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 夫人仙逝揚州 演說榮國府
  

  逡巡
  目下興衰冷眼

  聽見公差傳喚出來那些:「!」:「小人並不只有當日小婿出家一二不知可是?」那些人道:「我們不知什麼』『』,太爺既是女婿便太爺省得亂跑。」不容多言大家家人個個驚慌不知

  那天二更方回歡天喜地眾人端的說道:「原來太爺人氏女婿舊日相交門前過去丫頭所以女婿一一太爺傷感歎息一回外孫女兒太爺:『不妨使務必探訪回來。』一回臨走銀子。」家娘不免心中傷感宿次日遣人銀子錦緞答謝家娘家娘二房屁滾尿流巴不得奉承便女兒攛掇成了乘夜一乘便進去歡喜自不必說家娘許多物事好生尋訪女兒下落回家

  丫鬟便是回顧偶然便自己意料不到奇緣命運承望身邊便半載嫡妻下世便正室夫人正是

  便為人上人

  原來之後十六便起身至大不料十分得意進士選入知府才干未免有些那些官員側目不上便上司空隙一本狡猾禮儀大怒革職文書官員無不喜悅心中十分慚恨全無一點自若交代公事歷年做官資本小人原籍安排妥協卻是自己天下

  維揚地面今歲林如海林如海表字乃是前科探花蘭臺大夫姑蘇人氏點出御史一月有餘原來林如海列侯業經五世起初三世當今盛德額外一代便出身書香可惜子孫有限而已嫡派四十只有一個去歲姬妾命中無可如何只有嫡妻乳名夫妻珍寶聰明清秀便使讀書識得幾個不過假充養子膝下荒涼

  正值風寒旅店一月光景身体勞倦盤費合式暫且兩個舊友在此居住西便進去安身一個學生兩個丫鬟學生身体怯弱多寡十分省力光陰誰知學生夫人學生守喪林如海守制讀書留下近因學生哀痛怯弱触犯連日不曾上學閒居無聊每當風日便出來閒步

  賞鑒風光信步茂林隱隱廟宇傾頹牆垣門前智通三字破的對聯:「身後有餘眼前回頭。」想到:「兩句淺近名山不曾話頭其中想必翻過筋斗未可知何不進去。」走入只有一個老僧那里便不在意及至兩句老僧答非所問

  不耐煩便出來於是款步起身大笑出來:「奇遇奇遇。」古董貿易舊日相識作為本領斯文說話投机相契問道:「老兄何日到此不知今日偶遇奇緣。」:「去年到家從此順路一句話盤桓月半起身今日有事閒步至此歇腳不期這樣巧遇!」一面一面酒肴閒談

  :「近日新聞沒有?」:「沒有什麼新聞倒是先生同宗小小异事。」:「無人談及?」:「你們同姓豈非同宗一族?」:「榮國府玷辱先生門楣?」:「原來起來族人不少東漢以來支派繁盛考查卻是榮耀我們不便攀扯至今越發生疏。」:「先生如此如今不比光景。」:「當日人口如何?」:「正是。」:「去歲金陵地界六朝遺跡石頭宅門經過西榮國府相連大半大門冷落無人圍牆里面殿樓閣還都崢嶸就是一帶花園里面樹木還都那里衰敗?」:「進士出身原來不通古人:『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如今雖說不及那樣興盛平常仕宦到底氣象不同如今事務日盛主仆上下安富尊榮運籌日用排場費用不能將就省儉如今外面架子上來還是小事大事誰知這樣鐘鳴鼎食翰墨詩書如今兒孫一代不如一代!」聽說納罕:「這樣詩禮不善教育不知教子有方。」

  :「正說告訴當日同胞弟兄兩個個兒死後兩個兒子便次子如今一味好道餘者一概不在幸而早年留下父親一心神仙官倒父親不肯原籍城外道士這位一個兒子今年十六名叫如今敬老一概不管那里讀書一味不了過來沒有人再說异事死後長子也是金陵家的小姐兩個兒子長子賈赦次子賈政如今早已去世太夫人長子賈赦次子賈政自幼祖父科甲出身不料臨終皇上即時長子還有立刻引見額外老爹一個主事入部如今員外老爹夫人胎生公子十四進學不到二十病死第二胎生小姐大年初一這就不想後來公子嘴里便一塊五彩晶瑩上面還有許多字跡取名叫作寶玉新奇异事不是?」

  :「果然奇异只怕來歷。」冷笑:「萬人如此因而祖母便珍寶周歲老爹便將來志向便那世所有無數抓取誰知一概伸手脂粉釵環老爹便大怒:「『將來酒色之徒!』因此便不喜老太還是命根一樣如今雖然淘氣异常聰明乖覺不及一個說起孩子奇怪:『女兒骨肉男人骨肉我見女兒便清爽男子便逼人。』好笑不好將來色鬼無疑!」:「可惜你們不知道來歷大約前輩淫魔色鬼看待若非讀書加以格物悟道不能。」

  這樣重大請教:「天地生人餘者仁者應運而生應運而生蚩尤共工王莽曹操桓溫安祿山秦檜仁者修治天下天下清明天地正氣仁者殘忍乖僻天地邪氣太平無為清明朝廷比比皆是秀氣甘露和風四海殘忍乖僻邪氣不能光天化日之中凝結充塞之內搖動感發泄出不容風水雷電地中不能不能搏擊使男女不能仁人君子不能萬萬人中萬萬之上乖僻不近人情萬萬之下富貴情痴情种詩書清貧高人寒門不能走卒庸人駕馭陶潛阮籍嵇康虎頭後主唐明皇宋徽宗南宮近日云林唐伯虎祝枝山卓文君。」

  :「,『王侯。』」:「正是不知革職以來遇見兩個孩子所以一說寶玉猜著人物不用金陵欽差金陵總裁可知?」:「不知就是世交來往极其親熱便在下來往一日。」

  :「去歲金陵有人進去光景誰知顯貴卻是倒是難得一個學生雖是啟蒙一個舉業勞神說起可笑:『必得兩個女兒讀書我方認得心里明白不然自己心里糊涂。』:『女兒兩個尊貴清淨阿彌陀佛元始天尊兩個寶號尊榮你們口臭不可唐突兩個要緊但凡要說必須清水設若失錯便穿。』暴虐浮躁頑劣种种异常進去那些女兒溫厚和平聰敏文雅一個因此令尊幾次無奈不能打的不過便姐姐』『妹妹亂叫起來後來里面女兒取笑:『只管姐妹莫不是姐妹說情討饒豈不!』回答:『姐姐妹妹字樣可解未可知一聲便得了疼痛便姐妹起來。』可笑不可祖母溺愛不明因此出來如今御史這等子弟不能祖父根基師長規諫可惜幾個姊妹少有。」

  :「便是現有不錯老爹長女才德選入小姐老爹前妻[1],三小老爹小姐老夫孫女祖母這邊讀書個個不錯:「家的風俗女兒男子另外這些』『』『』『俗套?」:「不然現今大小姐正月初一所生餘者也是從兄現有對證目今東家夫人在家不信回去可知。」拍案:「怪道學生中有每每如是寫字一二心中有些疑惑為此無疑怪道學生言語舉止一樣近日女子相同不凡不足上月亡故。」:「姊妹一個极小沒了姊妹一個沒了小一將來如何。」

  :「正是長子一個一個不成?」:「既有之後一個不知好歹眼前現有不知將來如何賈璉二十來往就是老爹夫人之內侄女這位身上同知也是不肯讀書路上言談所以如今老爺住著料理家務誰知夫人之後上下稱頌夫人倒退模樣標致言談爽利心机男人不及。」

  :「可知前言你我幾個只怕正邪一路未可知。」:「也罷也罷只顧別人家的。」:「正是只顧說話。」:「別人家的閒話正好下酒何妨。」:「仔細我們慢慢進城不可。」於是起身走時後面有人叫道:「恭喜特來。」回頭——

Dictionary cache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