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19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十九 切切 綿綿
  話說次日見駕謝恩歸省龍顏金銀賈政不必細說日用盡心真是人人中一陳設動用收拾三天第一鳳姐任重別人偷安不能本性要強不肯褒貶扎掙一樣第一寶玉閒暇一早母親來回賈母人家晚間回來因此寶玉和眾丫頭骰子圍棋正在丫頭來回:“過去看戲花燈。”寶玉便衣裳酥酪寶玉便自己賈母過去看戲

  這邊》,《》,行者大鬧天宮》,《姜子牙妖魔甚至于鑼鼓喊叫滿個個:“熱鬧別人不能有的。”寶玉繁華熱鬧如此不堪田地便走開各處姬妾說笑一回便二門出來看戲不曾照管賈璉薛蟠只顧行令百般作樂不理一時不見在座不問至于寶玉年紀寶玉一來晚間因此偷空親友晚間鑽進熱鬧

  寶玉一個人沒有素日書房美人今日熱鬧那里自然無人美人自然寂寞一回。”便書房呻吟寶玉美人不成膽子——美人不曾按著一個女孩子寶玉不住:“不得!”進門兩個

  寶玉寶玉:“青天白日怎麼知道?”一面丫頭標致白淨動人臉紅寶玉:“快跑!”提醒丫頭寶玉出去叫道:“告訴。”在後:“祖宗分明告訴!”寶玉:“丫頭十幾?”:“不過十六。”寶玉:“不問別的自然越發不知可見認得可怜可怜!”:“名字什麼?”大笑:“出名真真新鮮奇文不出母親時節夢見得了上面五色富貴不斷卍字花樣所以名字叫作。”寶玉:“新奇將來有些造化。”沉思一會

  :“為何這樣?”寶玉:“半日出來逛逛遇見你們會子什麼?”嘻嘻:“會子沒人知道悄悄城外逛逛一會他們不知道。”寶玉:“不好仔細花子便是他們知道不如地方。”:“地方。”寶玉:“主意咱們大姐在家什麼。”:“。”:“他們知道?”寶玉:“。”聽說後門幸而人家不過一半路程展眼門前先進外甥女兒侄女聽見外面有人大哥”,出去主仆兩個驚疑不止連忙寶玉:“!”別人聽見不知為何出來寶玉:“怎麼?”寶玉:“瞧瞧什麼。”放下一聲:“可作什麼!”一面:“還有?”:“別人不知只有我們兩個。”驚慌說道:“碰見或是遇見老爺街上紛紛閃失也是你們膽子調回去告訴。”:“會子我身,——不然我們。”:“不用只是怎麼?”

  出來寶玉進去寶玉三五女孩進來羞慚母子兩個百般寶玉:“你們不用自然知道果子不用不敢東西。”一面一面自己一個寶玉自己荷包取出兩個梅花自己掀開寶玉怀然後自己茶杯寶玉齊整桌子果品人見可吃:“沒有好歹一點兒也是我家。”便松子手帕寶玉

  寶玉看見兩眼:“好好什麼?”:“何嘗。”因此便遮掩當下寶玉穿著大紅石青人道:“換新他們不問?”寶玉:“那里看戲。”點頭:“回去這個地方不是。”寶玉:“好東西。”:“悄悄他們什麼意思。”一面伸手寶玉上將通靈下來姊妹:“你們見識見識時常說起恨不能今兒盡力什麼不過是這麼東西。”他們寶玉哥哥一乘小車寶玉回去:“送去騎馬不妨。”人道:“不為不妨為的是碰見。”眾人不敢只得寶玉出去果子不可告訴不是。”一直寶玉門前放下跟隨:“混一好過不然人家疑惑。”聽說寶玉送上寶玉:“難為。”于是後門寶玉這些恣意圍棋一地瓜子進來請安瞧瞧寶玉寶玉在家只顧十分不過:“出去不大進來你們越發別的媽媽不敢你們寶玉——見人不見自家人家屋子你們不成。”這些丫頭明知寶玉講究這些出去如今他們因此只顧不理只管寶玉如今多少”,”什麼時辰睡覺丫頭胡亂答應有的:“一個討厭!”

  問道:“酥酪。”一個丫頭:“回來老人家自己承認帶累我們受氣。”便說道:“不信這樣牛奶就是這個值錢也是應該難道難道怎麼長大這麼如今牛奶生氣怎麼樣你們不知怎樣手里調理出來毛丫頭什麼!”一面一面賭氣酥酪丫頭:“他們不會說話不得老人家生氣寶玉時常東西孝敬有為這個自在。”:“你們不必打量不知道明兒不是!”賭氣

  寶玉回來不動寶玉:“再不?”:“倒是老太太。”寶玉:“一般見識就是。”彼此相見寶玉何處吃飯早晚回來同伴姊妹一時卸妝寶玉酥酪:“奶奶。”寶玉要說便:“原來這個多謝費心前兒時候好吃肚子風乾栗子栗子。”

  寶玉以為酥酪栗子一面眾人人道:“今兒那個穿什麼?”人道:“妹子。”寶玉人道:“什麼知道心里緣故那里。”寶玉:“不是不是那樣穿穿因為實在怎麼咱們。”冷笑:“一個人奴才難道親戚奴才不成實在丫頭。”寶玉:“多心咱們必定奴才不成說親使不得?”人道:“不上。”寶玉便不肯再說只是栗子:“怎麼言語明兒賭氣銀子他們進來就是。”寶玉:“怎麼答言不過是大院我們。”人道:“造化也是慣養姨娘寶貝如今十七嫁妝齊備明年出嫁。”

  寶玉出嫁二字不禁正是自在:“幾年姊妹不得如今回去他們。”寶玉文章不覺栗子問道:“怎麼如今回去?”人道:“今兒聽見哥哥商議耐煩明年他們上來出去。”寶玉越發:“為什麼?”人道:“不得生子一家子別處一個人怎麼?”寶玉:“。”人道:“從來道理便是朝廷定例幾年幾年沒有長遠留下!”

  寶玉果然:“老太太。”人道:“為什麼果然難得或者感動老太太老太太出去設或我們銀子留下其實不過是平常而且自我從小跟著老太太姑娘幾年如今幾年如今我們正是身价不要開恩你好斷然沒有分內應當不是什麼仍舊不是不成。”寶玉這些越發:“雖然如此一心留下老太太母親多多母親銀子不好意思,”人道:“自然不敢漫說好說銀子便不好一個安心要強留下不敢只是咱們霸道不得別的東西因為喜歡不得吃虧可以如今無故留下無益我們骨肉分離老太太太太不肯。”寶玉思忖半晌說道:“?”人道:“。”寶玉:“這樣一個人這樣薄情。”:“早知道一個。”便賭氣上床原來在家聽見回去回去:“當日你們銀子你們沒有老子餓死如今幸而這個地方吃穿主子一樣不朝況且如今你們卻又整理元氣果然艱難出來其實會子什麼再不念頭!”因此一陣

  堅執自然不出況且仗著慈善寬厚不過身价一并有的從不作踐只有老少所有女孩子眾人不同平常人家小姐不能那樣尊重因此母子兩個死心忽然寶玉景況母子人心明白越發石頭而且意外彼此放心

  如今自幼寶玉性格异常淘氣出于小兒之外千奇百怪不能毛病近來仗著祖母溺愛父母不能十分嚴緊放蕩任性恣情不能今日可巧然後默默不忍自己栗子酥酪事故是以栗子寶玉于是丫頭栗子自己寶玉寶玉淚痕滿面便:“什麼傷心果然自然不出。”寶玉文章便說道”“說說怎麼自己。”:“咱們素日好處再不今日安心上頭果然就是真心脖子也是不出。”

  寶玉:“姐姐姐姐就是三百你們一日,——不好還有還有知識。——輕煙便時候你們不得顧不得你們那時你們那里。”:“好好這些。”寶玉說道:“再不。”人道:“頭一。”寶玉:“要說還有什麼?”

  人道:“第二讀書只是老爺跟前別人跟前只管批駁作出讀書樣子老爺好說心里我家代代讀書承望讀書已經心里而且背後亂說那些讀書上進名字叫作祿’,明明前人自己不能圣人便編纂出來這些怎麼老爺不時別人怎麼?”寶玉:“再不小時不知高地胡說如今再不還有什麼?”

  人道:“再不調還有要緊再不吃人胭脂毛病。”寶玉:“什麼。”:“沒有只是檢點任意任情就是便不出。”寶玉:“長遠。”冷笑:“那個福氣沒有那個道理。”

  正說走進:“三更方才老太太打發答應。”寶玉來看果然指到寬衣安歇次日清晨起來便身体頭疼四肢火熱掙扎捱不住只要睡著因而寶玉賈母診視說道:“不過風寒疏散疏散。”開方令人下去蓋上寶玉來看

  自在出去便滿靜悄悄寶玉進入那里走上:“妹妹睡覺。”喚醒寶玉說道:“出去逛逛前兒今兒沒有過來渾身酸疼。”寶玉:“酸疼出來解悶。”合著說道:“別處會子。”寶玉:“了別。”

  一聲:“那邊老老咱們說話。”寶玉:“。”:“。”寶玉:“沒有枕頭咱們一個枕頭。”:“放屁外頭不是枕頭一個。”寶玉回來:“那個不要不知那個婆子。”睜開起身:“真真就是命中天魔’!一個。”自己寶玉起身自己一個自己對面

  看見寶玉左邊鈕扣大小一塊血漬便欠身湊近前來細看:“指甲?”寶玉側身一面一面:“不是他們胭脂一點兒。”便手帕揩拭便自己帕子揩拭說道:“這些必定幌子便是舅舅看不見別人看見奇事新鮮討好舅舅耳朵大家乾淨。”

  寶玉聽見這些幽香發出令人寶玉便袖子:“十月什麼。”寶玉:“既然如此那里?”:“不知道柜子香氣衣服熏染未可知。”寶玉搖頭:“未必氣味奇怪不是那些餅子袋子。”冷笑:“難道什麼羅漢’‘真人不成便是得了沒有哥哥兄弟花兒有的是那些。”

  寶玉:“一句這麼利害不知道今兒翻身起來便伸手素性不禁寶玉兩手便喘不過氣:“寶玉。”寶玉問道:“這些?”:“再不。”一面:“沒有?”

  寶玉一時:“什麼’?”點頭:“人家人家’,沒有?”寶玉出來寶玉:“方才求饒如今。”伸手:“哥哥不敢。”寶玉:“便袖子。”便袖子不住:“。”寶玉:“不能咱們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