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16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六 賈元春 黃泉
  話說寶玉收拾書房約定郊外風霜智能未免調養回來便咳嗽傷風飲食大有不胜不敢出門在家寶玉便興頭只得無可奈何靜候

  鳳姐得了回信妥協果然守備忍氣吞聲誰知家父如此貪財一個多情女兒父母退前夫便麻繩悄悄自縊守備自縊也是多情沒趣真是人財兩空鳳姐坐享三千王夫人一點消息不知道自此鳳姐膽識以後有了這樣便恣意作為起來不消

  一日正是賈政生辰人丁齊集慶賀非常有門進來:“太監老爺降旨。”賈赦賈政一干不知消息酒席香案太監乘馬前後左右許多內監跟從并不下馬滿面笑容南面而立:“立刻賈政殿。”不及便乘馬賈赦不知兆頭只得急忙更衣

  賈母合家等心惶惶不定不住使飛馬來往報信兩個時辰工夫管家喘吁吁報喜老爺老太太帶領太太謝恩那時賈母心神不定大堂佇立夫人王夫人李紈鳳姐姊妹以及姨媽如此賈母便端的:“小的門外伺候信息一概不能得知後來還是太監出來道喜咱們大小姐尚書加封賢德後來老爺出來如此吩咐小的如今老爺東宮老太太太太謝恩。”賈母心神安定不免洋洋喜氣于是起來賈母帶領夫人王夫人一共四乘賈赦朝服帶領賈母前往于是上下里外莫不欣然踊躍個個得意鼎沸不絕

  誰知近日智能進城不意知覺智能逐出自己老病發作三五日光嗚呼怯弱帶病笞杖老父氣死此時許多症候因此寶玉心中悵然如有所失未解愁悶賈母如何謝恩如何回家親朋如何慶賀近日如何熱鬧眾人如何得意一個有如毫不介意因此眾人越發賈璉回來遣人報信明日到家寶玉方略有些原由方知賈雨村進京王子保本賈璉同宗弟兄師從同路作伴林如海祖墳諸事賈璉進京出月到家晝夜兼程一路平安寶玉平安二字餘者不在意

  好容易明日果報:“姑娘。”見面彼此交接未免大哭一陣喜慶寶玉心中越發出落超逸許多書籍忙著打掃臥室安插器具紙筆分送寶釵寶玉等人寶玉鶺鴒珍重取出轉贈:“什麼男人不要。”寶玉只得收回暫且

  且說賈璉回家參見眾人正值鳳姐近日多事片刻閒暇賈璉歸來少不得撥冗接待外人便:“老爺大喜老爺一路風塵辛苦小的聽見昨日馬來今日大駕預備不知?”賈璉:“豈敢豈敢。”一面平兒丫鬟參拜賈璉中的諸事鳳姐操持勞碌鳳姐:“那里照管這些見識口角心腸直率人家棒槌認作’。不住兩句好話心里慈悲況且經歷大事膽子太太有些不自在睡不著太太不容倒反受用不肯殊不知一句不敢不敢知道咱們所有這些管家奶奶一點兒他們笑話打趣一點兒他們報怨。‘’,‘殺人’,‘’,‘’,‘推倒’,武藝況且年紀頭等怨不得可笑忽然兒媳婦大哥再三再四太太跟前只要再四推辭太太不依只得從命依舊不成至今大哥抱怨後悔一來明兒好歹年紀過世大爺。”正說外間有人說話鳳姐便:“?”平兒進來:“姨太太打發香菱妹子一句話已經打發回去。”賈璉:“正是方才我見姨媽一個年輕小媳婦對面齊整模樣疑惑咱家說話姨媽誰知就是上京丫頭名叫香菱傻子里人越發標致傻子玷辱。”鳳姐:“蘇杭回來世面還是這麼眼饞肚飽不值什麼我去平兒如何老大也是年來光景香菱不能到手姨媽多少饑荒姨媽香菱模樣還是為人行事卻又別的女孩子不同溫柔安靜差不多的主子姑娘不上故此請客費事正道半月一般我倒心里可惜。”未了二門傳報:“老爺書房。”賈璉整衣出去

  鳳姐平兒:“方才姨媽什麼事巴巴打發香菱?”平兒:“那里香菱奶奶說說嫂子越發沒了。”鳳姐身邊悄悄說道:“奶奶的利錢銀子不送不送會子在家這個幸虧堂屋撞見不然來回奶奶倘或奶奶什麼利錢奶奶自然不肯少不得照實告訴我們脾氣油鍋找出花呢聽見奶奶有了這個梯己不放心所以過來兩句誰知奶奶聽見撒謊香菱。”鳳姐:“姨媽知道打發里人原來蹄子。”

  說話賈璉進來鳳姐便酒饌夫妻鳳姐不敢陪侍賈璉一時賈璉乳母嬤嬤賈璉鳳姐嬤嬤執意不肯平兒沿小腳嬤嬤腳踏賈璉鳳姐:“媽媽不動那個。”平兒:“早起火腿肘子正好媽媽怎麼他們?”:“媽媽嘗一嘗兒子帶來惠泉。”嬤嬤:“奶奶什麼不要過多就是會子不為飲酒正經事奶奶好歹心里我們只是嘴里到了跟前我們幸虧從小這麼有的是兩個兒子照看他們別人不敢再四答應如今還是如今天上跑出大喜那里用不著所以倒是奶奶正經我們只怕餓死。”

  鳳姐:“媽媽放心兩個哥哥交給從小兒子還有什麼不知脾氣皮肉不相干外人身上可是哥哥一個不比照看他們便宜外人。-我們外人’,內人一樣。”滿屋里人嬤嬤不住念佛:“可是屋子跑出青天內人’‘外人這些我們沒有不過是不住兩句罷了。”鳳姐:“可不是內人軟呢咱們娘兒們跟前剛硬!”嬤嬤:“奶奶盡情從此我們奶奶。”

  賈璉此時好意思只是訕笑胡說二字,——“大爺那邊商議。”鳳姐:“可是正事老爺什麼?”賈璉:“省親。”鳳姐問道:“省親不成?”賈璉:“十分八分。”鳳姐:“可見當今歷來聽書看戲古時從未有的。”嬤嬤接口:“可是老糊涂聽見上下吵嚷這些日子什麼省親省親不理如今省親到底怎麼?”賈璉:“如今當今萬人世上至大莫如想來父母兒女不是貴賤上分別的當今日夜侍奉太上皇不能盡孝嬪妃拋離父母音容思想兒女思想父母分所應當父母在家只管思念女兒不能因此致病甚至死亡朕躬禁錮不能使天倫啟奏太上皇每月日期眷屬于是太上皇大喜當今至孝格物因此圣人旨意眷屬未免儀制母女不能怀大開方便日入可以關防之外不妨內廷輿骨肉私情天倫之至一下踊躍感戴現今貴人父親在家省親貴妃父親城外踏看地方豈不?”

  嬤嬤:“阿彌陀佛原來如此這樣咱們預備咱們大小姐?”賈璉:“不然會子什麼?”鳳姐:“如此世面可恨幾歲年紀二三十年如今這些老人家世面說起當年太祖皇帝仿故事一部熱鬧造化赶上。”嬤嬤:“可是千載那時候記事咱們正在姑蘇揚州一帶修理預備一次銀子海水似的說起……”鳳姐:“我們王府預備一次那時爺爺各國進貢有的外國人我們家養所有船貨我們家的。”

  嬤嬤:“那是不知道如今還有口號東海白玉龍王江南’,就是奶奶府上還有如今現在江南四次不是我們親眼看見告訴不信銀子成了世上所有沒有不是,‘罪過可惜顧不得。”鳳姐:“聽見我們太爺這樣不信納罕怎麼這麼富貴?”嬤嬤:“告訴奶奶一句話不過是皇帝家的銀子皇帝身上使罷了那些這個熱鬧?”正說熱鬧王夫人打發鳳姐不曾鳳姐便有事漱口二門:“哥兒。”賈璉平兒便:“什麼。”鳳姐止步什麼:“父親打發來回叔叔老爺已經議定東邊一帶花園北邊一共丈量可以省親已經傳人畫圖明日叔叔回家未免不用我們那邊明日一早過去面議。”賈璉著忙:“多謝大爺費心不過正經這個主意省事容易別處地方費事不成回去這樣老爺大爺不可地方明日一早大爺請安。”幾個”。

  近前:“姑蘇聘請教習女孩子置辦樂器行頭大爺帶領管家兩個兒子還有兩個相公一同前往所以叔叔。”賈璉:“一行這個頭大藏掖。”:“只好學習罷了。”

  在身鳳姐衣襟鳳姐會意:“操心難道大爺咱們不會用人不在在行孩子們這麼,‘豬肉看見’。大爺不過是難道認真經紀。”賈璉:“自然這樣并不駁回少不得算計算計。”:“銀子?”:“爺爺不用下去江南我們五萬銀子明日書信我們帶去三萬置辦各色使。”賈璉點頭:“這個主意。”

  鳳姐:“這樣我有兩個在行妥當他們這個便宜。”:“正要嬸嬸兩個可巧。”問名鳳姐便嬤嬤嬤嬤平兒醒悟過來:“一個一個。”鳳姐:“。”便出去出來悄悄鳳姐:“嬸子什麼東西吩咐兄弟置辦。”鳳姐:“娘的東西你們鬼鬼祟祟?”一徑

  賈璉:“什麼東西順便孝敬。”賈璉:“興頭才學辦事學會把戲什麼少不得寫信告訴不要。”打發接著回事不止四次賈璉便二門一應不許傳報明日料理鳳姐三更時分下來安歇宿

  賈璉起來賈赦賈政便合同世交相公審察地方省親殿宇一面察度辦理人丁自此齊集金銀以及土木磚瓦搬運移送先令牆垣樓閣直接大院東邊所有一帶當日小巷不通小巷并非可以連屬拐角樹木賈赦乃是其中以及欄杆皆可前來如此省得許多財力有限一個山子一一籌畫

  賈政賈赦賈璉安插擺布一應山子制度閒暇不過各處看望看望要緊賈赦商議商議便罷了賈赦在家話說便傳呼賈璉領命打造金銀器皿起身姑蘇人丁監工一筆不能不過是熱鬧非常而已暫且

  且說寶玉近因中有這等大事賈政心中無奈一日著實不能樂業一早起來梳洗完畢賈母二門照壁探頭寶玉出來:“什麼?”:“相公不中用!”寶玉聽說問道:“昨兒明明白白怎麼不中用?”:“不知道家的老頭子告訴。”寶玉轉身賈母賈母吩咐:“好生妥當那里同窗回來不許耽擱。”寶玉更衣出來滿一時催促跟隨門首蜂擁內室兩個遠房嬸母幾個弟兄不迭

  此時三次多時寶玉便不禁失聲:“不可不可相公未免骨頭不受所以暫且下來松散哥兒如此豈不?”寶玉近前鐘面白蜡呼吸寶玉叫道:“寶玉。”寶玉:“寶玉。”

  早已魂魄一口悠悠正見許多魂魄那里記念無人掌管家務父親還有四千銀子智能尚無下落因此百般求告無奈這些不肯叱吒:“還是豈不俗語:‘閻王三更五更。’我們陰間上下鐵面無私不比你們陽間許多。”魂魄聽見寶玉便央求:“列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