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3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三 金陵賈雨村 榮國府收養林黛玉
  回頭不是別人乃是當日同僚家居打聽便找門路遇見道喜人見便告訴歡喜兩句作別各自回家便獻計林如海轉向賈政作別邸報真确

  次日:「湊巧去世岳母小女無人依傍教育男女船隻小女未曾未及此刻正思未經酬報盡心放心籌畫內兄周全有所費用內兄注明。」一面一面:「不知令親大人晚生草率不敢。」:「大內一等將軍內兄現任工部員外為人謙恭厚道祖父遺風輕薄仕宦否則不但不屑。」下方昨日於是林如海:「初二小女同路豈不便?」聽命心中十分得意打點禮物餞行一一

  學生身体不忍無奈外祖母致意:「半百教養姊妹兄弟扶持依傍外祖母姊妹正好顧盼?」老婦人另有兩個依附

  進入衣冠名帖門前賈政相會相貌魁偉言語賈政讀書人下士扶危致意因此优待不同便竭力內中協助輕輕一個不上兩個金陵天府便賈政擇日上任

  登岸便榮國府打發轎子行李車輛林黛玉母親外祖母不同近日所見三等吃穿用度不凡何況因此步步留心時時在意不肯輕易一句話行一惟恐恥笑進入城中紗窗繁華人煙別處不同半日兩個石獅子頭大門前正門只有東西角門有人出入正門之上長房西行照樣也是大門榮國府正門西邊角門進去轉彎便退出後面婆子赶上前來周全十七上來抬起轎子婆子門前退出婆子上來林黛玉婆子兩邊抄手當中穿當地一個紫檀架子大理石插屏插屏小小就是後面正房大院正面上房雕梁畫棟兩邊穿廂房各色鸚鵡畫眉鳥雀之上穿丫頭他們便上來:「老太太可巧。」於是一面得人回話:「姑娘。」

  進入兩個鬢髮老母上來便外祖母拜見外祖母怀心肝大哭起來當下地下侍立涕泣不住一時眾人慢慢解勸拜見外祖母。——賈赦賈政當下賈母一一:「舅母舅母大哥媳婦大嫂。」一一拜見賈母:「姑娘今日遠客可以不必上學。」眾人答應一聲便兩個

  不一簇擁姊妹第一肌膚身材溫柔沉默可親第二細腰身材臉面顧盼精華第三身量形容釵環一樣妝飾起身上來互相大家上茶不過如何得病如何服藥如何送死發喪不免賈母傷感起來:「這些兒女獨有今日一旦不能傷心!」怀嗚咽起來眾人寬慰解釋方略

  眾人舉止言談身体面龐怯弱不勝自然風流態度便不足:「如何療治?」:「自來如此飲食便吃藥今日多少配藥不見歲時一個和尚出家父母不從舍不得一生不能要好除非從此以後不許哭聲父母之外親友一概不見平安一世。』瘋癲這些沒人如今還是吃人。」賈母:「正好他們就是

  後院中有笑聲:「不曾迎接遠客!」:「這些個個屏氣嚴整如此來者這樣放誕無禮?」一群媳婦一個人房門進來這個打扮姑娘不同輝煌仙子頭上八寶朝陽赤金瓔珞玫瑰身上穿著穿大紅五彩刻絲石青翡翠丹鳳三角眼柳葉身量苗條体格風騷連忙起身接見賈母,」認得我們有名一個破落』,鳳辣子就是。」不知稱呼姊妹告訴:「嫂子。」聽見母親賈赦賈璉就是舅母之內侄女自幼男兒教養學名王熙鳳上下一回賈母身邊:「天下這樣標致人物今兒況且氣派祖宗外孫女嫡親孫女不得祖宗天天口頭心頭一時可怜妹妹這樣命苦怎麼姑媽去世!」便賈母:「妹妹身子提前。」:「正是妹妹一心身上喜歡傷心忘記祖宗!」:「妹妹幾歲什麼不要想家想要什麼什麼只管告訴丫頭老婆不好只管告訴。」一面婆子:「姑娘行李東西進來個人你們打掃下房他們。」

  說話茶果上來舅母:「放過不曾?」:「樓上緞子半日沒有昨日太太那樣太太?」王夫人:「沒有什麼要緊。」說道:「隨手兩個妹妹衣裳晚上。」:「倒是知道妹妹不過預備太太回去。」王夫人點頭

  當下茶果賈母兩個兩個賈赦起身:「外甥女過去便宜。」賈母:「正是不必過來。」夫人答應一聲王夫人大家穿夫人上面婆子放下方命抬起西角門正門便大門門前下來退出夫人進入房屋花園隔斷過來進入正房悉皆小巧別致那邊壯麗隨處樹木一時進入正室許多姬妾夫人一面外面書房賈赦一時來回話說:「老爺:『身上不好姑娘彼此傷心暫且不忍相見姑娘不要傷心想家跟著老太太舅母家里一樣姊妹大家可以煩悶委屈只管不要外道。』」站起來一一便告辭夫人晚飯:「舅母愛惜只是過去拜見舅舅不可舅母。」夫人聽說:「倒是。」好生姑娘過去於是告辭夫人門前囑咐眾人眼看方回

  一時便轉彎穿過一個東西穿南大之後大院上面大正兩邊廂房鹿四通八達軒昂壯麗賈母不同便正經內室直接大門進入堂屋抬頭迎面看見一個赤金九龍地大」,一行:「年月」,」。紫檀高青一邊一邊玻璃地下十六楠木交椅對聯烏木字跡

  珠璣日月煙霞下面一行:「同鄉東安拜手」。

  原來王夫人時常正室正室東邊於是房門猩紅正面大紅金錢靠背石青金錢金錢兩邊梅花左邊上文右邊汝窯美人——內插鮮花地下西底下腳踏兩邊高几其餘陳設不必細說沿兩個位次便不上東邊椅子上茶一面一面這些妝飾衣裙舉止行動不同

  一個穿背心說道:「太太姑娘那邊。」於是出來正房正房書籍茶具西靠背王夫人西邊靠背便心中料定賈政椅子便王夫人他方王夫人王夫人:「舅舅今日齋戒再見只是一句話囑咐姊妹极好以後念書認字針線或是偶一不放心一個家里魔王』,今日尚未回來晚間看見便以後不要這些姊妹不敢。」

  母親舅母頑劣异常讀書在內外祖母溺愛無人王夫人如此便:「舅母可是哥哥在家聽見母親哥哥大一小名寶玉姊妹极好自然姊妹兄弟?」王夫人:「不知道別人不同自幼老太太疼愛姊妹姊妹不理安靜縱然不過二門背地里兩個出氣一會一日姊妹一句話心里便生出多少所以囑咐嘴里一時甜言蜜語一時一時。」

  一一答應一個來回:「老太太那里晚飯。」王夫人房門西角門南北夾道南邊小小北邊一個一半大門小小房室王夫人:「鳳姐屋子回來你好什麼東西只管就是。」垂手侍立王夫人穿過一個東西穿便是賈母後院於是進入房門多人在此伺候王夫人安設李氏王夫人賈母正面兩邊左邊第一十分賈母:「舅母嫂子吃飯如此。」賈母王夫人姊妹上來便右手第一第二第二旁邊執著拂塵伺候媳婦一聲咳嗽寂然茶盤上茶當日林如海惜福養身一時脾胃許多事情不合不得不不得一一改過因而見人照樣上茶賈母便:「你們我們自在說話。」王夫人起身兩句閒話賈母:「四書》。」姊妹賈母:「什麼不過是認得兩個不是睜眼瞎子!」

  外面一陣腳步進來:「寶玉!」心中疑惑:「這個寶玉不知懶人懵懂頑童?」——不見心中未報進來年輕公子頭上束髮紫金齊眉穿穿大紅五彩花結石青中秋秋波時而有情瓔珞五色絲絛一塊美玉便大驚:「好生奇怪那里一般何等眼熟如此!」寶玉賈母賈母便:「。」寶玉轉身一時回來頭上周圍結成小辮結束總編八寶身上穿著仍舊項圈寶玉護身符下面大紅顯得敷粉多情語言天然風騷眉梢平生外貌极好底細後人西江寶玉

  無故有時
  縱然皮囊原來草莽
  潦倒不通世務愚頑文章
  行為偏僻世人誹謗
  富貴不知樂業貧窮
  可怜辜負
  天下無能第一古今不肖
  形狀

  賈母:「衣裳妹妹!」寶玉早已看見一個姊妹便料定姑媽作揖細看形容各別。[1]一身淚光點點微微行動扶風西子三分寶玉:「這個妹妹。」賈母:「胡說何曾?」寶玉:「雖然未曾心里就算相識今日重逢不可。」賈母:「如此和睦。」寶玉便走近身邊打量一番:「妹妹讀書?」:「不曾認得。」寶玉:「妹妹兩個?」便寶玉表字:「。」寶玉:「妹妹莫若二字。」便寶玉:「《古今人物:『西方畫眉。』妹妹兩個豈不!」:「杜撰。」寶玉:「四書杜撰杜撰不成?」:「沒有?」眾人不解便忖度:「沒有那個想來豈能人人有的。」寶玉登時發作:「什麼高低通靈通靈不要!」眾人賈母寶玉:「生氣打罵容易命根!」寶玉滿面淚痕:「家里姐姐妹妹沒有如今一個神仙似的妹妹沒有可知不是好東西。」賈母:「妹妹原有這個姑媽去世舍不得妹妹無法殉葬妹妹孝心姑媽女兒因此沒有這個便自己如今不好慎重帶上仔細知道。」便帶上寶玉如此有情不生

  當下請問房舍賈母:「寶玉出來姑娘安置殘冬春天他們收拾房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