知投奔何方

  後來不知空空道人荒山無稽經過字跡分明歷歷空空道人從頭原來就是補天入世茫茫大士真人紅塵歷盡離合世態故事後面

  蒼天紅塵
  前身後事

  便是墜落投胎親自經歷陳跡故事其中家庭閨閣瑣事以及閒情詩詞解悶朝代年紀輿邦國失落

  空空道人石頭說道:「故事自己有些趣味編寫在此問世傳奇据我看第一朝代年紀第二大賢朝廷風俗其中只不過幾個女子世人。」石頭:「朝代假借年紀歷來野史莫如這不借此反倒新奇別致不過其事情理何必朝代年紀再者市井俗人歷來野史奸淫凶惡不可一种風月筆墨淫穢屠毒筆墨坏人子弟不可至若佳人才子一套其中不能不以致滿潘安西子文君不過作者出自情詩男女人名小人其間小丑開口逐一悉皆自相矛盾情理不如世親幾個女子不敢強似代書所有事跡原委可以可以噴飯至若離合興衰際遇追蹤躡跡不敢穿鑿真傳衣食怀不足縱然一時那里工夫所以故事不願世人不定世人喜悅他們避世之際豈不壽命口舌是非腿腳奔忙再者世人換新眼目不比那些滿淑女建文紅娘稿為何?」

  空空道人如此思忖半晌石頭記檢閱一遍上面有些及至父慈子孝倫常無窮可比其中大旨不過實錄其事妄稱一味可比毫不干涉時世從頭抄錄回來問世傳奇從此空空道人空見傳情悟空名為石頭記情僧錄》,紅樓夢》,風月》。曹雪芹披閱增刪目錄金陵十二釵》,一絕

  滿荒唐辛酸

  作者其中

  脂硯齋甲戌石頭記》。何故上書

  當日東南東南姑蘇紅塵中一二等富貴風流門外因地窄狹葫蘆住著一家嫡妻情性賢淑禮義富貴本地便望族甄士隱稟性恬淡不以功名每日酌酒吟詩倒是神仙一流人品只是不足如今半百膝下只有乳名喚作

  一日炎夏書房不覺朦朧地方一道道人問道:「?」:「放心如今現有風流公案了結一干風流冤家尚未投胎入世機會夾帶使經歷經歷。」道人:「原來近日風流冤孽不成不知何方何處?」:「好笑千古西方河岸三生侍者甘露灌溉歲月後來天地精華雨露滋養木質換人終日天外海水尚未酬報灌溉便纏綿不盡近日侍者凡心昌明太平下凡仙子灌溉了結仙子:『甘露下世為人下世為人一生所有眼淚償還。』因此勾出多少風流冤家他們了結。」道人:「想來故事歷來風月事故更加瑣碎細膩。」僧道:「歷來幾個風流人物不過大概以及詩詞篇章而已家庭閨閣中一一食再者大半風月故事不過偷香竊玉私奔而已并不兒女真情一二一干入世情痴色鬼不肖前人傳述不同。」道人:「何不你我下世度脫幾個豈不功德?」僧道:「仙子宮中交割清楚一干風流下世你我如今一半落塵全集。」道人:「如此便去來。」

  甄士隱明白不知所云東西不禁上前施禮問道:「。」僧道答禮說道:「因果人世弟子不能洞悉明白大開備細弟子諦聽。」:「玄機不可那時不要忘我便跳出火坑。」不便:「玄機不可』,不知為何?」僧道:「一面。」取出原來鮮明美玉上面字跡分明通靈寶玉後面還有細看便幻境便道人牌坊上書乃是太虛幻境」。兩邊對聯

  假作無為

隱意過去舉步一聲霹靂山崩一聲定睛烈日炎炎芭蕉冉冉便大半奶母女兒越發乖覺可喜便伸手怀一回熱鬧進來那邊一道跛足瘋瘋癲癲揮霍談笑及至到了門前看見便大哭起來:「施主累及爹娘怀?」瘋話:「!」不耐煩便女兒進去大笑四句言詞

  慣養

  佳節元宵便是

明白心下猶豫他們來歷道人說道:「你我不必同行就此分手營生三劫北邙太虛幻境。」僧道:「!」再不蹤影心中此時自忖兩個來歷如今

  痴想隔壁葫蘆寄居一個-表字別號出來賈雨村人氏也是詩書仕宦末世父母祖宗根基人口一身一口在家無益進京求取功名基業安身每日作文為生交接當下施禮:「先生新聞?」:「小女啼哭出來正是無聊來得彼此皆可。」便令人女兒進去攜手書房三五句話家人:「老爺。」起身謝罪:「。」起身:「先生請便晚生何妨。」前廳

  書籍解悶女子起身原來一個丫鬟那里儀容不俗眉目清明十分姿色動人不覺丫鬟走時抬頭有人雖是丫鬟轉身回避心下:「人生這樣雄壯卻又這樣襤褸我家主人什麼賈雨村有意幫助周濟只是機會我家這樣親友無疑怪道。」如此想來不免回頭便女子心中有意便狂喜不盡為此女子英雄風塵知己一時進來打聽前面留飯不可夾道自便出門待客自便

  一日中秋佳節書房自己步月原來回顧知己便時刻放在心上正值中秋不免怀因而口占五言一律

  未卜三生
  回頭
  
  有意玉人

平生抱負天長

  [7]

聽見:「抱負!」:「不過前人至此。」:「先生至此?」:「今夜中秋團圓』,僧房不無寂寥小酌不知?」并不推辭便:「盛情。」便這邊書院須臾早已美酒佳肴自不必說不覺起來當時街坊上家弦歌當頭一輪明月此時八分酒意不禁怀口號一絕

  三五便團圓滿

  天上一輪人間仰頭

:「居人不日之上!」:「晚生酒後狂言時尚晚生充數只是目今行囊路費一概無措撰文。」不待說便道:「何不談及唐突不才,『義利二字識得正當春闈盤費處置不枉!」當下進去五十白銀冬衣:「十九黃道西高舉豈非!」不過并不介意談笑那天三更一覺直至紅日竿昨夜使仕宦使過去家人回來:「和尚今日進京留下和尚轉達老爺讀書人不在黃道黑道事理不及。』」只得真是光陰倏忽佳節家人社火花燈半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