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4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四 薄命薄命 葫蘆葫蘆
  

  捐軀報國未報
  眼底多情

  姊妹王夫人王夫人兄嫂使計議家務姨母人命官司王夫人事情冗雜姊妹出來李氏

  原來李氏夭亡幸存取名入學李氏金陵國子監祭酒男女無有讀書中繼以來便女子便」,李氏便十分讀書不過四書》、《列女傳》、《使認得記得前朝便取名李紈因此李紈青春喪偶居家錦繡之中一般一概養子陪侍小姑誦讀而已姐妹老父

  如今天府一下人命官司乃是相讓以至傷人時雨原告原告:「死者小人主人一個丫頭得了我家銀子我家第三日方日子接入便悄悄我們知道賣主奪取丫頭無奈金陵仗勢主人打死凶身主僕逃走無影無蹤局外小人無人作主老爺拘拿凶犯孤寡死者感戴天恩!」

  大怒:「這樣放屁打死人命白白!」立刻凶犯中人拿來拷問他們何處一面文書正要一個門子使眼色,——甚為只得即時退密室侍從退留門服侍門子上來請安:「老爺一向加官祿年來?」:「十分只是一時起來。」門子:「老爺真是貴人多忘事出身當年葫蘆?」想起往事原來門子葫蘆一個沙彌之後安身修行不得清涼景況生意輕省熱鬧年紀門子那里便攜手:「原來是故。」讓坐門子不敢:「貧賤不可故人?」門子聽說

  何故門子:「老爺榮任難道張本不成?」:「』?不知。」門子:「這個不知長遠如今地方官一個上面鄉紳倘若不知一時触犯這樣人家不但官爵性命不成所以綽號叫作』。老爺如何官司皆因情分所以如此。」一面一面取出抄寫上面本地大族明白下面始祖官爵石頭抄寫

  不假白玉作馬。(之後二十原籍十二。)

  阿房宮三百金陵一個。(尚書之後十八原籍。)

  東海缺少白玉龍王金陵。(太尉統制王公之後十二二房。)

  豐年大雪珍珠。(紫薇舍人之後銀行。)

  看完:「老爺。」聽說衣冠出去迎接工夫方回門子:「連絡扶持照應打死豐年大雪世交親友在外不少老爺如今?」如此便門子:「這樣怎麼大約深知凶犯方向?」

  門子:「老爺不但凶犯方向知道拐賣人我知道死鬼買主深知細說老爺這個死鬼乃是本地一個鄉紳自幼父母早亡兄弟一個人過日子十八酷愛女子也是前生可巧遇見丫頭便一眼看上丫頭立誓再不交結男子不再第二所以日後過門銀子逃往不曾不肯只要家公便著手一打公子稀爛回家公子早已擇定日子上京起身日前偶然遇見丫頭進京公子丫頭便沒事一般只管家眷兄弟奴僕在此料理並非為此小事值得逃走老爺丫頭?」:「如何得知。」門子冷笑:「還是老爺恩人就是葫蘆老爺小姐。」:「原來就是如今?」

  門子:「一种兒女一個僻靜十一容貌轉賣當日我們天天如今十二光景模樣雖然齊整好些大概相貌熟人況且眉心中原大小一點胭脂帶來所以認得房舍居住在家不敢償債記得小時!』無疑公子相看銀子:『今日罪孽滿!』聽見公子之後過門憂愁不忍出去內人解釋:『公子日期可知相看風流人品家里厭惡後事可知三兩何必憂悶!』如此憂悶從此天下不如第二第二個人公子混名人稱霸王』,天下第一而且使落花流水如今不知死活公子一念未遂豈不!」

  :「也是他們遭遇偶然不然如何看准幾年折磨得了頭路多情聚合倒是美事生出富貴為人自然姬妾眾多無度未必定情正是夢幻情緣恰遇薄命兒女不要議論目今官司如何?」門子:「老爺當年今日主意老爺王府薛蟠老爺何不順水人情日後好去王府。」:「何嘗不是事關人命皇上重生正當殫心竭力豈可不能。」門子冷笑:「老爺何嘗不是大道理只是如今世上豈不古人:『大丈夫相時而』,君子』。老爺一說不但不能朝廷自身三思。」

  半日說道:「怎麼樣?」門子:「小人一個极好主意在此老爺明日坐堂只管聲勢文書拿人自然原告家族奴僕拷問暗中調停他們暴病身亡地方老爺善能軍民只管來看老爺:『死者薛蟠原因相逢狹路薛蟠得了無名追索皆因人氏按法處治小人暗中囑託其實眾人批語相符自然有的是老爺一千五百燒埋要緊不過為的是這個銀子想來老爺如何?」:「斟酌斟酌壓服。」計議天色別無話說

  次日坐堂一應有名人犯審問家人稀疏不過燒埋仗勢相讓顛倒未決便徇情枉法胡亂判斷得了許多燒埋銀子話說急忙書信賈政節度使王子不過不必葫蘆沙彌門子當日貧賤因此心中樂業後來到底不是遠遠

  當下打死公子金陵人氏書香只是如今公子幼年喪父未免溺愛縱容老大中有百萬錢糧公子學名薛蟠表字性情奢侈言語傲慢不過終日走馬而已一應經濟世事全然不知不過祖父舊情戶部錢糧其餘事体伙計老家措辦現任節度使王子榮國府賈政夫人姊妹今年四十上下年紀只有薛蟠還有薛蟠乳名寶釵舉止嫻雅當日父親酷愛讀書識字父親死後哥哥不能怀便留心家計母親分憂解勞才能妃嬪仕宦名家公主入學陪侍薛蟠父親死後所有買賣伙計薛蟠年輕世事便拐騙起來京都生意消耗薛蟠第一繁華正思便親自入部其實國風因此早已打點行裝細軟以及親友各色人情擇日一定起身遇見薛蟠喝令手下打死便事務一一囑託中人老家便起身長行人命官司視為兒戲沒有不了

  卻又王子統制奉旨薛蟠心中暗喜:「進京嫡親管轄不能任意揮霍揮霍如今出去可知。」母親商議:「咱們房舍只是來年沒人進京居住看守未免租賃個人打掃收拾。」母親:「何必如此招搖咱們進京拜望親友或是舅舅或是房舍便宜咱們慢慢收拾豈不消停。」薛蟠:「如今舅舅省去家里自然忙亂起身咱們工夫豈不眼色。」母親:「舅舅還有幾年來舅舅姨娘每每咱們如今舅舅起身姨娘未必我們咱們收拾房屋豈不使人見意思知道舅舅住著未免不如各自住著任意如此姨娘姊妹幾年廝守妹子姨娘好不好?」薛蟠母親如此不過只得吩咐一路榮國府

  那時王夫人已知薛蟠官司賈雨村維持哥哥娘家親戚來往寂寞家人傳報:「姨太太哥兒合家進京正在門外。」王夫人大廳姨媽進去姊妹暮年相會不必交集一番拜見賈母人情各种合家接風

  薛蟠拜見賈政賈璉拜見賈赦賈政便使上來王夫人:「姨太太春秋外甥年輕不知在外住著有人咱們東北角空閒打掃姨太太哥兒。」王夫人未及賈母遣人姨太太大家親密姨媽正要同居兒子在外惹禍道謝應允王夫人說明:「一應供給一概。」王夫人從此家母

  原來當日暮年小小房屋前廳另有一門薛蟠家人出入西南角門夾道夾道便是王夫人正房東邊每日晚間姨媽便過來賈母閒談王夫人寶釵姊妹看書下棋十分樂業只是薛蟠起初居住拘禁自在無奈母親執意在此十分殷勤只得暫且一面使打掃出自房屋移居過去自從在此不上一月光景有的一半凡是那些莫不來往今日明日甚至漸漸引誘薛蟠當日雖然賈政治家有法大人照管不到這些現任乃是長孫掌管公私冗雜素性瀟灑不過看書而已介意況且相隔房舍任意可以出入所以這些子弟可以怀因此移居漸漸打滅

Dictionary loading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