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六 賈寶玉初試雲雨 劉姥姥榮國府
  :   

  
  千金骨肉

  聽見寶玉夢中乳名心中納悶不好寶玉迷惑若有所失眾人端上桂圓起身整衣襲人伸手褲帶不覺伸手至大冰涼沾濕退出怎麼了寶玉襲人聰明女子年紀寶玉近來通人寶玉如此光景心中便覺察一半不覺臉面不敢仍舊衣裳賈母胡亂晚飯這邊

  襲人奶娘丫鬟不在取出寶玉寶玉央告:「姐姐千萬告訴。」襲人問道:「夢見什麼故事那里流出那些東西?」寶玉:「一言難盡。」便夢中細說襲人然後雲雨襲人寶玉襲人柔媚襲人雲雨襲人賈母自己寶玉便如此不為越禮寶玉一番得無撞見自此寶玉襲人不同襲人寶玉更為盡心暫且別無話說

  中一合算起來人口四百一天一二亂麻一般頭緒可作綱領尋思一個人恰好千里之外小小一個人有些瓜葛因此便就此一家還是頭緒一家瓜葛諸公瑣碎粗鄙醒目方才小小本地人小小一個京官昔年鳳姐王夫人認識王家勢利便認作那時只有王夫人鳳姐王夫人中的一門餘者認識目今已故只有一個兒子家業蕭條城外新近病故只有小名小名嫡妻一家務農白日生計姊妹兩個無人看管岳母劉姥姥過活劉姥姥乃是積年寡婦膝下兒女薄田度日女婿養活豈不願意一心女兒女婿過活起來天氣上來未免心中悶酒在家氣惱不敢頂撞因此劉姥姥看不過:「姑爺嗔著多嘴咱們村庄一個不是老老多大多大皆因小的時候老家吃喝如今所以把持不住有了不顧沒了生氣什麼男子漢大丈夫如今咱們住著天子腳下長安城中遍地可惜沒人在家會子不中用。」聽說便急:「頭兒難道打劫偷去不成?」劉姥姥:「偷去到底想法大家裁度不然銀子自己咱家不成?」冷笑:「有法等到會子沒有收稅親戚朋友什麼法子便只怕他們未必我們!」

  劉姥姥:「不然謀事成事咱們到了菩薩保佑有些未可知倒替你們想出一個當日你們金陵王家二十年前他們看承你們還好如今自然你們不肯親近疏遠起來當初女兒他們家的小姐著實待人拿大如今榮國府二老夫人如今年紀越發齋僧如今王府只怕太太認得咱們何不走動走動或者念舊有些好處未可知要是一點好心寒毛咱們。」一旁接口:「雖說你我這樣嘴臉怎樣上去先不先他們那些未必通信打嘴現世。」

  誰知如此一說心下便有些活動起來妻子便:「姥姥如此況且當年太太一次何不老人家明日風頭再說。」劉姥姥:「可是,『侯門』,什麼東西家人認得我去也是。」:「不妨老人家一個法子外孫子有些意思父親我們极好。」劉姥姥:「知道只是許多走動知道如今怎樣不得了男人這樣嘴臉自然不得我們姑娘年輕媳婦還是老臉果然有些好處大家有益便是銀子公府侯門世面不枉一生。」大家一回當晚計議已定

  次日劉姥姥便起來梳洗教訓孩子一無所知聽見劉姥姥進城便無不應承於是劉姥姥進城大門石獅子劉姥姥便不敢過去衣服句話然後角門幾個挺胸指手畫腳板凳西劉姥姥只得上來:「太爺納福。」眾人打量一會便那里?」劉姥姥:「太太太爺出來。」那些瞅睬半日說道:「遠遠牆角一會他們有人出來。」內中老年人說道:「不要何苦。」劉姥姥:「已往南邊在後一帶住著娘子在家這邊街上後門上去就是。」

  劉姥姥後門門前生意擔子物件吵吵二十小孩子那里劉姥姥便一個:「哥兒一聲大娘在家?」孩子們:「那個大娘我們大娘還有兩個奶奶不知一行?」劉姥姥:「太太。」孩子:「這個容易。」引著劉姥姥後門劉姥姥:「這就。」叫道:「大娘老奶奶。」

  家的在內聽說出來:「?」劉姥姥上來問道:「嫂子!」家的半日:「劉姥姥你好說說幾年家里。」劉姥姥一壁一壁說道:「老是貴人多忘事那里記得我們。」家的丫頭上茶家的:「!」閒話劉姥姥:「今日還是路過還是特來?」劉姥姥便:「特來瞧瞧嫂子太太可以我見不能便借重嫂子致意。」

  家的便猜著幾分來意昔年丈夫田地其中劉姥姥如此心中顯弄自己体面如此便說道:「姥姥放心誠心誠意真佛論理來客回話我相我們一樣我們男的只管春秋地租爺們出門完了只管太太奶奶出門皆因太太親戚個人投奔個例姥姥有所不知我們不比年前如今太太不大二奶管家二奶就是太太侄女當日老爺女兒小名。」劉姥姥問道:「原來怪道當日不錯這等今兒。」家的:「自然如今太太多心過去姑娘周旋今兒宁可不會太太一面才不。」劉姥姥:「阿彌陀佛嫂子方便。」家的:「那里俗語:『方便自己方便。』不過一句話什麼。」便丫頭悄悄打聽打聽老太太屋里沒有丫頭閒話

  劉姥姥:「姑娘今年不過二十這等本事這樣可是難得。」家的:「姥姥告訴不得這位姑娘年紀行事世人如今美人一樣模樣心眼口齒說話男人不過回头未免。」丫頭回來:「老太太屋里完了二奶太太屋里。」家的連忙起身劉姥姥:「一下吃飯空子咱們回事說話越發沒了時候。」一齊打掃打掃衣服句話隨著家的逶迤賈璉住處到了家的劉姥姥安插那里等一等自己影壁鳳姐下來找著鳳姐一個心腹丫頭平兒家的劉姥姥起初來歷說明:「今日特來請安當日太太常會今日不可不見所以進來奶奶下來奶奶責備莽撞。」平兒便主意:「他們進來就是。」家的出去兩個進入正房丫頭猩紅堂屋一陣氣味身子云端一般滿耀眼爭光使人頭目眩劉姥姥此時點頭咂嘴念佛而已於是東邊乃是賈璉女兒大姐睡覺平兒沿邊打量劉姥姥兩眼只得讓坐劉姥姥平兒遍身綾羅花容便當鳳姐姑奶奶家的姑娘平兒家的大娘方知不過是有些体面丫頭於是劉姥姥平兒家的對面沿丫頭

  劉姥姥聽見響聲大有似乎一般不免西堂屋柱子一個匣子底下一個秤砣不住劉姥姥心中:「什麼愛物兒?」得當一聲金鐘一般展眼接著一連丫頭亂跑:「奶奶下來。」家的平兒起身劉姥姥只管時候我們。」出去

  劉姥姥側耳遠遠有人笑聲一二婦人衣裙窸窣堂屋那邊婦人這邊等候那邊」,漸漸人才散出只有伺候端菜幾個半日之後這邊滿滿在內不過幾樣便劉姥姥巴掌家的笑嘻嘻走過招手劉姥姥會意於是堂屋家的唧咕一會這邊屋里

  門外大紅大紅東邊板壁一個靠背一個旁邊雕漆鳳姐家常穿著桃紅石青刻絲灰鼠披風大紅端正那里平兒沿邊小小一個茶盤一個鳳姐抬頭只管慢慢問道:「怎麼請進?」一面一面家的兩個在地下著呢起身起身滿面春風問好嗔著家的怎麼劉姥姥在地下姑奶奶鳳姐:「姐姐攙起年輕不大認得不知什麼不敢稱呼。」家的:「這就姥姥。」鳳姐點頭劉姥姥沿便背後百般出來作揖不肯

  鳳姐:「親戚不大走動疏遠知道你們我們不肯不知道起小我們沒人似的。」劉姥姥念佛:「我們家道艱難姑奶奶打嘴就是管家爺們。」鳳姐:「惡心不過祖父虛名什麼不過是舊日架子俗語,『朝廷還有三門親戚何況你我。」家的太太沒有家的:「如今奶奶的。」鳳姐:「瞧瞧要是有人有事怎麼。」家的答應

  鳳姐果子閒話許多媳婦來回平兒鳳姐:「陪客晚上來回要緊進來。」平兒出去一會進來:「沒什麼他們。」鳳姐點頭家的回來鳳姐:「太太今日不得二奶便是一樣多謝費心逛逛便只管告訴二奶一樣。」劉姥姥:「不過是瞧瞧太太姑奶奶也是親戚情分。」家的:「便只管二奶太太一樣。」一面一面遞眼色劉姥姥劉姥姥會意飛紅今日所為只得忍恥說道:「論理今兒初次姑奶奶不該只是。」說到二門:「進來。」鳳姐劉姥姥:「不必。」一面便:「那里?」一路靴子進來一個十七少年面目清秀身材俊俏劉姥姥此時不是不是鳳姐:「只管。」劉姥姥扭扭捏捏沿

  :「父親打發嬸子說上舅太太嬸子玻璃明日一個要緊過來。」鳳姐:』遲了一日昨兒已經。」嘻嘻沿上半:』嬸子不會說話嬸子可怜。」鳳姐:「你們王家東西不成你們那里那些好東西只是看不見就是。」:「那里這個開恩。」鳳姐:「一點兒仔細!」平兒樓房鑰匙幾個妥當眉開眼笑:「親自他們。」便起身出去

  鳳姐想起便:「回來。」外面幾個聲說:「回來。」垂手侍立指示鳳姐只管慢慢半日:「晚飯再說會子有人精神。」一聲慢慢退

  劉姥姥心神說道:「今日不為別的老子在家沒有如今派頭只得。」:「在家怎麼打發咱們只顧果子。」鳳姐早已明白不會說話:「不必知道了。」家的:「姥姥不知早飯沒有?」劉姥姥說道:「一早那里還有吃飯工夫。」鳳姐聽說一時家的客飯東邊過來劉姥姥過去吃飯鳳姐說道:「姐姐好生不能。」於是東邊家的太太什麼家的:「太太他們不是一家子不過當年老爺偶然幾年來不大走動當時他們沒空他們今兒瞧瞧我們好意思不可簡慢便是什麼奶奶裁度就是。」鳳姐說道:「既是一家子如何影兒不知道。」

  說話劉姥姥過來道謝鳳姐:「坐下告訴老人家方才意思知道了親戚之間不等上門照應如今雜事太太年紀一時想不到也是有的近來接著不知道這些親戚外頭雖是烈烈轟轟殊不知大有艱難去處未必今兒老遠頭一張口回去可巧昨兒太太丫頭衣裳二十銀子暫且。」

  劉姥姥聽見艱難沒有心里便突突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