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Dream of the Red Chamber 《紅樓夢》

第二回 Chapter 21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二十一回 寶玉 平兒賈璉
  話說史湘雲出來林黛玉赶上寶玉在後:“仔細那里赶上?”林黛玉赶到門前寶玉叉手門框攔住:“。”林黛玉著手說道:“饒過再不活著!”寶玉攔住不能出來便:“姐姐。”寶釵身後:“兩個兄弟。”:“你們一氣戲弄不成!”寶玉:“戲弄打趣。”分解有人吃飯往前掌燈時分王夫人李紈鳳姐賈母這邊大家閒話一回各自安歇

  寶玉更多方回自己次日天明便披衣不見姊妹兩個林黛玉嚴密杏子安穩史湘雲青絲雪白膀子兩個寶玉:“睡覺還是老實回來。”一面一面輕輕蓋上林黛玉早已覺得有人寶玉翻身說道:“早晚過來什麼?”寶玉:“起來瞧瞧。”:“出去我們起來。”寶玉轉身外邊

  起來叫醒穿衣服寶玉進來旁邊進來梳洗便寶玉:“趁勢省得過去費事。”便走過彎腰香皂寶玉不少不用。”便手巾:“還是這個毛病早晚。”寶玉不理完畢便走過:“妹妹上頭。”:“不能。”寶玉:“妹妹怎麼?”:“如今怎麼?”寶玉:“橫豎不出冠子不過辮子。”妹妹妹妹央告只得一一在家四圍編成小辮自發一路珍珠下面一面編著一面說道:“珠子不是記得一樣怎麼?”寶玉:“。”:“必定外頭去掉下來便宜。”一旁冷笑:“不知不知什麼!”寶玉兩邊妝奩順手拿起不覺順手胭脂史湘雲猶豫在身看見一手辮子便伸手一下胭脂說道:“長進毛病早晚改過!”

  進來看見光景梳洗只得回來自己梳洗寶釵問道:“兄弟?”含笑:“兄弟那里還有在家工夫!”寶釵聽說心中明白:“姊妹和氣分寸禮節白日怎麼。”寶釵心中:“看錯這個丫頭說話有些識見。”寶釵便慢慢言中年紀家鄉留神言語可敬

  一時寶玉寶釵出去寶玉便人道:“怎麼姐姐這麼熱鬧進來?”一聲:“那里知道你們。”寶玉氣色往日可比便:“怎麼?”冷笑:“那里動氣只是以後屋子橫豎有人支使仍舊老太太。”一面一面便上合寶玉景況不住勸慰只管不理寶玉主意進來便問道:“姐姐怎麼?”:“知道自己便明白。”寶玉聽說一回自覺便起身:“不理。”便起身自己半日動靜微微打鼾睡著便起身一聲寶玉便過去明知便點頭冷笑:“不用生氣從此啞子再不一聲如何?”寶玉不住起身問道:“怎麼進來不理賭氣為什麼會子何嘗聽見什麼。”人道:“心里不明!”賈母遣人吃飯往前胡亂自己在外在旁骨牌寶玉一并不理只得進來寶玉便出去:“不敢驚動你們。”只得出來兩個丫頭進來寶玉一本半天抬頭兩個丫頭在地一個十分寶玉便:“什麼名字?”丫頭便:“。”寶玉便:“?”:“大姐。”寶玉:“正經晦氣什麼!”:“姊妹?”:“。”寶玉:“?”:“第四。”寶玉:“明兒’,不必什麼’‘一個這些玷辱。”一面一面在外

  一日寶玉不大姊妹丫頭自己不過解悶筆墨使喚眾人答應

  聰敏乖巧不過丫頭寶玉方法籠絡寶玉晚飯寶玉之際往日大家喜笑今日冷清清興趣待要他們他們得了以後越發規矩似乎無情太甚不得橫心他們橫豎自然便他們毫無烹茶自己一回南華》。·胠篋

  大盜殫殘天下圣法論議六律天下文章天下規矩天下

  意趣洋洋酒興不禁提筆

  閨閣寶釵姿情意閨閣相類姿戀愛才思所以天下

  就寢便不知直至天明翻身寶玉昨日度外便說道:“起來好生。”原來人見姊妹不能柔情不過半日片刻寶玉一日回轉自己不得主意好生寶玉如此心意回轉便寶玉便伸手解開推開寶玉無法只得:“到底怎麼?”睜眼說道:“不怎麼睡醒那邊梳洗不上。”寶玉:“那里?”冷笑:“知道那里那里咱們兩個省得別人橫豎那邊過來這邊什麼’‘我們東西可是玷辱。”寶玉:“今兒!”人道:“一百不得夜里早起。”寶玉滿面不可便拿起說道:“再不這個一樣。”簪子說道:“大清早什麼要緊值得樣子。”寶玉:“那里知道心里!”:“知道著急可知心里怎麼樣起來洗臉。”起來梳洗

  寶玉上房寶玉上書可巧庄子不覺不禁提筆續書一絕

  無端作踐南華庄子》。
  自己見識他人

  上房賈母王夫人

  鳳姐大姐大夫診脈大夫便:“夫人奶奶道喜發熱并非。”王夫人鳳姐遣人:“可好不好?”醫生:“不妨預備要緊。”鳳姐登時起來一面打掃房屋供奉娘娘一面家人煎炒一面平兒打點衣服賈璉一面拿大丫頭親近外面打掃兩個醫生輪流斟酌診脈十二賈璉只得書房齋戒鳳姐平兒隨著王夫人日日供奉娘娘

  那個賈璉鳳姐便便十分便榮國府一個不成破爛廚子名叫人見懦弱無能”。父母在外一個媳婦今年二十來往年紀幾分人才生性輕浮不理只是有錢便諸事不管所以入手這個媳婦美貌异常輕浮無比眾人姑娘”。如今賈璉在外熬煎往日媳婦魂魄只是不曾姑娘有意賈璉沒空賈璉在外書房便沒事招惹賈璉一般不得心腹計議合同遮掩謀求媳婦好友一說便人定賈璉便相會進門早已不用便寬衣動作起來媳婦天生奇趣男子便筋骨使男子綿壓倒娼妓男子賈璉恨不得身子身上媳婦說道:“女兒花兒娘娘身子。”賈璉一面一面:“就是娘娘那里什麼娘娘!”媳婦賈璉一時兩個此後相契

  一日大姐十二日後娘娘合家祭天焚香慶賀賈璉臥室鳳姐正是俗語新婚不如”,有無恩愛不必

  次日早起鳳姐平兒收拾賈璉在外衣服承望青絲平兒會意便這邊出頭賈璉:“什麼?”賈璉看見上來平兒便賈璉揪住:“蹄子趁早出來膀子。”平兒:“就是沒良心好意回來告訴怎麼著。”賈璉聽說央求:“好人再不。”

  鳳姐聲音進來賈璉聽見平兒起身鳳姐走進平兒匣子太太樣子平兒答應鳳姐賈璉忽然想起來便平兒:“出去東西進來?”平兒:“進來。”鳳姐:“什麼沒有?”平兒:“不少。”鳳姐:“不少只是出來?”平兒:“萬幸出來?”鳳姐冷笑:“難保乾淨或者東西戒指至于頭髮指甲東西。”賈璉賈璉鳳姐身後平兒使眼色平兒看不見:“怎麼奶奶一樣這些留神一點破綻沒有奶奶不信那些東西沒收奶奶親自。”鳳姐:“丫頭便這些東西那里咱們!”樣子上去

  平兒鼻子:“怎麼?”賈璉上來,”心肝亂叫平兒頭髮:“一生把柄不好露出。”賈璉:“只好千萬知道。”便過來:“禍患不如。”一面一面便平兒咬牙:“沒良心東西明兒撒謊!”賈璉動情便求歡平兒賈璉:“促狹一定上人。”平兒:“難道受用一回知道不待。”賈璉:“不用性子上來稀爛認得男人說話不許女人說話女人疑惑不論小叔說說吃醋以後不許見人!”平兒:“使得使不得行動便坏心不放心。”賈璉:“兩個一口你們行動坏心早晚手里!”

  一句鳳姐走進平兒問道:“要說兩個屋里怎麼一個窗子什麼意思?”賈璉:“屋里老虎。”平兒:“屋里一個人沒有跟前什麼?”鳳姐:“正是沒人。”平兒聽說便說道:“?”鳳姐:“?”平兒:“好話。”帘子鳳姐自己帘子進來那邊鳳姐帘子進來說道:“平兒蹄子認真降伏仔細要緊!”賈璉拍手:“不知平兒這麼利害從此倒伏。”鳳姐:“!”賈璉聽說:“兩個作人躲開你們。”鳳姐:“那里。”賈璉:“。”鳳姐:“商量。”不知商量分解正是

  淑女從來抱怨自古便

Dictionary loading status: not loaded

Glossary and Other Vocabulary